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邱硕]神话资源的共享与争夺
——先秦秦汉天门神话研究
  作者:邱硕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12-15 | 点击数:10132
 


  摘要:“天门”是天界之门,天神居处的大门,又是理想世界的象征之门。天门神话是以天门为叙述中心,关于神灵、天庭世界、天门两边神与人沟通的叙述体系。天门神话随着时间推移而接受各种新兴观念和学说,与此同时,这一神话资源的享用也渐渐由统治阶级向知识阶层再向民间扩展。这一过程表现了帝王、知识阶层、民间三方在信仰权利上的博弈,也反映了先秦秦汉时期帝王神权衰落、民间信仰势力增强的历史进程。

  关键词:天门;神话;信仰权利;资源争夺

        作者:邱硕,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上海 200241

 

  天门,顾名思义,天之门也。作为天界或理想世界的出入口,“天门”频频出现于文献记载与文物图像中,形成了丰富繁杂的天门神话。天门神话是以天门为叙述中心,关于神灵、天庭世界、天门两边神与人沟通的叙述体系。它不以上古为时间限制,不以故事为叙述准则,凡是存在过或现在存在的有关天门的文字、图像、风俗等叙述体系都属于天门神话的范畴。先秦秦汉天门神话奠定了整个天门神话的基础,本文仅研究这一时期的天门神话。

  一、 天门神话的内涵

  从人类穴居开始就有了门,即穴洞洞口。构巢筑屋使人真正有了门的意识。门的基本功能是分开两个空间,便于通行或隔离。《说文•门部》:“门,闻也。”段玉裁注:“闻者,谓外可闻于内,内可闻于外也。”类推式的暗喻思维在中国古代很盛行,有了门,人们就在想象中赋予其他事物“门”的特性,“天门”观念由此而来。“天门”在古代意义颇多,不同的天门观念渐渐融合,天门神话才得以形成。

  (一) 道家“天门”

  “天门”最早的文献记载见于《老子》第十章:“天门开阖,能为雌乎?”此“天门”是以日常生活之门来类比自然之天,大致表达了天是自然万物生成之母、出入之处的抽象意义。继承这种抽象比喻义的是《庄子•外篇•天运第十四》“其心以为不然者,天门弗开也”和《庄子•杂篇•庚桑楚第二十三》“入出而无见其形,是谓天门”。道家以天门比喻万物出入的孔道,是一种由神话思维模式呈现的宇宙观。道家的宇宙观认为天是神性的、生产万物的,在道家的神话思维下,“天”与“门”复合,用“门”出入之处的本义来类比天道万物出入之处。道家的“天门”背后实际上存在着神的信仰,“天门开阖”关涉着天道与人,即神与人的沟通。

  (二) 天文学的天门

  古人观察种种天文现象,将山脉、星辰或方向命名为“天门”。由于观察日月运行而有《山海经•大荒西经》的“天门”:“大荒之中,有山名日月山,天枢也。吴姖天门,日月所入。”吴姖天门是天的枢纽,又是日月所入之山。日月会规律运行,是因为天门西极有神“行日月星辰之行次”。

  黄道从东方苍龙的角宿一、角宿二两颗星之间穿过,因此日月和行星经常会在这两颗星附近经过,角宿二星之间便被称为“天门”。屈原对太阳出入和角宿天门的关系感到迷惑,《楚辞•天问》曰:“何阖而晦,何开而明?角宿未旦,曜灵安藏?”

  北极星区紫微宫门也称“天门”。战国时的甘德认为众星之主是位于北极的“天皇大帝”,称北极星区为“紫微宫”,并以 “左枢”、“右枢”二星之间为紫微宫门。“(左枢、右枢)其间好像关闭的形状,叫阊阖门”。[1](p290)

  由观察群星运动,古人还将西北称为“天门”,多见于汉代纬书。《周礼•地官•大司徒》贾公彦疏引《河图括地象》:“西北为天门,东南为地户。天门无上,地门无下。”《文选》卷一三谢惠连《雪赋》李善注引《诗•含神雾》:“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故有龙衔火精以照天门中也。”西北为天门的原理是,东宫苍龙在秋冬之交于西北方始潜于地,此方为龙星以及群星由天入地之门户。[2](p198)

  以上天文学上的“天门”现象,都与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天门是星辰运行的枢纽,这与道家的天门为万物运行枢纽的含义是同构的。

  (三) 天神居第大门

  “绝地天通”神话设置了人神之间第一道“天门”。《国语•楚语下》记载了历史上一个“夫人作享,家为巫史”的时期,此时人人都能通天。后来,“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浸渎,是谓绝地天通。”《尚书•吕刑》记载是尧绝地天通:“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颛顼和尧是传说中的上古帝王,他们剥夺民众祭祀群神的权利,收归专门的官员掌管,宣告了人神两界。

  天帝和大小天神居住在天上,按照人间宫廷组织秩序组成了天上宫廷,其宫廷大门就被称为“天门”,又叫“阊阖”。《楚辞•离骚》“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中的“阊阖”即天帝之居的天门。《楚辞•九歌•大司命》的大司命居于天门之中:“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天帝的宫廷常被称为“紫微宫”,天门则为“紫微宫门”,如高诱注《淮南子•原道训》:“天门,上帝所居紫微宫门也”。这里神话和古天文学合流了。

  (四) 昆仑山升天之门

  昆仑山的升天之门一般也称“阊阖”。《淮南子•原道训》:“昔者冯夷、大丙之御也……经纪山川,蹈腾昆仑,排阊阖,沦天门。”高诱注:“阊阖,始升天之门也。天门,上帝所居紫微宫门也。”

  纵观所列材料,天门现象背后是神在操纵一切,天门神话源于天神信仰和神话思维。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2009-12-1 10:04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周郢]唐仲冕《岱览》与泰山石刻学
下一条: ·[刘辉]汉画中历史故事的组合、版本与变化
   相关链接
·[孙正国]武汉大禹神话园群雕叙事伦理研究·[杨利慧]神话主义研究与“朝向当下”的神话学
·[于玉蓉]连续与独特:“中”之源流的神话学探赜·[梁青]战后日本建国神话研究的理路
·[王均霞]普通人日常生活指向的手工艺与神话图像叙事研究·[孙伟伟]体验神话:受众对当代神话资源转化的感知研究
·[毛巧晖]神话资源现代转换的话语实践·[蒋德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传统武术神话认同的激活、传播与启示
·[霍志刚]建构与融合:遗产旅游语境下泼水节神话资源转化的路径研究·[祝鹏程]“碎陶镶嵌的古瓶”:袁珂的中国神话普及写作
·[张多]短视频:移动互联网对神话文类的重塑·[张成福]遗产旅游中神话的历史化、合理化与系统化
·[李旭昕]乡村振兴视域下的神话资源转化·[贾志杰]神话在有声读物中的呈现
·[高健]元神话、神话剧本与民族叙事·[刘亚虎]中国“姓”“种”“精”“魂”话语体系与族源神话
·王宪昭:在古老神话中解读中华民族文化自信·[向柏松]自然生人神话演化传承研究
·[陈泳超]近世民间信仰中的神话层累——从海盐神歌《伏羲王》到《三天三宝》·[宁梅]藏族“鲁母化生型”神话的大传统传承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