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刘守华]藏传佛教与《尸语故事》
  作者:刘守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17 | 点击数:8327
 


  中国藏族拥有丰富而优美的民间故事,《尸语故事》就是一部源远流长,光彩四溢的藏族古代故事集。

  《尸语故事》按藏语原来的意思,就是“神奇死尸所说的故事”。在开篇的“引子”中讲,一个叫顿珠的小伙子,按龙树大师的吩咐,前往远方墓地扛回一具神奇死尸, “能把它扛回来的话,我们这里就再不会有穷人受苦,再不会有人挨饿受冻,你的罪过也就得到清洗了。”可是在路途中不能同这尸精讲话,只要一开口讲话,尸精就会飞回原来地方,主人公牢记这一叮嘱,扛起尸精闭口不言往前赶路。尸精却在路上讲起故事来。讲到精彩之处,小伙子忍不住开口插话,于是尸精飞走,艰苦的旅程重新开头。故事就这样一个又一个地讲了下去。《尸语故事》用这种巧妙方式串连起许多故事。构成为一部富有奇趣的连环故事集。(注:本文是中华社科基金课题《中国民间故事史》中的一节。作者对藏族文学瑰宝《尸语故事》给予了高度评价和科学分析,洋溢着对藏族民间文学的热爱。《尸语故事》的“引子”大体有两种说法,一是主人公顿珠向邪恶的巫师学法、斗法时杀死巫师,龙树大师便安排他前去寻取神奇死尸以赎罪。见《说不完的故事》。二是从三位少年(王子·财主儿子和小乞丐)打赌要打掉树上的老鸹窝讲起,小乞丐达瓦札巴的坚毅品格感动了在老鸹窝里修行的祖师,他便按祖师的吩咐前去寻取神奇死尸,见李朝群译《尸语故事》。) 

  《尸语故事》中的爱情故事

  《尸语故事》以口头和书面文本相结合的方式流传,仅藏汉文的木刻和手抄本就有十四种之多。其中最为流行的三个汉文版本是田海燕编写的《金玉凤凰》,收录故事十余篇;王尧编译的《说不完的故事》,收录故事二十篇;李朝群据藏文抄本译出的《尸语故事》,收录作品二十一篇。(注:参见李朝群《〈尸语故事〉·译后》。田海燕编著《金玉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1957年版;王尧编译《说不完的故事》,青海民族出版社1962年版;李朝群译《尸语故事》,西藏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十一个藏文本中,最著名的有四川德格十六回刻本《具神通的故事》,青海十三回手抄本《具神通的人尸故事》,甘肃夏河县拉卜楞寺二十一回手抄本《人尸变金的故事》,尧西·朗顿珍藏一十三回抄本《尸语故事》等。)它们收录的故事有多有少,篇目并不一致;同一故事的文本也互有差异,故事集的构成具有很大灵活性。

  综合现存《尸语故事》的各种版本,去同存异后的篇目达三十余篇。关于这些故事的特点,《说不完的故事》的编译者王尧曾作过一个简要的介绍:

  在流传的过程中,经过多少人不断地增补、删削,各个时代的斑点陆续地掺杂进来,变得非常复杂,若是把它称做“传统民间故事集”,大概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它们具有滚雪球的特点,流传过程也就是它们丰富、发展的过程。但是从故事内容来看,全是魔法和训诫故事,不包括寓言性的动物故事,也不包括历史传说故事。它所收的故事,尽管各有特点,可是都具有一个共性:幻想性强,情节较曲折,蕴藏着人民的智慧。(注:王尧《说不完的故事·附录》,青海民族出版社1962年版。)

