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谭万霞]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妇女法律地位论析
  作者:谭万霞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10-14 | 点击数:10957
 

 

内容提要:文章主要从习惯法角度,对我国古代少数民族妇女的法律地位进行了初步探讨,根据各少数民族受汉族的影响程度,说明并不是所有民族的妇女在法律上都毫无地位可言,从而使人们更全面地了解我国古代少数民族的具体状况。
关键词:古代;少数民族;妇女;法律地位
中图分类号:C913.6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681(2003)03-0101-04

凡存在着的社会组织都是人们的共同体,都有一定的社会规范和规章制度,或是风俗习惯、或是祖训族规,用以调整成员间的相互关系,维护该组织的社会秩序。这种特定规范、规章制度,或是风俗习惯、祖训族规就是民族习惯法,即本文论题中“法律地位”所指之“法律”。我国少数民族的习惯法内容丰富,涉及面广,一个重要的内容是婚姻家庭关系方面的习惯法。而从这一角度考察不同民族妇女在这其中的地位,是我们研究少数民族状况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应该提出的是,本文所说古代,泛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时期,所以如此,是笔者认为来源于原始社会,发展于奴隶社会,完备于封建社会的中国古代婚姻家庭制度,始终都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变化,即使指向少数民族的婚姻家庭制度也是如此。既然制度停滞于一个基本形态,其中的角色地位也不可能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一、受汉民族影响较大的少数民族妇女法律地位
 
一直以来,中国的汉民族都是占据统治地位,发展也最为迅速、进步。它对少数民族的影响,无论是经济、技术,还是文化、思想领域,都极为深远。这将通过对妇女法律地位的分析可见一斑。
缔结婚姻上。这部分的少数民族在婚姻缔结上都有着本民族独特的风俗习惯,虽形式不同,但本质与汉民族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注:陈浩注.礼记[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7.)及“六礼”(注:陈浩注.礼记[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324.)(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相一致。如土家族的一种缔结方式是请喇嘛打卦,预卜姻缘在哪个方位,确定方位后即请媒人前往女方家接洽,即纳采。确定对象则向对方讨“八字”,即问名。“八字”相合进行相亲,即纳吉,土家语称“别日克列拉”。由媒人给女家送去“小礼”,女家同意则收下,即纳征。然后“喝米酒”,即男方父亲到女方家喝家酿米酒,实际上是双方议定礼银及婚期,即请期。再就是结婚仪式,即迎亲。整个过程都由双方父母决定取舍,由媒人通言说合,程序与“六礼”相符。这一系列过程中贯穿着一种买卖婚姻的性质,妇女只是作为一件商品存在于该交易之中,所谓“纳采”、“问名”,实质上类似于买东西前先看货,把女人当作一种商品来挑选。“纳征”一礼,实质是婚姻成就的枢纽,也是购买方法的实行。无论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六礼”,还是少数民族各式各样的婚姻缔结方式,妇女都处于一种被动、从属的地位,不仅恋爱自由受到限制,她们对自己幸福和未来的选择也被剥夺了。
婚姻人数 中国古代的婚姻被称为“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注:陈浩注.礼记[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324.)其中传宗接代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婚姻功能。为保证血缘的绝对相传,就必须分清嫡妻与庶妻,进而确定嫡子延续香火。一旦确立了嫡长子,对于妻子的数量便不再限制,一夫多妻制也就有了生存的空间。少数民族的婚姻家庭中,也存在一夫多妻的现象。其原因大致有:第一,妻子不育,或是只生女而不生男。景颇族认为没有儿子就等于“失去了根子”,“女孩抵不了事”,必须娶小妻。(注:转引自严汝娴.中国少数民族婚姻家庭[M].中国妇女出版社,1986.346.)第二,盛行转房制的结果。许多民族的寡妇一般不能自由外嫁,因为结婚时男方曾向女方支付了一笔可观的聘礼,这意味着妻子是男家买进来的财物。为避免男方家庭在财产上遭受损失,她必须在丈夫家中或家族内转嫁。第三,家境富裕,或有权势的家庭,一夫多妻较严重。他们认为多娶妻可使劳力多,子女多,人多势众,声望高。门巴族大差巴等富裕而有权势的人家常有多妻,满族的上层贵族、官宦及土家族也存在“官有七妻”的现象。拥有多妻,表面上是延续后嗣,而实质是为了玩弄妇女,发泄兽欲。如此这般何需再谈妇女地位!
夫为妻纲 夫妻在婚姻家庭中的关系,只是男性和女性在社会关系中的一种表现。在男女不平等的社会里,当然不会有真正平等的夫妻关系。《说文》解释:“妇,言服也,服事于夫也。”(注:(汉)许慎.说文解字[M].中华书局,1963.259.)所谓“夫人”不过是扶助他人,只能是依附于男子。保安族有言“天是一大天,丈夫是一小天”。(注:转引自严汝娴.中国少数民族婚姻家庭[M].中国妇女出版社,1986.119.)妻的人格被夫所吸收,失去其独立性,一切的荣辱随丈夫的身份或高而高,或低而低。另一方面,如果丈夫犯罪,自然株连妻子,或是与丈夫同样被处死,或是没收归官充官妓、奴婢。而如果是夫妻相犯,总的原则是夫犯妻妾比一般人相犯处罚减轻,妻犯夫则要比一般人相犯处罚加重,实行的是同罪异罚原则。同时,妇女没有诉讼权利,禁止以卑告尊、以妻告夫。妇女在行为上受很大限制,珞巴族的妇女不能参加氏族的会议;佤族妇女不能参加也不能过问政治活动和某些宗教活动,不能担任头人和魔巴(佤族原始宗教的巫师)。妇女在家中毫无经济权力,只是实际事务的执行者,代为管理家庭。有一位黑彝曾说过“女人有三转,头上辫子转,身上穿的裙子转,没有事的时候常在屋前门口转。三转之后,她就糊涂了!所以家里一切事情都要男子来出主意。”对家庭财产,妇女只有使用权而无自由处分权,更不用说继承权了。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颜秀萍]维汉亲属称谓对比研究
下一条: ·[王霄冰]仪式的建构与表演
   相关链接
·[刘晓峰]时空一体化:中国古代时空观的核心特征·[冯王玺]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术二十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实践路径
·[周巍]“锁龙井”型故事的古今演变·[那仁毕力格 萨其拉]古代人禁忌习俗多样功能探源
·[毛巧晖]多元喧嚣与20世纪80年代民间文学的转向·[梁奇]伊藤清司《山海经》研究对中国古注的征引
·[张跃]春节在云南少数民族中的共享性意义·[邱婧]20世纪50年代西南少数民族民间文学作品的改编与重构
·[王加华]中国古代耕织图的图文关系与意义表达·[鞠熙]天下与遗产:中国古代风俗学的两种面向
·[祝秀丽]“秦始皇赶山填海”传说的古代流变·[周巍]古代传说向都市传说的演进路径
·[王加华]中国古代农耕图像研究的理念与方法·[邵文苑]《奢香夫人》演变的启示
·[孟颖]古代棺饰中章纹的功能寓意探究·[陈传志 米高峰]“一带一路”背景下新疆少数民族民间文学动漫化发展策略探析
·[韩雪春]凑热闹:豫东Y村已婚妇女集体外出务工的行动逻辑·[巴莫曲布嫫]走向新时代的中国少数民族民间文学
·[毛巧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发展·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少数民族事业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举办“非物质文化遗产蕴含的中华文化基因”学术研讨会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