【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杨雪]隐藏的锁链:周城传说故事与女性社会地位变迁
——云南大理白族村的人类学考察
  作者:杨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5-28 | 点击数:3395
 

      三、关帝庙的禁忌:自我束缚的女性

       母猪龙传说的淡出与二位娘娘故事的改写,体现出束缚女性的外在制度与观念在逐渐改变,而周城关帝庙的故事,关涉着女性实际生活中的行为禁忌,仍然在当地行之有效。关公崇拜在中国民间信仰中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受汉文化影响很深的大理白族地区也不例外,而在周城,却一直流传着关公不喜欢女人的故事,女性不得入内关帝庙成为周城独特的地方禁忌。

       周城村的关帝庙,也称武庙,于公元1877年修建,作为南侧殿附属于当时已初具规模的龙泉寺。建成于明朝宣德年间的龙泉寺,初时只是一座二层三开间品字形结构大殿,是典型的“三教合一”的寺宇:一层楼的正殿主要供奉如来、孔子与太上老君以及观音老祖,旁边塑有大黑天神与达摩祖师,二层楼独塑玉皇大帝,也被单独称为“玉皇阁”。关帝庙建成18年后,正殿以北又修建了供奉文昌帝君的文庙,后陆续建成南北两座分别供奉观音三姐妹及三官大帝的厢房。

      龙泉寺中,除了全村村民都敬畏但很少拜祭的玉皇阁,最具权力与威严的殿宇就是关帝庙。“周城最崇拜的就是关公了。他是对国以忠,对人以义,对事以仁,作战以勇,他是忠义仁勇。对于关公,佛教说关公是佛教的人,道教说关公是道教的人。喇嘛教也是这样,说是他们的人,都是尊重关公。

      我们周城尊重他是尊重他忠义仁勇。本主接出来以后,第一个节目是跳财神,第二个节目必须是跟关公有关的节目,其他的节目就随便了。”在过去,凡遇攸关全村命运的重大事件,周城村民就在关帝庙中举行隆重的扶乩占卜活动,向关公“支沙盘”求问。前述灵帝庙中供奉的斩蟒猎人杜朝选本主的名字和圣号都是村民“请”关公“明示”所知的,由此可见关公在周城神灵信仰中的地位。

       然而,这样有威望的关帝庙,周城最热心拜神的女性却不能进去祭拜。当地习俗,遇有家中孩子考大学或求平安时要到龙泉寺敬神,一般都是女性负责,她们会逐一拜祭寺庙中供奉的所有神祗,要亲自在神像前呈上贡果,倒上茶水,献上功德钱,并磕头作辑。而对于关帝庙,村中的女人们只是远远地在庙外台阶处端着供品作辑,跪下磕头,绝对不会上去庙里。即便是打破传统加入洞经会的女性会员,遇有需要在关帝庙上会弹经的会期时,她们也只坐在庙外的墙根处弹奏乐器,或者在门口叩拜,而不敢像男性会员那样随意进入庙中。女人不能进关帝庙这一故事在人们心中的禁忌力,由此可见一斑。

      女人为什么不能进关帝庙?笔者在调查时发现与此相关的两个故事。

       村中的老年男性告诉笔者,是因为传说关帝不喜欢女人,女人影响关帝的“义”。南方广莲池会的副会长YJ说:“关圣,传说就是女人不能进去。这个我们也莫名其妙,老一代传下来的就是女的不能进去。女人要是进去会得病。他们说是他怪,看到女的他不喜欢。”(20130731YJ访谈记录)

      这个传说缘于《三国演义》,据洞经会会长LYZ讲述:“就是关公夜看春秋了,它有这样的故事是不是。他宁愿千里走单骑,刘备在一方,他(刘备)的两个妻子失散了,然后关公红脸了嘛,在战火当中,过五关把她们带回来,带回来以后,曹操试试他(关羽)的心了嘛,然后二位皇嫂在一个地方,他(关羽)在外边守着,晚上就是夜看春秋了嘛,守着刘备的妻子了嘛。他的义就义在这个地方,所以他见不得女的,女的进不得那边。”(20130805LYZ访谈记录)在忠义与女人之间,关羽选择了前者:“所以他(关羽)对女人就是,意思就是想拉他下水的这种做法到非常反感。他死了,以后人家就把他说成,他不喜欢女人。”(20140903DJC访谈记录)

      同时,村民们还记得一个女人因触犯了关帝庙禁忌而死去的故事。早些年,一个怀孕的妇女从龙泉寺经过,当时关帝庙正对着的龙泉寺南侧门没有关上,她被关帝“看见”,不久就奇怪身亡,连同腹中的婴儿一起死去,自此以后龙泉寺南侧门便被锁上,只留正门和文庙所对着的北侧门供人进出(2013年8月4日田野日志)。就这一事情的真实性,笔者曾询问过许多村民,退休的小学老师ZP(82岁)与前述YZY老人(80岁)都说这件事情是真实的,发生在二三十年前,他们以前认识这个女人的家人,也有人认为“不可能,一见到就死,哪有这种道理”,大多数人对此不置可否(20140814YZY访谈记录、20140924田野日志、20140903DJC访谈记录)。