  这部藏族传统故事集的作者和产生的确切年代均难以考定,但可以大体判明,它是藏传佛教的伴生物,由佛教徒改编一部印度故事集而成型,然后在长期的口头与书面传承中形成现有规模的。因而书中收录的故事情况不一,有些印度故事仍保持着它们的异域色彩,如《曲桑桑登国王和麦朵萨列卓玛》,《索卡底曼姑娘当上王后》,《聪明的大臣帮助王子智取王位》,《被咬掉鼻子的女人》(“弟弟揭穿嫂嫂阴私救了虐待自己的哥哥”),《玛桑雅儒卡查》(《牛头人身怪物》)。它们大都保留于书面文本中。另一些故事虽来自印度,却在长期流传过程中经过藏族民众艺术智慧的修饰加工,已完全融化在藏族口头文学之中。还有一些本来是藏族或国内民族杂居地区的本土故事,也在滚雪球的过程中被《尸语故事》所集纳。最能代表《尸语故事》的当然是后两类故事。

  优美的爱情故事在《尸语故事》中数量最多,也最为动人。主要篇目有《不开口的姑娘(《记得前世的得尼蚌牡姑娘》),《夺心姑娘》(《姑娘从死域救回国王》),《王子变狗寻妃记》,《朗厄朗琼和贾波察鲁》(《金鸡少年》),《穷汉和龙女》(《园梦人》),《白鸟王子》、《青蛙少年》(《青蛙和公主》)等。它们都属于幻想故事,在死亡之后复活或变形为异类的神奇幻想中来赞美忠贞不渝的爱情追求,而且多以美满幸福结局来快慰人心,不同于那些以写实手法展开叙说令人心碎的爱情悲剧传说。这里着重评析一下《青蛙少年》和《不开口的姑娘》两篇。

  《青蛙少年》的口头异文之一,就是藏族著名故事家里尔甲讲述的《青蛙骑手》(注:见《民间文学》1955年6月号。 上海文艺出版社于1980年出版的《藏族民间故事选》在收录本篇时,依据口头传说材料,对原整理本某些情节作了校正。青蛙少年的三个愿望是:没有贫富的分别、没有官压迫百姓,有一条路通往仙境。)它于五十年代经肖崇素采录发表后,即成为脍炙人口的篇目。这个体形丑陋、地位卑贱的青蛙少年,来到人间即受到社会歧视。他却以一哭、一笑、一跳所发出的震撼大地的巨大力量震惊了土司,娶了三姑娘。后来他背着妻子,脱下青蛙皮,前去参加赛马会,成为众人称羡的英雄少年。妻子发现这个秘密后烧掉青蛙皮,于是酿成了一场无法挽回的悲剧。原来他是 “地母”的儿子,他是带着消除人间灾难的宏愿降临人世的。他在人间活动,必须有“蛙皮”作保护。如今没有了蛙皮,他只能离开人间。青蛙少年含恨死去,妻子也在极度悲伤中化成了一块“望夫石”。本篇中怀着救世济民宏愿从神界降临人世的青蛙少年形象,具有和藏族史诗《格萨尔》中格萨尔王相通的英雄本色。他壮志未酬,饮恨而逝的悲剧,虽然在故事叙说中是他妻子的偶然失误所致,实际上却是旧时代的社会历史条件所造成的。这就使得《青蛙骑手》的艺术境界壮阔高远,震撼人心。

  《青蛙少年》并非藏族所独有,它广泛流行于西南、西北、中南、东南许多民族地区。丁乃通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列为 440A型“神蛙丈夫”,收录作品三十例。青年学者陈晓红撰写的《不同民族文化区域的神蛙丈夫型故事比较》(注:《民间文学论坛》1993年第 3 期。)一文,是近年来有关这一著名故事类型的可喜研究成果。该文指出西南民族文化区的神蛙丈夫故事为“显神力结亲型”,具有浓厚的神格色彩是颇有见地的,可惜的是,未能注意到藏族故事将神奇与悲壮融为一体这种叙事形态的独特审美情趣与文化意蕴。

  爱情故事中显示藏族文化特色更鲜明的还可以举出《记得前世的德尼蚌牡姑娘》,它通称为《不开口的姑娘》。梗概如下:

