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巫达]变异中的延续:凉山彝族丧葬文化的变迁及其动因
  作者:巫达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2-23 | 点击数:3529
 

  2.土葬。

  如上所述,火葬是隆重的、正规的、有尊严的。凶死者,患有麻风病、肺痨病等严重传染病而死的,被认为没有资格享受火葬的荣耀。执行土葬的目的是将其肉身和灵魂一同深埋于地下,不让其灵魂回到祖居地传染先人,也为了避免其灵魂游荡在人间祸害在世的人。

  彝族人认为麻风病和肺痨病是由两种鬼魂缠身造成的。得了这两种病的人去世之后,他们的灵魂会变为相应的鬼魂(麻风病鬼和肺痨病鬼)来祸害活着的人。因此认为得了这两种病死去的人是不能火葬的,他们的灵魂是不能“招进家”的。防范的方法是把得了这两种病死去的尸体进行土葬而不是火葬。土葬掩埋的方法,一种是用死者家装粮食的木柜,把病人的尸体用一张黑牛皮包裹起来装进去,抬到野外,挖一个深坑深埋在地底下。另一种是用两口大锅来掩埋。先挖一个深坑,放入一口锅,锅口向上,把裹上黑牛皮的病人尸体放进去,然后用另外一口锅扣下去,用土掩埋。不管是哪一种方法,其目的都是不要让其“灵魂”从木柜或铁锅里出来,不能变成相应病的鬼魂出来害人。20世纪上半叶彝族的土葬情形,我们可以从岭光电的描述中看到一斑:

  彝人相互谩骂时常说对方“埋到土坑里的”意思就是有恶病根根,没火葬资格。如恶疾麻疯、猴病(瘠瘦死的)等病人,有的逼迫其自杀或因病而死,一死即用糯米糍粑糊塞眼耳口鼻各孔,说这样可以防止病鬼钻出来害人,以后挖坑埋下或弄去岩脚埋下。如麻疯病人,先用绳捆尸,放入小框,挖深坑埋下,上盖泥土。猴病死者则坑底先放一铁锅,放入尸后,再复盖一锅,仍盖泥土,立刻用杵筑紧,认为猴鬼很厉害,怕从障孔钻出害人,也有杀黑牛,剥出牛皮口袋,装入尸封口,埋到深坑,再盖泥土。一岁以下婴儿死后也土葬,若有兄或姐,算命时认为互相支持着的,就使尸直立坑中,复填泥土,表示能站能支持,使兄姐平安。

  胡庆钧《凉山彝族奴隶制社会形态》也对这一时期凉山彝族土葬进行了描述:

  黑彝主子在宠信的彝根呷西死后,给穿新衣服;宰猪羊祭祀,以显示自己宽厚。非彝根呷西死后则被卷入烂披毡,挖坑一个便可掩埋,连火葬的资格都没有。……麻风病死者一般不火葬,尸体送至深山,深埋土葬,壅土前用两口大锅将尸体盖住。

  也有生活在汉族聚居区的彝族人很早就实践土葬的记载。西昌附近漫水湾地区彝族人数少,居住在汉人村落中间。这里的土葬与汉人土葬是一样的,没有恐惧性或歧视性的特殊土葬的意思。

  村中有一座吉诺祖先的坟墓,建于1865年。这座坟墓看起来与中国其他地方汉族的坟墓没有两样。

  综上所述,20世纪上半叶凉山彝族丧葬文化具有如下特点:其一,重视火葬,轻视土葬;其二,火葬是正常死亡人的葬式,而土葬是非正常死亡的人的葬式;其三,火葬是高等级人的葬式,土葬是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的葬式。

  (二)凉山彝族重火葬轻土葬的决定因素

  1.“魂归祖居地”的灵魂观。

  凉山彝族有完整的信仰体系,有强烈的鬼魂观念,有两种神职人员,即毕摩(bi mox)和苏尼(su nit)。毕摩采用彝文经书和仪式来驱赶害人致病的鬼魂;苏尼类似于萨满,依仗后来附身的阿萨神(wa sa)辅以各种神器或武器跟害人的鬼魂战斗,目的是消灭或驱赶鬼魂,从而达到治病救人的效果。

