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伏俊琏]敦煌文学:雅俗文化交织中的仪式呈现
  作者:伏俊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4-02 | 点击数:7224
 

 
敦煌文学最典型的特点是:以口耳相传为其主要传播方式,
以集体创作为其主要创作特征,以仪式讲诵为其主要生存形态,
而在我们看来随意性很大的“杂选”的抄本也比较集中地体现着这种仪式文学的意义。

  研究中国古代文学,文学的自觉是一个免不了的问题。中国文学自觉的时代,除了比较通行的“魏晋说”外,还有“先秦说”和“汉代说”、“六朝说”等。文学自觉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不同的文学体裁自觉的时代并不相同,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文学创造者和接受者对文学的自觉也不相同。对唐五代的敦煌民众来说,文学仅是某种社会文化活动的一种形式,或者说是某种社会文化仪式的组成部分。

  正是从这种认识出发,我们认为,敦煌民众心目中的文学和文人心目中的文学并不完全相同。比如,敦煌遗书中保存且见于传世文献的文学,像《诗经》、《文选》、《玉台新咏》及部分唐代诗人的作品,以及独赖敦煌遗书保存下来的一部分文人作品,如韦庄的《秦妇吟》等,是文人心目中最正宗的文学,但它们是不是敦煌民众心目中的文学,还要做具体分析。

  敦煌文学是社会文化仪式的一部分

  敦煌民众心中的文学是某种社会文化仪式的一部分,敦煌民众并不把文学作为案头欣赏的东西看待。所以,中原文人的作品只能是敦煌文学的哺育者,是敦煌民众学习文学、创造文学的样板,其本身并不是他们心中的文学。然而,这当中还有一种情况要区分。从中原传来的文人文学,当敦煌人把它们运用到自己生活的各种仪式中的时候,敦煌民众已赋予他们另一种含义,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已经变成敦煌文学了。敦煌文学写卷中有诸多民间歌赋和文人作品混淆杂抄在一起,其原因也在于此。

  因此,敦煌文学最典型的特点是:以口耳相传为其主要传播方式,以集体创作为其主要创作特征,以仪式讲诵为其主要生存形态,而在我们看来随意性很大的“杂选”的抄本也比较集中地体现着这种仪式文学的意义。

  文学的口耳相传主要通过各种仪式进行。仪式是人类社会生活高度集中的体现形式。人类在长期的生产和劳动中,创造了各种各样的仪式。这些高度凝炼的礼仪,是人类告别野蛮、进入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所以,仪式是文化的贮存器,是文化(文学)产生的模式,也是文化(文学)存在的模式。从文学角度看,仪式的一次展演过程就是一个“文学事件”。

  敦煌民间仪式,大致可分为世俗仪式和宗教仪式。世俗仪式主要包括人生里程仪式,如冠礼、婚礼、丧礼等;岁时礼俗仪式,如辞旧迎新的驱傩仪式、元日敬亲仪式、三月三日禊洁仪式、七月七日乞巧仪式、九月九日登高避邪御寒仪式、腊祭仪式;还包括其他仪式,如各种祭祖仪式、求神乞福仪式、民间娱乐仪式等。民间宗教仪式主要指世俗化的佛教仪式,如俗讲仪式、转变仪式、化缘仪式等。在这些仪式中,唱诵是必不可少的内容,唱诵的内容除了少量的佛经、道经外,大都是民间歌诀。正是基于以上认识,敦煌文学可作如下分类。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0-3-30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李丽丹]俄狄浦斯情结研究及其批判
下一条: ·[乌日古木勒]蒙古─突厥史诗英雄与骏马同时诞生母题的比较研究
   相关链接
·[张宏赡 栾莺]白俄罗斯伊万·库帕拉节田野调查手记·[孟令法]医疗技术的改进与民俗传统的延续:江苏省沛县立春“戴春鸡”习俗研究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王亚南]中国神话古史与“国家”传统
·[萧放]民俗传统与乡村振兴·[彭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下性:时间与民俗传统的遗产化
·[赵娜]清末至民国时期北京市民自来水接受文化小史·[刘铁梁]在城镇化过程中理解民俗传统的新变(纲要)
·华东师范大学2014年暑期学校成功举办·“民俗传统与当代社会——中美民俗研究的对话与交流”暑期学校侧记
·民俗专家解读端午民俗传统·[张巧运]浴“难”重生:一个羌族村寨灾难旅游和遗产旅游的案例研究
·乌丙安:民俗传统是当代中国文化大繁荣的根脉·乌丙安:民俗传统是当代中国文化大繁荣的根脉
·[张士闪]关注民俗传统的现代转型 ·朝戈金:民俗传统与都城生活
·在怀旧与创新间纠结:京城庙会,沦为“鸡肋”? ·民俗学家谈过年(视频)
·[田青]时禁:中国人忘却和丢弃的风俗民规·敖包山下百花争艳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