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杨杰宏]跨境民族的宗教信仰与口头传统关系
  作者:杨杰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6-28 | 点击数:7160
 

  三、基督教传播对傈僳族口头传统的影响

  一个人所能认识的人群是有限的,而这些互不认识的群体竟然认为是同一个民族,拥有共同的历史与文化,美国人类学家安德森认为民族是基于想象的共同体,“它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并且,它是被想象为本质上有限的,同时也享有主权的共同体。”[8]正是这种“集体认知”、“共同想象”构成了民族这一共同体的形成,而其想象的对象源于自身历史及传统文化资源。傈僳族虽然跨境而居,但其共同的语言,共同的节日——阔时节、刀杆节,共同的历史记忆——刀耕火种、起义蒙难、迁徙故事,还有共同的口头传统——创世神话、怒江传说、石月亮传说、祖先叙事、酒歌、丧歌、摆时、优叶、木刮等构成了跨境傈僳族共同的文化想象资源,并在长期的历史交往互动中得到不断的深化。

  (一)傈僳族的口头传统

  从民俗学意义而言,口头传统是一个民族世代传承的史诗、歌谣、说唱文学、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口头文类以及与之相关的表达文化和口头艺术,它不仅是民族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8][p.10]

  傈僳族的口头传统十分丰富,其本民族文字的创制是近现代才开始的,在其漫长的历史中以口耳相传的口头传统成为最有代表性的民族文化。至今,在怒江峡谷仍流传着诸多神话、史诗、传说、故事等口头传统,代表性的有《创世纪》、《我们的祖先》、《横断山脉的传说》、《开天辟地的故事》等,这些口头作品再现了恢宏雄壮、神奇瑰丽的先民们的精神世界,记叙了傈僳族在人类童年时代对宇宙万物、人类社会的种种解释和看法,歌颂了傈僳族先民们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所表现出来的英雄气概。

  在傈僳族口头传统中,民歌是最有代表性的。傈僳族自古有“盐,不吃不行;歌,不唱不得”的俗谚,说明了民歌与他们的生活血脉相连的关系,民歌是傈僳族的“第二语言”,在生产生活中,年节婚丧中,谈情说爱,谈天说地,甚至邻里纠纷,夫妻骂架的调解也是通过唱调子的方式解决。

  傈僳族的民歌形式分为六大类:(1)木刮调,意为古歌,主要代表曲调有“祖先调”、“劳作调”、“战争歌”、“修桥调”和“跑婚调”等;(2) 祭祀调,即祭祀仪式时演唱的民歌,以驱鬼颂神为主要内容; (3) 挽歌,又称丧葬调,是在丧葬仪式上演唱的,曲调低沉哀婉; (4) 情歌,是男女青年谈情说爱时演唱的歌曲,傈僳语称为“由叶叶”,曲调有以琵琶或口弦相伴的“口弦调”、“琵琶调”等; (5) 赛歌,主要是在傈僳族的阔时节上演唱,有相互竞赛的演唱形式而名,曲调以“拜系拜”或“刮木热”为主,风格热情奔放; (6)赞颂歌,通过以新旧两个社会对比来表达对党和政府的拥护之情。

  傈僳族的叙事长诗,题材和内容十分丰富,通常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和鲜明的人物性格。如“粗兹木刮”(《重逢调》)有1500余行,它以现实主义的手法,用形象生动的语言,对封建买卖婚姻作了深刻的揭露和有力的控诉。流行在民间的谜语、谚语、歇后语和儿歌等,也是傈僳族民间文学的组成部分,由于其通常具有传授生产、生活经验及教育人们为人处事的功能,受到傈僳族人民的喜爱而世代传承。

  (二)基督教语境中傈僳族口头传统的危机

  基督教统摄社会的格局也深刻影响到傈僳族口头传统的文化生态。相形于国内口头传统仍有部分传承的实情,缅甸境内傈僳族的口头传统基本上处于严重濒危状况,这与缅甸境内基督教传入历史时间较早,影响深远有着内在关系。云南傈僳族因分布于滇川境内,分布广,处于聚居、杂居、分居的多元状况,加上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对宗教的干预冲击,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基督教的发展,客观上促进了傈僳族口头传统的保留、传承。尤其在云南丽江、大理、楚雄,四川凉山、攀枝花等地区的傈僳族,基督教影响相对较小,傈僳族口头传统仍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传承发展。而在跨境地区,如云南怒江、保山地区的傈僳族所受基督教文化冲击更为明显,口头传统濒临失传危机也愈加突出。

  基督教在傈僳族地区的传播,可以看作是一种传统进入另一种传统后的彼此互动关系,这种互动关系既体现在傈僳族与本土宗教的部分断裂,也体现在这种断裂过程中的博弈、冲突与妥协。傈僳语多声部赞美诗演唱更多吸取了傈僳民歌的外在形式,其实质是为基督教服务的。基督教进入傈僳族地区时,把禁止傈僳族原来的传统宗教信仰作为主要诫律,并且严厉禁止演唱原来的民歌,压制传统民俗,使原有传统文化层面逐渐被基督教所覆盖。在傈僳族地区可以看到这样一种文化现象:基督教盛行地区,原有的传统文化,包括口头传统逐渐势微,基本上被基督教传统所取代,而在基督教文化渗透较少的地区,传统文化仍得以传承沿袭。笔者在云南傈僳族调查期间就深切感受到了这种文化差异。

  2012年8月18日至9月7日,笔者参加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傈僳族口头传统调查课题组,重点调查了怒江州福贡上帕镇、鹿马登乡,泸水县鲁掌镇、古登乡,这四个乡镇虽都有基督教传播,但依次呈现出强到弱的态势,相对说来,福贡县信仰基督教的群众多些,信仰根基也深厚些。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2014年06月24日 15:42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迈向戏剧与文化表演事件的诗学
下一条: ·[赖歇尔]口头史诗的音乐与演述[1]
   相关链接
·[徐斌]贵州省大方县基督教传播调查记·[侯兴华]文化冲突视阈下云南部分傣族改信基督教与边境社会稳定
·[彭兆荣]论“跨境民族”的边界范畴·[马戎]如何认识“跨境民族”
·[黄玲]中越跨境民族京族的迁徙史歌与家园意识·[徐寅岚 陈炫]德昌县傈僳族腊表制作工艺考察与再认识
·乌孜别克族:中亚人口最多的跨境民族·[曹南来]旅法华人移民基督教:叠合网络与社群委身
·傈僳族:历史迁徙中的分散与凝聚·[苏雄娟 谷春兰]云南永胜县小丙习大山村傈僳族丧葬习俗的文化内涵
·[黄剑波 刘琪]私人生活、公共空间与信仰实践·[王燕琴]民间信仰对中国宗教发展的影响
·[高志英 李勤]族际关系对中缅北界傈僳族的跨界迁徙与民族认同的影响·[宋建峰]北欧萨米族与云南傈僳族交流成因分析
·[黄剑波]地方社会研究的不可能与可能·[张晓琼]近代基督教传入对云南部分信教少数民族的文化影响
·[田斌生]云南少数民族原始宗教向基督教转变的社会结构——功能分析·[徐华龙]文化经典 经典文化
·[马世雯]傈僳族的传统思想及其当代社会观念的演变·[赵晓阳]文本与口述之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