  彝族人认为,世界上人人都有灵魂,万事万物都有灵魂。人的灵魂平时依附在人的身体上,如果灵魂离开了人的身体,人就会死亡。人平时生病的原因是灵魂离开了人体。在野外迷失方向的灵魂,需要请毕摩来招魂,把灵魂召回来回归人体。如果灵魂被鬼魂掳走,则需要请毕摩念诵《招魂经》,举行招魂仪式。还可能需要请苏尼施法打败鬼魂,救回被鬼魂掳走的灵魂。灵魂回到人体里,人的病就好了。彝族人还认为人死之后魂还在。他们要么通过毕摩念诵《指路经》,用送魂仪式送回祖居地,要么让其游荡在人世间。游荡在人世间的灵魂,彝语叫“惹”(ssep),他们有可能给人们做好事,也有可能做坏事。他们常常“定居”在某户人家,人们看不见他们,但能听见他们说话,可以跟他们进行语言交流。他们经常给他们的“主人家”从别人家“搬”来粮食财物。“主人家”此时如果贪图这些飞来之物,那么,可以会遇上麻烦。据甘洛县80多岁的沙马老人介绍,以前他们村里有家人家里收留了一个“惹”。他们经常享用这个“惹”从外面给他们搬回来的食物。有一天,村里有人死后正在山上火化。这个“惹”给他的主人家搬回来了一条烧焦了的死人大腿。这家人吓坏了,立刻请毕摩和苏尼做法事,最后把这个“惹”撵走,家里才恢复平静生活。

  1999年,笔者访问了甘洛县80多岁的沙马毕摩。他认为,人活着的时候有“灵”(yyr)和“魂”(hla)之分。“灵”就像影子一样,是看得到的,而“魂”是看不见只能听得到的。人死之后,“灵”会跑上天,“魂”则变为三个:第一个魂四处窜;第二个魂是一个“愚魂”,它会守着火化处;第三个魂是一个“智魂”,需要“招进家”。

  因此,彝族实行火葬的目的是把“智魂”招进家里的竹灵(“玛都”)里,安放在家里用以祭祀。等过了一定时间之后,人们会采用非常隆重的仪式,把竹灵上的“智魂”送到家支特定的山洞安放。“玛都”,直译为“竹竿”或“竹棍”,是有子女的死者的灵魂的象征。长者逝去、火葬之后,由毕摩择日选派死者的一位儿子和一位没有犯过禁忌的外人去选竹子。他们一道将死者骨灰带到专门撒放家支骨灰的深山竹林中,然后在该竹林中选一棵竹子连根拔出来带回来做“玛都”。在制作“玛都”的时候,毕摩边制作边念诵《招魂经》。毕摩把一个带节骨的竹根削成形如火柴头的模样,同时制作一根长约五寸、一端被劈成一条缝的木棍。毕摩把竹根插入木棍的缝中,再放上一小撮纯白色的羊毛,最后用麻线缠好。死者若是男性,麻线须缠九圈并在线末端留线头表示彝族男子头上的“英雄结”;死者若是女性,麻线缠七圈并让线末端散开表示女性的披发状。作好之后,把木棍插入一个五寸见方的竹篱笆上,经过一定的祭祀仪式之后,把竹篱笆用木钉钉在火塘上方的墙上。每逢过年过节,都先要向“玛都”敬献酒肉。做“玛都”竹灵的目的,不是长久将其供奉在家里,而是等一定时机之后把“玛都”送到七代之内家支共同放置竹灵牌的更远的深山竹林里。送“玛都”仪式很隆重,七代之内家支成员都来参加,请来远近有名的数位,甚至数十位毕摩来念诵三天三夜的《招魂经》、《解冤经》、《送魂经》、《指路经》等,最后由毕摩指派一位儿子背着“玛都”,由另一位外人陪伴将其送往目的地。

  2.鬼魂致病的疾病观。

  彝族的疾病观念,伴随着相信“鬼魂”可以使人伤害致病的观念。岭光电对20世纪30年代彝族社会鬼神信仰的虔诚程度进行了刻画:

  我家的房子从落成到我出生的时候,已有六、七十年的历史,住过了三代人,屋基的建期还要更久一些。在屋里死去的大人小孩至少有几十人(包括奴隶在内)。那时的彝人是信鬼的,说人死了其灵魂就变成鬼,在荒野游动害人。房子里死的人多,相应的鬼也就多。我的父母也是很迷信鬼神的,只要家里有了病人,就要避到百姓家去念经咒鬼。生小孩就更怕鬼,必须在人丁兴旺的百姓家附近,新立竹笆房,住进里面分娩。住到新的地方,还得经常宰牲诅咒截路,以防鬼闯进房中害人。

  不同的疾病由不同的鬼魂造成,而不同的鬼魂是由人们去世之后没有妥善送到祖界的灵魂变成的。一般而言,得了什么病而死的人,其灵魂如果不能通过火葬顺利回到祖界,就有可能成为相应病的鬼魂。当然,为了避免得了怪病的灵魂被送到祖界祸害先人的灵魂,对于得了如麻风、疟疾等严重传染病死亡的灵魂,不仅不能通过火葬送往祖居地,还要用土葬的方式将其深埋在地下。

