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理论与方法

首页民俗学专题理论与方法

[顾颉刚]孟姜女故事的转变
  作者:顾颉刚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1-02-22 | 点击数:1732
 

  在西汉的后期,这个故事的中心又从悲歌而变为“崩城”了。第一个叙述崩城的事的人,就现在所知的是刘向。他在《说苑》里说:

  杞梁、华舟……进斗,杀二十七人而死。其妻闻之而哭,城为之阤,而隅为之崩。(《立节篇》)

  昔华舟、杞梁战而死,其妻悲之,向城而哭,隅为之崩,城为之阤。(《善说篇》)

  叙述得较详细的,是他的《列女传》(卷四《贞顺传》)。这书里说:

  庄公袭莒,殖战而死。庄公归,遇其妻,使使者吊之于路。杞梁妻曰:“令殖有罪,君何辱命焉!若令殖免于罪,则贱妾有先人之弊庐在,下妾不得与郊吊!”于是庄公乃还车诣其室,成礼,然后去。

  杞梁之妻无子,内外无五属之亲。既无所归,乃就(一本作“枕”)其夫之尸于城下而哭之。内诚感人,道路过者莫不为之挥涕。十日(一本作七日)而城为之崩。既葬,曰:“吾何归矣!夫妇人必有所倚者也:父在则倚父,夫在则倚夫,子在则倚子。今吾上则无父,中则无夫,下则无子,内无所依以见吾诚,外无所依以立吾节,吾岂能更二哉!亦死而已!”遂赴淄水而死。

  君子谓杞梁之妻贞而知礼。诗云:“我心伤悲,聊与子同归。”

  下面颂她道:

  杞梁战死,其妻收丧。

  齐庄道吊,避不敢当。

  哭夫于城,城为之崩。

  自以无亲,赴淄而薨。

  其实刘向把《左传》做上半篇,把当时的传说做下半篇,二者合而为一,颇为不伦。因为春秋时智识阶级的所以赞美她,原以郊外非行礼之地,她能却非礼的吊,足见她是一个很知礼的人;现在说她“就其夫之尸于城下而哭”,难道城下倒是行礼的地方吗?一哭哭了十天,以致城崩身死,这更是礼法所许的吗?礼本来是节制人情的东西,它为贤者抑减其情,为不肖者兴起其情,使得没有过与不及的弊病。所以《檀弓》上说道:

  弁人有其母死而孺子泣者。孔子曰:“哀则哀矣,而难为继也。夫礼,为可传也,为可继也,故哭踊有节。”(《檀弓》上)

  子游曰:“……直情而径行者,戎狄之道也。礼道则不然。”(《檀弓》下)

  孔子恶野哭者。(《檀弓》上)郑玄《注》:“为其变众。《周礼》:衔枚氏‘掌禁野叫呼叹呜于国中者,行歌哭于国中之道者’。”陈浩《注》:“郊野之际,道路之间,哭非其地,又且仓卒行之,使人疑骇,故恶之也。”

  由此看来,杞梁之妻不但哭踊无节,纵情灭性,为戎狄之道而非可继之礼,并且在野中叫呼,使人疑骇,为孔子所恶而衔枚氏所禁。她既失礼,又犯法,岂非和“知礼”二字差得太远了!况且中国之礼素严男女之防,非惟防着一班不相干的男女,亦且防着夫妇。所以在礼上,寡妇不得夜哭,为的是犯了“思情性”(性欲)的嫌疑。鲁国的敬姜是春秋战国时人都称为知礼的,试看她的行事:

  穆伯(敬姜夫)之丧,敬姜昼哭。文伯(敬姜子)之丧,昼夜哭(《国语》作暮哭)。孔子曰:“知礼矣!”(陈《注》:“哭夫以礼,哭子以情,中节矣。”)

  文伯之丧,敬姜据其床而不哭,曰:“……今及其死也,朋友诸臣未有出涕者,而内人(妻妾)皆行哭失声。斯子也,必多旷于礼矣夫!”(以上《檀弓》下)

  公父文伯卒,其母戒其妾曰:“吾闻之:‘好内,女死之。’……今吾子天死。吾恶其以好内闻也。二三妇……请无瘠色,无洵涕,无掏膺,无忧容……是昭吾子也!”仲尼闻之曰:“……公父氏之妇智也夫!欲明其子之令德。”(《国语·鲁语》下)

  由此看来,杞梁之妻不但自己犯了“思情性”的嫌疑,并且足以彰明其丈夫的“好内”与“旷礼”,将为敬姜所痛恨而孔子所羞称。这样的妇人,到处犯着礼法的愆尤,如何配得列在“贞顺”之中?如何反被《檀弓》表章了?我们在这里,应当说一句公道话:这崩城和投水的故事,是没有受过礼法熏陶的“齐东野人”(淄水在齐东)想像出来的杞梁之妻的悲哀,和神灵对于她表示的奇迹;刘向误听了“野人”的故事,遂至误收在“君子”的《列女传》。但他虽误听误收,而能使得我们知道西汉时即有这种的传说,这是应当对他表示感谢的。

  从此以后,大家一说到杞梁之妻,总是说她哭夫崩城,把“却郊吊”的一事竟忘记了——这本是讲究礼法的君子所重的,和野人有什么相干呢!

