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柳士同]节庆、假日和“文化主权”
  作者:柳士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2-13 | 点击数:3341
 


  笔者一直搞不明白,什么叫做“国家法定节假日”?假日好说,由政府或有关部门规定,届时放假就是了;难道节日也得由国家规定吗?有些节日比如一些纪念日,可以由国家来规定;民间的节日呢,政府不认定老百姓就不过这个节了?其实,2007年12月14日国务院公布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表述得十分明确,它是一个“放假办法”,它的法定权限仅仅是规定这些天应该放假,如果这些天需要有人上班,那就得按照有关规定支付“法定”的加班费。

  这个“放假办法”增加了清明、端午和中秋三个传统节日,因此深受许多人赞扬。实际上,即使政府不明确规定,这些节日老百姓还是照过不误。中国文联的白庚胜先生说:“‘文化大革命’期间不能过春节,我们的节日是‘五一’、‘五四’、‘六一’、‘八一’、‘十一’,而端午、中秋、春节等都不过的”(《南方周末》2008年2月7日专题版,本文所针对的一些说法均见此版)。这话不符合实际。笔者比白先生虚长十几岁,记忆中的“文革”期间,白先生所说的那些“不过的”传统节日,似乎一个也没少过。那些年尽管物质匮乏,但市面上年年的端午都有粽子,年年的中秋都有月饼,年年的春节政府计划供应的肉类、蛋类都要适当增加一点,并且春节也是要放假的。或许在白先生看来,只有放假才算过节。然而,哪怕如今国务院公布了“放假办法”,中国的广大农村恐怕也难以实行。试问,自有“长假”以来,有多少中国农民享受过“长假”待遇?

  实话说,一些传统节日,还有少数民族的民族节日,即使政府不规定,民间该怎么过依旧怎么过,似不宜把它提升到意识形态层面上小题大做。就以端午节为例,中国许多民族都有过端午的习俗,韩国人也过这个节丝毫都不奇怪。老百姓年年过,但数千年来民间只是把它当作一个避邪祛病的日子。将端午作为纪念屈原的节日,那是后来附加上去的,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会在吃粽子的时候想到屈原。《白蛇传》里所描写的端午情景倒是颇合这一节日的原意。现在,某些文化官员和学者恨不能将所有的传统节日都加以“法定”,甚至认为这关系到国家“文化安全”和“文化主权”的问题。

  笔者愚钝,实在不明白何谓“文化主权”?笔者也是中国人,从来认为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对出卖国家主权的任何行为都深恶痛绝。但我对“文化主权”这一概念却颇感莫名其妙,世界上存在“文化主权”这样一种东西吗?《现代汉语词典》对主权的解释是“一个国家在其领域内拥有的最高权力”。那么我们国家对“领域内”文化的“最高权力”出现问题了吗?或者说,在什么时候、在文化的哪些方面我们这一“权力”出了问题?许多人对韩国将端午祭“申遗”一事耿耿于怀,但这能算做是侵犯我国的“文化主权”吗?文化遗产本属于全人类的文化财富,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才予以登记保护。它保护的是一种文化,而不是什么诸如“知识产权”之类的权利。从白先生对记者的谈话来看,他所提出的“文化主权”这个概念,显然指的不是知识产权,不是现代已为法律所界定了的发明权、专利权、著作权以及版权。如果韩国将端午节申报了世界文化遗产之后,端午节便成了韩国的专利,我们中国从此再也不能过端午节了,连吃粽子都必须从韩国进口,那我们当然是不能答应的。至于端午的渊源,中韩两国的专家学者们尽可展开广泛而深入的探讨,这种探讨只会对人类文化的继承与发展有益。至于其他文化,中医也好,茶道也好,乃至豆腐、年画等等,也都应该如此。即使这些文化统统起源于中国,我们也不能说“不能让别的国家拿走”;如果说我们的“不能让别的国家拿走”,那么,别的国家的我们是否也就不能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拿来”呢?