  3.烧人飨鬼观念。

  彝族人认为人是鬼魂豢养的“牲畜”,人死是因为鬼魂想吃人肉、使人致死。鬼魂是要吃人肉、喝人血的。

  你们认为鬼来害人,使人生病死亡,是他来吃人肉、喝人血的关系,这是有道理的,不然人怎么瘦了才死呢?过去找毕摩、苏妮来念经、诅咒、驱逐、捉拿以及用牲畜来祭送鬼神,曾收到一定的效果,这也是事实。但有时效果差,是为啥呢?一是因为牲畜的血肉不如人的血肉好吃,遇到狡猾的或吃惯好东西的鬼,他就不吃牲畜血肉而要吃人的血肉的关系。另一种原因是遇到凶恶鬼怪,毕摩、苏妮的经咒和法术拿它没法,它们一来作乱就只有等死。过去彝区有这种事,别处也有。别处对这些鬼怎么办呢?就是吃药。药是奇怪的东西,人吃了有好处,鬼吃了要受毒。人吃药下肚,药性就窜到经络血肉里,鬼来吃喝血肉时,不毒死它也毒伤它。毒死了当然人就清静了,毒伤了它也就逃走,再不敢来害人了。所以别处从古代就少有病痛死亡。

  可见,当时的彝族人相信鬼魂吃人肉、喝人血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2016年,笔者曾访谈83岁(1933年生)的吉克老人。他认为人死后在火化的时候,鬼魂闻到烧人肉的气味时会到火化处来吃人肉。他相信在火化的时候,鬼魂就会围坐在火化处“享受”人肉,只是一般人的凡眼看不见而已。因此,平时彝族人忌讳烧肉吃,特别是禁止在野外烧肉吃。因为担心鬼魂闻到烧肉气味,以为是烧人肉,吸引它们前来,从而缠在人的身上。如果一个人被鬼魂缠身,那么,鬼魂是想吃他/她的肉,从而使其生病。这个时候需要请毕摩来做“诓鬼仪式”,一般需要杀一只黑毛猪,烧熟。由毕摩制作一些草人,放一些烧肉在草人里面。经毕摩念经后,让五名青壮年小伙子把草人连同烧肉送到野外,目的是把鬼魂“诓骗”到野外,从而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诓鬼仪式”中,由参加仪式的家庭成员共同分享烧猪肉。笔者认为,从这个仪式可以推测彝族人实行火葬的目的之一是“烧人肉以飨鬼魂”。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邓庆平 王崇锐]中国的行业神崇拜:民间信仰、 行业组织与区域社会
下一条: ·[翁敏华]论元明杂剧鬼戏及其民俗文化表现
   相关链接
·[柯小杰 张沙]嫦娥形象的变迁与中秋节“团圆”意象的构建·[熊威]物的流动、消费变迁与生活重构:以新冠肺炎疫情时期武汉农村香烟消费为例
·[赵李娜]社会变迁与风俗书写:晚清居沪知识分子的上海风俗关注与撰述表达·[郑至豪]从地方志看湖北新洲许逊信仰的历史变迁
·[刘林娟]江南蚕神信仰研究·[顾纯纯]金华府城隍信仰空间功能变迁研究
·[丁木乃]新冠肺炎疫情下凉山彝族禁食“野味”的生态伦理思考·[徐茜]自媒体时代畲族民歌的“活态”传承研究
·[杨嘉欣]从“一湾一井”到“自来水入户”:眉山市仁寿县镇龙村用水方式变迁现象探析·[陈科锦]浙江省慈溪市旧盐区海星村劳作模式变迁考察
·[罗兆均 何志强]从宗族到家庭:土家族村落信仰空间与权力走向·[熊威] 从“认奘不认坟”到“认奘又认坟”:德昂族丧葬文化变迁研究
·[陈瑞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下民间文学的变迁·[陈刚 刘丽丽]神灵变迁与谱系重构
·[杨思敏 吴重庆]“承包”神明:民间信仰格局的变迁与庙宇灵力的再生产·[王智洋]中国语境下乡村公共文化领域的变迁与重构
·[胡媛]跳岭头与吃岭头:社会变迁中的民俗演绎 ·[何杰峰]传统节日视野下的泰山信仰重构与变迁
·[徐赣丽]民间艺术的当代变迁 ·[郑宇 胡梦蝶]云南苗族山岳文化变迁与生计方式演变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