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乡关何处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乡关何处

[甘阳]以家庭作为道德重建的中心
  作者:甘阳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1-19 | 点击数:5613
 

  与重视家庭、保护家庭最切近的是儒家传统。这方面有很多错误的看法需要澄清。比如,最近十年来,伦理学家一直在辩论所谓“亲亲相隐”的问题。某些似乎很了解现代社会的人把“亲亲相隐”批得一塌糊涂,说“亲亲相隐”毫无疑问是不对的。这里不想进入这个争论。最近中国正在准备修改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修订,就是明确把“亲亲相隐”原则引入刑事诉讼法。其实,只要稍微了解一下西方的法律制度,就知道“亲亲相隐”在所有西方国家都是一个原则。有些人根本不了解西方,却振振有辞地认为“亲亲相隐”完全错误。其实所有西方国家,除了反叛国家罪和杀人罪这两种最严重的罪行不可以包庇之外,其他所有情况下亲人都有权利“亲亲相隐”。因为这两种罪行危害到人之为人这类社会共同体最为核心的价值。说西方的这些法律背后没有道德考虑,是不可能的。而且,事实上中国传统对这个问题的考虑远比西方深刻,但现在西方做得比我们好。刑事诉讼法的这一条修订吸取了西方国家在刑事诉讼法上的基本做法,我相信它会顺利通过。

  与此相关的例子是,不久前修订后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公开征求意见,引起轩然大波。“司法解释三”征求意见稿完全没有考虑到家庭对于中国的重要性。其中的关键问题是,两个人结成一个家庭,是否完全是随意结合和随意分离?如果根据财产划分原则把家庭分成两个孤立的个人,这是非常错误的,而且特别不保护女性。“司法解释三”草案很简单,现在每个家庭都要买房,问题买的房是夫妻两人的共同财产,还是按照开始的出资比例判断是谁的财产?目前中国年轻夫妻的房子很多是男方的家长出的钱买的。“司法解释三”草案的办法是,如果房子是男方家长买的,一旦离婚房子就应该归男方,女方就没份了。这是非常荒谬的事情,很令人费解。法学界方面已经有一批学者对此做出了批评,而且中国司法部门的最后定稿对此有所吸收。

  这些例子涉及的都是同一个问题,就是社会道德的基本单位到底是一个个体还是一个家庭。

  我们的道德关怀到底落实在哪里,这是很基本的问题。如果我们要道德重建,首先要确定道德重建的主体是什么。如果我们认为中国只能像西方一样,建立在赤裸裸的、毫无关系的个体基础之上,如果我们认为目标只是重建一个没有血肉的、抽象的伦理共同体的话,我认为是错误的。而且事实上西方的一些看法只是理论推导。其实伦理学的悲剧在于,通常一个社会的伦理学理论越发达,它的道德基础越薄弱,因为伦理道德都被抽象化了。伦理和别的理论并不一样,伦理的东西如果不能落实到人心,不能落实到实践,而只是变成抽象的理论,那表示这些伦理机制已经差不多完蛋了。我认为西方很多人的伦理学理论都变成一种理论游戏,无助于社会伦理的重建。这些都需要我们重新去认识。

  (本报记者吴铭采访整理)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12年1月17日02版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刘晖]认同来自何方
下一条: ·张旭东:在新的矛盾统一体中确立价值认同
   相关链接
·[罗兆均 何志强]从宗族到家庭:土家族村落信仰空间与权力走向·[连雪君 吕霄红 刘强]空心化村落的共同体生活何以可能:一种空间治理的视角
·[阎云翔]社会自我主义:中国式亲密关系·[胡兆义 林继富]女性故事与家庭伦理记忆——基于孙家香故事的讨论
·[胡兆义 林继富]女性故事与家庭伦理记忆·[冯秀英]云南少数民族民间两兄弟型故事研究
·[钟福民]作为传统手工艺传承微观生态的手艺人家庭研究·[胡艳红]太湖连家船渔民日常祭祀仪式的传承
·[岩本通弥]城市化过程中家庭的变化·[华智亚]人生仪礼、家庭义务与朝山进香
·[张青仁] 公共祭祀与家庭祭祀·[夏吾交巴 罡拉卓玛]民俗学视阈下的藏区灶神信仰
·[李向振]跨地域家庭模式:进城务工农民的生计选择·[鞠熙]身体、家庭与超越:凡女得道故事的中法比较
·中国家庭餐桌上的变迁、矛盾与悖论·[张放]微信春节红包在中国人家庭关系中的运作模式研究——基于媒介人类学的分析视角
·民俗大家刘魁立“释”新时代慈孝:不限家庭和形式·[麻国庆]家庭策略研究与社会转型
·[周波]中国“义门”文化与旌表制度·[鞠熙]死而得道的神女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