  不妨先以佛教为例,我们一向是把“儒、道、释”当作中国的“三教”而并提的,可佛教的创始人却是释迦牟尼呀!释迦牟尼出生于古印度北部的迦毗罗卫国(如今尼泊尔境内),佛教的盛行则是在印度的孔雀王朝阿育王时代。若按白先生的说法,佛教传播到东土,是否事关印度的“文化安全”呢?而当年唐僧取经,岂不是明显地侵犯了印度的“文化主权”?真要争起佛教的“文化主权”来,尼泊尔和印度两国之间恐怕也得争个不休了。再说基督教,该教宣称是公元一世纪由巴勒斯坦拿撒勒人耶稣所创立的,如今已传遍全世界,但是否因此就认为只有巴勒斯坦才拥有基督教的“文化主权”了呢?而它后来分化成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是否就是一种分裂“主权”的行为了呢?倘若基督教真的属于巴勒斯坦的“文化主权”,那么教皇似乎应该由拿撒勒人来担任,梵蒂冈则应整个拆迁到耶路撒冷才是。如今基督教的教派数不胜数,这里面的“阐释权”和“所有权”若真要“争夺”起来,怕是非得爆发一场世界性的宗教战争不可。最后,再以马克思主义为例,这可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基础”,可马克思却是德国人呀,德国向我们索取过马克思主义的“阐释权”和“所有权”吗?白先生十分担心韩国人的祭孔,他听韩国人说他们国家“有国祭、县祭、家祭、学校祭”,这似乎更“事关文化安全”了。不过,说这话的韩国人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了。据笔者所知,韩国信“儒教”的人并不多,人数远不如基督徒,且大都在偏远地区。中国近几年也年年大张旗鼓地“祭孔”,闹得沸反盈天,但基本上是出于某种功利主义的考虑。难道非得全国各地、上上下下都上演这类闹剧,才算是维护了我们国家的“文化主权”?再说,儒家所宣扬的“君道臣节,名教纲常”,是完全与我们今天的现代化相悖的,倘若真的如白先生所言,实行起“国祭、县祭、家祭、学校祭”来,那岂不是要大开历史的倒车?国人可就真的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传统文化当然应该保护,但文化的交流却不能抵制。别人的文化我们能够拿来,我们的文化别人也可以拿去,这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我们今天的汉语拼音方案用的是西方的拉丁字母,日本、朝鲜和越南都曾使用过汉字,日本至今还在用,这能说是谁侵犯了谁的“文化主权”吗?几千年来所形成的中华文化,不知吸纳了多少民族多少国家的文化精髓。人类的文明史其实就是一部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文化相互交流、相互容纳,并不断扬弃、不断融合的历史。不要动不动就将文化“法定”,更不要给本民族的文化设定出一些假想敌。将传统节日意识形态化,并认为其“事关文化安全”,未免有些无事生非了。此类向壁虚构的伪命题的提出,应该说是近年来民族主义情绪不断膨胀的结果,将其说成是****思想和冷战思维在作怪,亦不为过。


(《博览群书》2008年第4期 )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乌丙安]中国节日与月日代码重叠的符号思维一致
下一条: ·专题║ 民俗文化的传承与创新
   相关链接
·[马晴]从食俗到节庆·[高健]元神话、神话剧本与民族叙事
·探索节庆活动数字化 为传统文化活化带来新方式·[张多]一个仪式的两次节庆:哈尼族“阿倮欧滨”祭祀的节庆再造
·[王优]文旅结合下县域非遗节庆旅游发展协调研究·[陈小妹]个案解读嬗变节庆背后的琼北村落文化
·[毛巧晖]遗产化与民俗节日之转型·[田兆元]中国春节:节庆符号背后的文化叙事
·原来除了中国,这些地方春节也是法定假日!·[周书云]顺德“饮灯酒”节庆地方性变迁探究
·[钟梦迪]松阳县叶氏祭祖的田野调查报告·[夏循礼]时令节庆与本草饮食民俗
·[岳永逸]社会组织、治理与节庆:1930年代平郊的青苗会·[刘巽达]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节庆民俗?
·[尹虎彬]生活世界和自然秩序中的传统文化价值·[刘菲菲]妈祖信仰仪式的节庆展演和民俗变异
·与传统节日同行这十年·[王雪嫣]贵州省青岩古镇节庆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研究
· “传统节庆文化论坛”在山东大学成功举办·刘博:《民俗节庆与地方认同:源于广州的多案例比较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