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胡兆义 林继富]女性故事与家庭伦理记忆
——基于孙家香故事的讨论
  作者:胡兆义 林继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1-25 | 点击数:1598
 

  二、孙家香故事中的“夫妻”关系

  夫妻关系是家庭中最基本的关系,是维系家庭关系的核心和纽带。孙家香与丈夫的关系十分和谐,幸福的婚姻生活让孙家香对于夫妻之间的两性关系有了更多的思考和体会。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婚姻生活是孙家香提倡和赞颂的,但是孙家香在故事讲述中更乐于向听众传达对违背伦理道德者的揭露和批判,以此表达自己对两性伦理道德的规范性认识。

  一般情况下,男子负心主要有两种原因:一是对女性的外表不满意,二是双方社会等级地位悬殊。孙家香的故事很好地体现了这两类负心男的形象。《望月休妻》(4)里,曹状元准备接榜,只因看到月亮想起妻子的一双大脚,就想休了她。这是传统审美作用下对妻子的大脚产生的不满,甚至厌恶。他最终被上天收回了状元的身份。《福人福地》(1)中,学生嫌弃未婚妻是讨米佬,因为别人嘲笑“你家这么好,娶个讨米佬媳妇”,便以死相逼将姑娘赶走,这是对未婚妻的身份地位产生的鄙夷。结果家中被火烧光,自己反而变成了讨米佬。这些故事都较为真实地反映出了社会生活情况,女性在婚姻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一旦男子变心,就被抛弃。孙家香始终站在受伤害的女性一方,谴责负心汉,让其遭到报应,表现出一种极强的是非批判意识。

  在民众的现实生活中,浪漫的爱情离他们太过遥远,它的确“不是夫妻婚姻所期望的一个组成部分”。对民众而言,它只是模糊的想象,远非现实的要求,更不是一种价值。因此,民众对两性之爱的思考是始于家庭也终于家庭的。婚姻以外的两性关系尽管不乏其例,但一般是要受到舆论谴责的。“奸夫淫妇”更是众口唾骂的角色,常有侠义之人出头惩罚他们,为被谋害的丈夫报仇。(2)在中国传统社会,“奸夫淫妇”往往成为民众批判的对象,孙家香对这类人有着更为坚定的谴责。《新官算命》(3)里,吴半洁的姑娘婆婆(妻子)和野大爷陈佩大计划把他杀死,先用酒将他灌醉,然后烧锡砣子给他吃,将他烫死。新上任的官从吴半洁的坟前经过,老鸦抓他的轿顶子,新官知道有冤屈事,于是停轿查看,开棺验尸,但没验出伤。后来新官装作算命的,来到一个婆婆家,婆婆的儿子是个强盗,去吴半洁家偷东西的时候,目睹了姑娘婆婆和陈佩大杀死吴半洁的过程,他们将烧红的锡砣子灌进吴半洁的肚子,因此从外面验不到伤。新官回去后将吴半洁开膛破肚,取出一斤半锡,最后将吴半洁的妻子和陈佩大绳之于法。《遇油不梳头》(4)讲述了偷情男女谋害丈夫的故事,一个驾船的买了很多螺蛳,第二天看见这些螺蛳拍成一行字:遇岩不靠舟,遇油不梳头。他驾船遇岩不靠舟,没有被垮下的岩石压死。回家后妻子要用油给他梳头,他想起螺蛳的那句话就没有梳。晚上睡觉时,放在床头的油泼了下来,洒在了妻子的头上。妻子的野大爷韩谷生趁他们睡熟了进来杀人。他们事先商量好了,有油气的脑壳便是她丈夫的。结果韩谷生闻了闻,一刀把妻子的头砍了下来。驾船的被妻娘家人误认为杀了她,告到了衙门。后来县官断案,找出了真凶韩谷生,事情终于真相大白。

  从这些故事中可以看出,孙家香的两性伦理主要强调道德成分,一方面是受到了中国“道德之爱”的大传统的影响,另一方面也与她的生活经历有密切关系。孙家香的婚姻生活平和幸福,她遵循着相敬如宾的传统规范,恪守从一而终的婚姻道德。孙家香的婚姻属于封建包办婚姻,虽然婚前并没有与丈夫接触过,但是婚后她与丈夫的关系十分融洽。婚后搬到邓家坪不久,孙家香的丈夫萧家钦被团练拉夫抓走。对于这件事情,孙家香记忆犹新。

  正月二十三,把萧家钦捉去,他当时在胡家台子李光瑞的扎灵屋子。龚集熙对倪子云(两人都是保长)说:“我有一个壮丁,萧家钦捉去了抵你的数。”在胡家台子,被倪子云和郑建侯(副保长)捉去的。这次去了,上资坵,下两河口、三圭坪,我给他送东西去。到两河口,去过两回,有腊肉、鸡蛋等。再上资坵(当时是县政府所在地),到三圭坪去一回,也是送东西。(5)

  孙家香性格倔强,为丈夫被抓壮丁的事情到处奔走。战争时期,夫妻俩聚少离多的生活并没有使孙家香对婚姻失去信心,她恪守作为妻子和媳妇的职责,与祖母相依为命,住在自己亲手搭盖的窝棚里。她们开荒种田,维持着简单的生活。到了1949年全国解放,丈夫萧家钦随队上了四川,参加了解放军,后来又抗美援朝,到了1955年3月才返回家乡。在这宝贵的团聚日子里,无论生活多么艰苦,孙家香与丈夫都恩爱甜蜜,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丈夫的生活。(1)19白天她和丈夫一起下地劳动,晚上听丈夫讲外面的见闻,夫妻俩的生活静谧而幸福。这段美好的时光一直持续到1966年3月27日丈夫离开人世。丈夫去世后,孙家香一人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养老育小。她以传统的“贞洁观”作为自己的道德准则,她尊爱丈夫,建立了和睦的夫妻关系;她孝顺老人,在丈夫不在的日子里照顾公婆的生活;她抚育子女,含辛茹苦地将儿子们拉扯长大。孙家香用自己的真实生活谱写了一篇中国传统贤妻良母的道德故事,她对于两性伦理道德的严格遵守,反映到故事中便体现为对不正当两性行为的谴责和批评。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丽丽】

上一条: ·[黄景春]民族记忆构建的民间文学方式
下一条: ·[朱婧薇]媒介变迁与民间叙事的现代传承
   相关链接
·[胡兆义 林继富]女性故事与家庭伦理记忆——基于孙家香故事的讨论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