  从前山沟里住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她对男人从来不说一句话。王子、财主儿子和小乞丐三人在一起打赌,看谁有本领能取得她的欢心,让她开口讲话。王子和财主的儿子先去,尽管他们衣着华丽,携带着各式各样的珍宝,还在姑娘面前唱歌跳舞,姑娘还是不开口。后来小乞丐向一个老阿妈打听她的身世,老阿妈告诉他,姑娘不想讲话是由于她还记得自己前几世的悲惨经历。她最早转生成为老虎,丈夫和两只虎崽被猎人打死了;她愤怒地扑向猎人,也被打死。随后转生成鹧鸪鸟,牧童放火烧鸟窝,把小鹧鸪和她烧死了,丈夫把翅膀浸在水里再飞回来灭火,也被烧死。第三世他投生成百灵鸟,在财主家的地里做窝下蛋,孩子刚出壳,丈夫出外觅食,财主给地里灌水,她和孩子们又被淹死在水里。她想起这些事无限哀痛,所以不愿意同男人讲话。小乞丐来到姑娘面前,姑娘还是睬也不睬地把门关上。他便用姑娘前世丈夫的口吻哭诉起过去的苦难经历来,姑娘的心被打动了,“一世一世的事回想起来太伤心了,你每一世的妻子都是我,冤家呀,请到屋里来吧!”他俩成亲以后双双来到王宫,按照当初三人打赌时的承诺,王子给了小乞丐半壁江山,财主的儿子给了他许多财宝。后来姑娘还当上了当地的国王。那儿从此国泰民安,繁荣昌盛。(注:见李朝群《尸语故事》4—7页。肖崇素从康定是区藏民中采录的《三个求婚者》,就是本篇的口头异文之一,其宗教色彩已大大淡化。见《增布的宝鸟》,重庆出版社1983年版。)

  故事中渗透着佛教的“轮回转生”观念,在艺术构思上也有佛本生故事的烙印。然而女主人公的三世经历,却又是对于藏族妇女在现实社会中所遭受的深重苦难之象征性反映。累世的苦难积压在心头,极度悲伤才使她对爱情心灰意冷,变成了一个在男人面前不开口的姑娘。王子和财主的儿子未能用荣华富贵打动她的心坎,小乞丐追诉三世苦难却唤起她生活的勇气。后来不仅给自己而且给大家创造了幸福美满生活。作品颂扬了贫贱阶层在苦难生活中相依为命的纯真爱情,用三迭式传统结构展现女主人公的几世经历,故事中套故事,叙述宛转而感情深沉,具有激动人心的艺术魅力。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国学网 2001-6-14 7:38:38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阿来:重述格萨尔为藏地祛魅
下一条: ·[施爱东]财神爷和他的对头
   相关链接
·[孙九霞]小地方与大世界:一个边缘藏族社区的本土现代性·[岗措]藏族传统节日的地域性特点
·甘南藏区提速“非遗”保护工作·[杨恩洪]西藏格萨尔说唱艺术抢救始末
·[张利]论川茶在汉藏贸易交流的历史作用·杨恩洪:《民间诗神——格萨尔艺人研究(增订本)》
·讲座║ 次仁央宗:分析地理环境对藏族饮食文化的影响——以西藏自治区的藏族为例·[钟进文]藏族《格萨尔》在土族和裕固族中的流传与变迁
·[汪丹]分担与参与:白马藏族民俗医疗实践的文化逻辑·《贡嘎日噢》:关注多民族文化交融的历史遗产
·把格萨尔王放到评书里·[杨洪恩]重温历史——著名格萨尔说唱艺人扎巴抢救始末
·西藏召开《唐卡分类》地方标准讨论稿内审会·[唐仲山]青海藏传佛教民俗文化圈的基本特征
·中国唐卡文化档案田野普查展开·[蒲华军]康巴藏族民间故事的讲述与转型
·[白晓霞]甘青地区藏族的端午节传说研究·[宾秀英 青麦康珠]藏传佛教思想对藏族婚俗的影响
·伏藏:被埋藏的秘密·娘本:中国唐卡大师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