  王充是东汉初年的一个大怀疑家,他欢喜用理智去打破神话。他根本不信有崩城的事,所以他在《论衡·感虚》篇中驳道:

  传书言杞梁氏之妻向城而哭,城为之崩。此言杞梁从军不还,其妻痛之,向城而哭,至诚悲痛,精气动城,故城为之崩也。夫言向城而哭者,实也;城为之崩者,虚也。夫人哭悲莫过雍门子,雍门子哭对孟尝君,孟尝君为之于邑。盖哭之精诚,故对向之者凄怆感动也。夫雍门子能动孟尝之心,不能感孟尝衣者,衣不知恻怛,不以人心相关通也。今城,土也,土犹衣也,无心腹之藏,安能为悲哭感恸而崩!使至诚之声能动城土,则其对林木哭能折草破木乎?向水火而泣能涌水灭火乎?夫草木水火与土无异,然杞梁之妻不能崩城明矣。或时城适自崩,杞梁之妻适哭下,世好虚,不原其实,故崩城之名至今不灭。

  他不以故事的眼光看故事,而以实事的眼光看故事,他知道“城为之崩”是虚,而不知道他所认为实事的“向城而哭”亦即由崩城而来,这不能不说是他的错误。至于“城适自崩,杞梁妻适哭下”,欲为理性的解释,反而见其多事。但我们在这里,也可知道一点传说流行,大家倾信的状况。(《变动》篇中也有驳诘的话,不复举。)

  东汉末年,蔡邕推原琴曲的本事,著有《琴操》一书。书中(卷下)载着一段“芑(即杞)梁妻叹”的故事。《芑梁妻叹》是琴曲名,是琴师作曲以状杞梁妻的叹声的,但他竟说是杞梁之妻自做的了。原文如下:

  《梁妻叹》者,齐邑芑梁殖之妻所作也。庄公袭莒,殖战而死。妻叹曰“上则无父,中则无夫,下则无子,外无所依,内无所倚,将何以立!吾节岂能更二哉,亦死而已矣!”于是乃援琴而鼓之曰:

  乐莫乐兮新相知!

  悲莫悲兮生别离!

  哀感皇天城为堕!

  曲终,遂自投淄水而死。

  这一段故事虽是和《列女传》所记差不多,但有很奇怪的地方。她死了丈夫不哭,反去鼓琴,有类于庄子的妻死鼓盆而歌。歌凡三句:上二句是《楚辞·九歌·少司命》一章中语,似乎和他们夫妇的事实不切;下一句是自己说“我的哀可以感动皇天,使城倒堕”,堕城只是口中所唱之辞。歌曲一完,她就投水死了,也没有十日或七日的话。把它和《列女传》相较,觉得《列女传》的杞梁妻太过费力,而《琴操》的杞梁妻则太过飘逸了。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共时研究
下一条: ·[西蒙·布朗纳]迈向实践的民俗定义
   相关链接
·[袁帅]孟姜女故事研究综述·[常莹莹]民间口头叙事与地方风物互构
·[穆昭阳]民国时期福建地区民俗学研究者的文化交往·[施爱东]我们都是顾颉刚的私淑弟子
·[袁学骏]关于河北耿村的孟姜女传说·[袁先欣]顾颉刚的古史与民俗学研究关系再探讨
·[陈红玲 陈信宁]试论江绍原《发须爪》的研究方法·[李向振]顾颉刚与早期中国民俗学
·[郭佳]顾颉刚大禹神话传说研究与“层累造成古史说”的提出·[袁学骏]耿村的孟姜女传说生态
·[黎敏]从《孟姜女》传说的演变看其传承的内在动力·[马竹君]顾颉刚“层累说”的再审视
·[李雪南]顾颉刚先生妙峰山调查方法探析·[乔宗玉]《孟姜女传奇》:澧州大鼓动京城
·[施爱东]孟姜女故事的稳定性与自由度·[陈泳超]陌生的田野
·[黄昉]孟姜女故事的衍生·[赵李娜]中国现代民俗学与历史地理学的开创与扭结
·[李政君]1930年前后顾颉刚学术理念的变与不变·顾颉刚:《孟姜女故事研究及其他》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