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中国三大活形态史诗传统:《格萨尔》·《玛纳斯》·《江格尔》
  作者:杨恩洪 阿地里 斯钦巴图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28 | 点击数:18457
 

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 

杨恩洪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研究员)

 

  藏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古老文明的民族,青藏高原是藏族人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千百年来,藏族人民创造了风格独具的高原文化,并世代传承,推陈出新。其中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创造、发展和光大的民间文化,是历史悠久、丰富灿烂的民族文化中最可宝贵的部分。在藏族民间文化的宝库中,珍藏着一颗足以与世界文化精品相媲美的瑰宝,这就是藏族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长篇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下简称《格萨尔》)。

  这部史诗不但在中国境内的藏、蒙古、土、裕固、纳西等民族地区广泛流传,成为该民族文学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还跨越国界,在比邻的蒙古国、俄罗斯的布利亚特、卡尔梅克、巴基斯坦、印度、不丹、尼泊尔等国流传。

  一、卷帙浩繁的巨制宏篇

  《格萨尔》堪称世界上最长的史诗。至今,我们从史诗流传省区(包括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共搜集到各类手抄本、木刻本总数为289部,除去异文本约80部。就是说该史诗被文人记录书写成文字的定本约有80部,如果按保守的计算每部五千诗行、20万字计算,它的总数就有40万行、1600万字之多。实际上保存在艺人大脑中的史诗远比这个数字要大得多:扎巴(1903~1986)可以说唱42大宗,其中宗和小宗还未计算在内;85岁的艺人桑珠可以说唱63部,至今已经录音了54部,计2000多小时磁带;青海唐古拉艺人才让旺堆会说唱148部;青海果洛艺人格日坚参可以书写120部。仅按书面记录的40万行史诗计算,也已远远超过了世界上几个著名的史诗: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共有15693行诗;印度最长的史诗《摩诃婆罗多》也只有10万颂,计20多万诗行。

  史诗以表现格萨尔王降伏妖魔、除暴安良、抑强扶弱,建立统一安定的社会为主题,为此描写了格萨尔率众进行的近百次大大小小的战争,连绵一二百年(有的部说格萨尔活了200多岁)。除频繁的战争描述外,史诗还广泛地涉及了藏族人民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纵向涉及藏族数百年的历史,至少具有两次大分裂、大统一的历史背景。一是公元6世纪至8世纪的分裂征战到吐蕃王朝的统一;二是公元9世纪至公元13世纪的分裂割据至萨迦王朝的统一及归入元朝版图。横向则涉及方圆数千公里辽阔土地上的上百个邦国与部落。漫长的历史进程,繁复的邦国、部落间的关系,也只有宏篇巨制方能涵盖。

  人们一般把《格萨尔》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为开篇,内容为英雄诞生到赛马称王;第二部分也即征战部分,经历若干次大小战役,这是史诗的核心;第三部分为结尾,包括“安定三界”、“地狱救母(妻)”及返回天界。史诗对于第一、三部分似乎有着较强的规定性,艺人们对于这两部分的说唱出入不大,它们呈相对固定的状态。史诗的开放式结构主要表现在第二部分(中间部分),其呈现了部数的多寡、同部的繁简等差异。这一部分结构较为松散,部与部之间的联系不十分紧密。艺人只要将较为重要的部纳入其中,并接上首尾即可成为自己完整的体系。那些才思敏捷的艺人正是在这第二部分大显身手,除了说唱重要的大宗外,在各宗之间插入小宗,这些小宗并不是一次次独立的战争,可能是前面宗部的续尾,也可能是下一部战争的起因和铺垫。如是越分越细,宗部不断增多,篇幅也自然加长。另外也有一些艺人运用自己丰富的社会、历史、地理知识,加以巧妙的构思,创作出一些新的战争情节。这样,史诗的第二部分就会随着艺人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结构和篇幅。

  创作这样一部结构庞大、气势宏伟的史诗,绝非少数人所能胜任,它是多少世纪以来藏族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而包容万千的开放式结构是一种最佳选择。它既有规定性的部分,又有可以自由发挥的空间,使说唱艺人可以游刃有余地进行创作与表演。这是《格萨尔》成为世界最长史诗的重要原因之一。

  史诗中从天界诸神,到人间群雄、众妖直至阴间的阎罗鬼魅,总计有千数之众。至高无上的神各具形态,尽职尽责;人间的妖魔各霸一方,涂炭生灵;地狱中的阎罗小鬼则执掌人们在阴间的归宿,使人们备受轮回之苦。神、妖、鬼的形象自是独具特色,与众不同。然而史诗中着墨最多、塑造得最成功的还是人的形象,特别是主要人物———英雄格萨尔及其爱妃珠牡。

  格萨尔作为天神之子投胎人间,历尽苦难之后,经过赛马而一举称王,成为岭国国王,从此开始了他完成人间使命的征程。在史诗中他被塑造成一个神、人参半的形象。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神的力量,他能够呼风唤雨,变幻无穷,从而降伏一切妖魔;同时,他又有着常人的一切特征,食人间烟火,有七情六欲,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血肉之躯,一位可亲可敬的英雄。

  史诗《格萨尔》中人物形象刻画得最为生动、也最为成功的形象当推格萨尔王的妃子珠牡。“珠牡”已经成为藏族人民心目中美的代名词,她是一位集外貌美和心灵美于一身的人物。千百年来人们将人世间一切美好的赞颂之词都献给了珠牡这一人物,倾注了无限的爱心。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2007-10-31

上一条: ·[朝戈金]从荷马到冉皮勒:反思国际史诗学术的范式转换
下一条: ·[范秀娟]民歌社会的现代情结和现代社会的民歌情结
   相关链接
·[罗文敏]组材: 集与散——《伊利亚特》与 《格萨尔》的情节结构·[宁梅]藏族“鲁母化生型”神话的大传统传承
·[陶阳]英雄史诗《玛纳斯》工作回忆录·弘扬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 《格萨尔文库》出版发布及捐赠仪式在京举办
·《格萨尔》史诗藏译汉名词术语进入规范化阶段·[丹珍草]《格萨尔》文本的多样性流变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2018中国青海《格萨尔》史诗系列活动在青海成功举办· 中国“三大史诗”抢救保护和传承工作取得新进展
·“三大史诗”保护成果公布 搜集整理工作基本完成(CCTV-13 新闻直播间,2018年5月26日)·[卡尔·赖希尔]迈入21世纪的口头史诗:以柯尔克孜史诗《玛纳斯》为例
·[董晓萍]新疆史诗故事、佛典文献与毛毯绘画·[伦珠旺姆]《格萨尔》圆光艺人才智的图像文本
·[杨恩洪]西藏格萨尔说唱艺术抢救始末·[吕军]追寻英雄史诗《玛纳斯》:1961-1965年汉译手稿回归记
·[王治国]“一带一路”倡议下《玛纳斯》史诗翻译传播的话语阐释·让英雄史诗绽放民族歌剧舞台
·[诺布旺丹]《格萨尔》史诗的集体记忆及其现代性阐释·[丹珍草]《格萨尔》史诗的当代传承及其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
·[李连荣]百年“格萨尔学”的发展历程·[阿地里·居玛吐尔地]“一带一路”与口头史诗的流布和传播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