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术史反思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术史反思

[高有鹏]民间文学研究的立场
  作者:高有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6-23 | 点击数:4478
 

 

现代民间文学理论构成中,价值立场尤其重要,在某种意义上,它决定着研究方法的成败。而今,这个问题被我们所忽略,越来越多的学者一再强调对文本要客观、冷静地对待,尽管这也是十分必要的。回首“五四”歌谣运动、乡村教育运动、大众文艺运动等历史阶段,我们深深感受到先贤们对待民间文学更多的是对民众创造艺术的推崇,在感情上远远胜过理性的把握,甚至这也成为今天一些年轻的学者哂之不具备科学性的口实。那么,置之于更为广阔的文化背景上重新理解和认识这一问题时,究竟孰是孰非,或者它是否构成必要的现代民间文学理论的坚硬基石呢?这就是对历史的把握问题。古人常讲,欲灭其国,先毁其史。史就是一种传统,传承薪火的背景,也是一种方法或范式,更是一种尊严。我们的学术史研究的显著价值,也正在于此,让我们看到前人的得失。不可否认的是,现在民间文学研究除了外部的干扰之外,学界自身是存在着许多问题的。其中,“为民众的”立场的失却,在学术品格上讲,绝对是一种低下的倒退。我们可以看到,鲁迅也好,顾颉刚也好,他们的观点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甚至尖锐冲突,但在学术品格、学术立场上,则都强调对民间文学的尊重。今天,我们未必真正懂得民众创造的民间文学的重要价值,有不少人以期与国际学术界对话为由,而完全忽视或抹杀对民间尊重的基本立场。当我们躲进远离民众生活的书斋、大字不识几个却以为自己学贯中西、盲目搬用西方学者早已抛弃的流行词汇为喜为乐时,我们有什么资格来进入这一神圣的学术殿堂呢?当然,学术创新需要突破,突破却未必完全颠覆我们自己的传统,尽管我们的传统中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内容。我们应该具备更广阔的胸怀和视野,问题在于我们能否真正把握真实而全面的民间文本,如果我们连这一点都达不到,与盲人摸象又有何异?前辈学者不可避免地有自己的局限,但他们深入民间,密切关注民间文学的时态,不断探索和突破,其扎实、求是的学术品格,特别是其“为民众的”立场,永远都是我们所应该推崇和发扬的。
对话是学术发展的必要平台,但它是双向的,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发出自己的声音,首先要懂得自己的家底,同样要懂得他人的图谋。并不是说一提到全球化、信息化,马上自己就融入了国际学术界。应该说,“为民众的”立场就是我们的优势和特色,它要求我们不断深入民间去尽可能全面地把握民间文学,尊重民间,将民间文学研究纳入“为民众的”事业之中,即礼失不但求诸野,而且要用之于野。多元互补的研究,一个必要的前提就是真正懂得民众,包括他们的情感表达方式、审美思维方式和价值确立方式。具体地讲,不走进民间,民间文学研究就无从谈起;“为民众的”立场不但是民间文学研究的前提,而且是其目的。不可避讳地讲,现在流行着形形色色的贵族和假贵族,鄙夷民众,将大众与庸众完全等同,貌似神圣,事实是俗不堪言。近年来,民间文学研究为此而陷入困窘,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所谓的学术规范,并不是与技术主义划等号的,但确实是技术主义泛滥;若一味诉求民间文学文本的旁枝末叶,严重忽视民间文学所蕴藏的丰富而复杂的情感,那么,其真实的、实质的内容,即其科学性又从何谈起呢?再者,与国际学术界对话,也不应该是一味搬用、套用他人的东西,而更重要的,是让我们自己的声音为人所知。文化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等强权势力同样影响着我们的学术发展,这与闭关锁国、盲目排外同样无益于我们的民间文学研究的深入而全面的探索。坚守“为民众的”立场,既是现代民间文学理论传统的延续,也是民间文学研究壮大自身的需要;获得千百万民众的支持并为之服务,是我们的宝贵经验,更是我们的科学品格。走进民间,无疑是极其艰辛的,而离开这个前提,就无从谈“走出民间”去客观、冷静、理智地研究民间文学。
本文原刊于《民间文化论坛》2005年第5期,注释请参见纸媒原刊。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钟宗宪]民间文学研究的文学性质
下一条: ·[李稚田]民间文艺学要有新世纪意识
   相关链接
·辽宁大学成功举办民间文学学科建设会议·[张志娟]网络民间文学的传播与嬗变
·[袁瑾]民间文学的跨文本叙事·[毛巧晖]董均伦民间文学搜集整理之研究
·[李小玲]知识分子的自我启蒙与民间文学的学科发展·[惠嘉]民俗学—民间文学“穷举式”语境研究的反思
·[哈合列孜·赛勒克]东方文学对中国哈萨克文学的影响·[符腾]浅论新时代民间文学田野作业 与人文理念思考
·[陈传志 米高峰]“一带一路”背景下新疆少数民族民间文学动漫化发展策略探析·[巴德玛拉]蒙—哈民间文学中的狼形象研究
·民俗学、民间文学学科建设青年谈·“第二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预备通知
·[毛巧晖]记录与保管: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探赜·[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学“术”问题
·[崔若男]疫情时代的民间文学·[巴莫曲布嫫]走向新时代的中国少数民族民间文学
·[毛巧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发展·[高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民间文学搜集整理七十年
·[王素珍]以作品为中心的民间文学体裁研究·[周争艳]民间文学遭遇形式论——普罗普的故事分类方案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