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历史记忆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历史记忆

[王侃]年代、历史和我们的记忆
  作者:王侃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4-02 | 点击数:7973
 

  不过,关于记忆,在德里达式的理解中,其真伪的辨析已不再重要,至少不具有关键性。正如我们通过记忆来呼唤“鲁迅”,我们试图唤起的不是专名之后的肉身,而是其意义和价值。同样,当文学以记忆的名义展开时,我们同样不必拘泥于对记忆现场的复原(尽管有的作家竭力地试图作这样的复原),而应当留意记忆所提供的某种价值和意义。毕竟,通过阅读《史记》,我们理解了“鸿门宴”的历史意义,明白了项、刘等人的性格品质及其高低不一的历史价值。对于作家来说,幼年间扑入眼帘的世界图景,多少还只是一些无机的存在,尤其是那些无意中漠然的目击或日常中不以为意的熟视: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栏,高大的皂荚,紫红的桑椹;一条道路、一条河流、一条雨后的彩虹、一首有始无终的民歌以及枫杨、刺青和门楣上的子弹。这些无机的存在,在日后对记忆的追述中被唤起,纷纷进入某个构建意义的序列之中,成为有机的存在。在谈到《许三观卖血记》时,余华说:“作者在这里虚构的只有两个人的历史,而试图唤起更多人的记忆。”也就是说,历史可以虚构,而目的在于唤起记忆。这个被唤起的记忆,其价值或意义,同样也可以用余华的一句话作一个通俗的释义:“写作和阅读其实都是在敲响回忆之门,或者说都是为了再活一次。”由此,文学与记忆,才进入了一个有价值的关系之中。

  记忆涉及民族伦理与人类道德

  1986年,余华在海盐的一间陋室里完成了《一九八六》的写作。1986年,是被如今更多的人所见证过的历史时刻。但《一九八六》在精神指向上,却完全是回溯式的。发生在1986年的一个偶然事件,被寓言式地理解成以刑罚为标志的民族文化记忆和以“文革”为标志的国家集体记忆,以及以“看杀”为形式的现代文学记忆。尽管这个小说是回溯式的,但它揭示了一个深刻的秘密:一旦我们的记忆丧失警惕,“恶”就会以隐秘的基因编码代代遗传。即使它不是以人山旗海的形式出现,也会在街头一角血腥上演;它既会在希特勒的队伍里涌动,也会在斯大林的阵营里翻腾;最后,它也不会在1986年终止,谁又能说《一九八六》仅仅是回溯而不是预言呢?

  顾城很早就吟咏过:昨天,像黑色的蛇。这条蛇,蜷在一角,僵了,冷了,死了,但某一天它却一定会复活,就在你渐渐忘却它的存在的时候。人,总是那样健忘。有多少人,已对我们曾遭受过的外侮心怀淡漠,对极权铁律下的死去活来印象迢遥。我们的历史因此容易陷入危机。记忆,在这个时候其实还是一个涉及民族伦理与人类道德的机能。读一读鲁迅的《为了忘却的记念》,就会更深刻地体会到其中的伦理与道德。当我们的文学基于这样的伦理与道德,为我们唤起了记忆的价值和意义,我们就有信心用我们的记忆去抵抗即将颓败的历史。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文学院)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0-3-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笔谈:历史的记忆与失忆
下一条: ·[王明珂]炎黄子孙是谁?
   相关链接
·[黄彩文 于霄]地方节日的历史记忆与仪式表征·[刘薇]怒族神歌中的历史记忆与文化传承
·[马威 哈正利]在科学与人文之间:马林诺夫斯基的现代性人类学·[毕艳君]青海多民族民间文学中的历史记忆
·[梁其姿]医疗史与中国现代性问题·[蒋帅]地名叙事的去污名化实践
·[尹虎彬]回归实践主体的今日民俗学·[孙九霞]小地方与大世界:一个边缘藏族社区的本土现代性
·[孟令法]“钱”的“诱惑”·[毛晓帅]作为日常交流实践方式的个人叙事
·[杜琳宸]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杜国英]俄罗斯神话学派的神话理论及现代性思考
·[林继富]通向历史记忆的中国民间文学·[周福岩]风俗衰微与现代性的伦理危机
·[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张成福 杜昭熺]历史记忆与地方性建构
·[梁爽]锡伯族的图像叙事与历史记忆·[李言统]传统的现代性适应
·[金丹妮]农村葬礼中的低俗化现象研究·[宋鸿秀 高忠严]英雄人物的历史记忆建构与文化传承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