      然而,有意思的是,不敢进入关帝庙的村中女性却从未向笔者讲述过关帝不喜欢女人的传说,对一个怀孕妇女进关帝庙后死去的故事倒是有所耳闻,但女性更常见的看法是因为“他们说去不得”、“去了会得病”或者“会肚子疼”。一位莲池会老妈妈YYJ说“就怕进去肚子疼了”,当笔者询问是否有人进去过然后肚子疼时,她说没有,“但是不能去,不能看。”她告诉笔者洞经会的女性会员在关帝庙上会时,也只是坐在旁边,不直接面对关帝,“她们自觉了嘛,自觉不能去”(20130803YYJ、GDS访谈记录)而她的老倌GDS在一旁插话:“这种事情属于一种心理作用,是自己尊重自己,自己爱护自己。”洞经会的YJK阿姨告诉笔者的确如此:“我们很少去那里(我:很少去?那你们演奏的时候?)坐在外面(我:也不进去?会长说了不让你们进去吗?)我们也不知道,就是说不要进去。(我:为什么呀?)我也不知道。”(20130805YJK访谈记录)

      笔者在龙泉寺调查期间,曾看见一个11岁的小女孩被她的姑姑严肃警告不能去关帝庙(20140705田野日志),自己也多次被村里的老妈妈们善意提醒不要进去关帝庙,否则会得病:“阿奶说给你,那里女的去不得,女的不能去。(我:去不得?为什么啊?)去了会得病。(我:啊,我去过)去过嘛晓不得嘛不要怕,晓不得嘛不有罪。晓得去有罪了,晓不得嘛罪不有。(我:那我站在外面可以吗?)恩恩,站外面可以。”(20130731LQS访谈记录)

      但村里的老倌倌对此却反应不同,对他们来说,这一禁忌并非如此严格。有老人说也有觉得自己很“干净”的老妈妈进去关帝庙:“话粗理正哈,说话说的难听,但是道理正。年纪轻的女人,她有月经,大一点的人她身上怀孕,这一种就是不干净的人,走拢关圣人不行,走到玉皇大帝那里也不行。所以老妈妈,很干净的人,她们还是走的,她们不怕。”(20140814YZY访谈记录,20140903DJC访谈记录)笔者在调查时并未发现有这样的老妈妈,但当提到自己曾进去过关帝庙时,上文讲述关帝不喜欢女人传说的LYZ与YJ等人的回答却是:“不怕,人嘴巴讲成嘛,弯也得,直也得,讲是这样讲,进去也就进去了”,“你们本心无愧这个不怕”,“小娃娃不怕”,“你是大学(生)了嘛”(20130805LYZ访谈记录,20130731YJ访谈记录,20130803YYJ、GDS访谈记录,20130804HS访谈记录)。

      对于关帝不喜欢女人的传说,村中的很多男性也颇不认同。一名某姓氏的宗族长SBT说:“他们说哎呀,这个他(关羽)见不得女的,女的上去以后,好像得罪他这个忠义的义嘛。讲忠义,就是封建的思想。他妈还不是女人。是不是?这是自己约束自己。”(20140927SBT访谈记录)洞经会会友YZS也有此看法,认为并不是关帝歧视女人,是女人自己歧视自己:“这个是我们这边兴,过去有个成语,就是说他(关羽)对妇女好像有点歧视。但心理面不是歧视,但是他的相貌,吓人的样子,女的想法就是否定关圣,但他心理面是没有反对她的意思,是他母亲把他生成这个样子。但女人懂的多,自己歧视自己,就看着他的这张脸,红通通的,害怕,就不敢面对他。”(20130731YZS访谈记录)

      并且,也有极少数女性认为即便进去了关帝庙,也没有什么关系。YZL大妈(58岁)因为喜爱弹奏乐器,在2001年首开先河加入以前只有老年男性参加的洞经会,成为周城第一名洞经会女性会员:“他们是说女的不要进去那里,他(关羽)不要瞧着女的。但是我以前也去过嘛,舂苞谷稻谷这种,我们生产队在这里嘛。他们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嘛这样子,我们在他门前嘛,也不进去。但是如果觉得不注意,进去就进去了嘛没有关系,不进去就不进去,这样子嘛。”(20130222YZL访谈记录)YZL大妈所说曾进去关帝庙的时期是六七十年代,彼时龙泉寺被用来作为生产队的打麦场,寺中所有神像包括关帝在内全部被毁。没有了神像的关帝庙,禁忌仍然存在,但出于生存所迫,女性也不得不进去庙中生产劳作。七八十年代龙泉寺内的所有神像逐渐重塑以后,YZL大妈没有再进去过,不过以前的经验让她相信进去了也没关系。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倩怡】

上一条: ·[张多]神话学史的索引式研究
下一条: ·[李永祥]灾害场景的解释逻辑、神话与文化记忆
   相关链接
·[舒燕]非遗视野下北京传说故事的跨文化传播(仅摘要)·[刘锡诚]杨七郎的传说:一段故事 一种敬仰
·[段晴]新疆山普鲁古毛毯上的传说故事·[邱国珍 赖施虬]民俗文化与女性社会地位
·[色音]试析《蒙古秘史》中的古史传说·[汪玢玲]一本有特点的民间传说故事集
·[施爱东]2006年传说故事研究概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