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族群文化传承

首页民俗与文化族群文化传承

[李永祥]阿诗玛、石林旅游与族群性
——兼谈彝族精英之族群性
  作者:李永祥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2-11 | 点击数:11707
 

 

[摘要]本文通过阿诗玛研究与石林旅游之间的关系来探讨民族旅游中的理论问题。文章的前半部分讨论阿诗玛研究在石林旅游开发中的表现形式以及所起到的作用,后半部分讨论彝族精英在这种旅游开发中的重要作用,同时探讨了民族精英、国家与民族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 阿诗玛;民族旅游;国家;族群性
[中图分类号] C9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72(2006)01-0027-07  

 
引  言
 
神话传说中的阿诗玛与自然景观石林的完美结合使得这片风景区具有无穷的魅力,那块灰白高大、形状似人的石头既有它的自然属性又有文化属性,它是阿诗玛的象征,是带有神性的人格化了的自然物。这一特点所表现出的经济和旅游价值是令人难以想象的,石林因此而著名。然而,在这种自然和文化有机结合的背后,石林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那就是炒作和宣传的声音,出现了树立国际旅游品牌的理念和行动。自从阿诗玛走出石林走向世界的一天起,她几乎让全中国人民家喻户晓,石林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今天,当全球化的风暴席卷着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石林人又开始寻找自己的新位置,以此期望带来更多的旅游者和经济收入,带来不同肤色和国籍的人们对于阿诗玛和撒尼人的理解,因为只有经济的增长、社会的和平、安宁和全面进步,才能给彝族人民带来更加美好的生活。
开发石林就必须深入研究阿诗玛,因为阿诗玛的研究能够增加石林风景区的文化底蕴。但要通过阿诗玛来理解撒尼人的思想精华和民族精神,还要从他们的文化传统和生活现象中去寻找,认真地倾听从撒尼老人那里传出来的声音,细心地观察他们的房屋和村寨结构、礼仪活动、宗教意识、生活习俗等。更重要的还要看阿诗玛的传说对他们的社会生活所产生的深远影响,使人们对阿诗玛和撒尼人的认识和理解从肤浅走向深刻,从部分走向完整。石林风景也才能与阿诗玛和撒尼文化结合在一起,表现出旅游方面的无限价值。
 
阿诗玛、旅游与文化展现
 
2003年11月12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吃过早点,我到昆明市中北客运站乘旅游车去石林彝族自治县作调查,车上导游小姐是这样讲解的:
 
我们今天去的地方叫石林,那里是撒尼族,撒尼族是彝族的一个族。彝族共有26个支系,像我们自己的这个族叫撒梅族,它也是彝族的一个族。云南彝族有460万人,是云南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一个民族,占全国彝族总人口的60%。云南省人口最少的民族叫独龙族,他们住在山坡上。云南还有傣族,傣族有水傣、汉傣和花腰傣之分,云南十八怪中就有一怪是傣族大姑娘不系裤腰带。云南西北部有一个族叫摩梭族,那是纳西族的一个族,摩梭族的意思就是摸着进去,梭着出来,所以叫摩梭族。石林那里所有的女孩子都叫阿诗玛,它是撒尼族的象征,所有的男孩子都叫阿黑哥。现在我要问你们:阿白哥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吧,阿白是花心的意思,所以阿白哥是花花公子。
 
导游小姐在下车之前告诫我们别做阿白哥,但转瞬她又说,如今很多人在外面都有女人,有的甚至包二奶,所以,做阿白哥的人并不是没有,相反,做阿白哥能赶上时代的潮流。石林公园下车之后,我听到一个外地的女孩同她的男朋友说道,“我忘了阿诗玛是什么族了”,“撒尼族”,她的男朋友回答道。
我不知道导游小姐是从哪里学来的,但她的解释还真能适合旅游者的口味。她的讲解引起外地游客好奇的目光,很多人点头赞同,还有人哈哈大笑。像我这样的人类学者也不得不承认她的介绍虽然漏洞百出,但能使外地人万分好奇,比一个大教授能说会道,让游客听起来像真的一样。因为到云南各地旅游的人几乎毫无例外地抱着观赏其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文化的心态而来,对于外地人来讲,越是介绍(或者编造)千奇百怪的民族风俗,越使他们感到不可思议。两者的结合就是假文化能够或者说更能充斥市场的原因。
现在就让我们回到与旅游有关的理论上去。世界范围内的民族旅游研究为我们思考石林旅游提供了很多的理论依据。通常来讲,旅游有多种形式,如民族旅游、历史旅游、文化旅游、环境旅游、娱乐性旅游等。民族旅游的着眼点在于体验奇异的民族风俗或者体验异文化,即“体验差异”(彭兆荣,2001:133-146)。格林伍德认为,民族旅游中最为吸引游客的是奇特的民族文化和独特的手工艺品以及美丽无比的自然风光,而民族文化在旅游规划当中总是作为一种诱人的“诱饵”(格林伍德,2001:185-201)而出现的。但科恩也强调,如果过分宣传文化的“奇异性”也可能会起到反作用。上述导游小姐的解说词就属于这一类,在到阳宗海的前一段路上,她巧妙地将话题引到了珠宝玉石上,并认真地讲解了珠宝玉石的象征意义和选择方法,却没有人买这些东西。
到了石林,我们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有许多身着民族服装的撒尼姑娘在公园内外来来往往,她们是公园里的导游小姐,在公园里都被称为阿诗玛,游客们被称为阿黑哥。学术界对阿诗玛和阿黑哥的关系还没有一种统一的看法,但阿诗玛和阿黑是兄妹还是情人对于旅游开发者、导游小姐和游客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游客能够轻松愉快地游览石林公园。然而,在石林的公园里,我们没有一处不感到阿诗玛的存在,阿诗玛不仅可以从石头丛中看到和听到,还可以从公园内的导游身上看出,如果你注意观察,就会发现阿诗玛与石林公园有融为一体的感觉。阿诗玛因而成了“石林不朽的灵魂”(史军超,2000:231-244)。由此可见,石林作为风景点的自然物,其文化底蕴完全是通过阿诗玛来显现出来的。没有阿诗玛,石林只能是一些没有任何文化意义的奇形怪状的石头而已,而阿诗玛被赋予石头之上,使石头与人和文化联系在一起。这是石林的魅力所在,也是石林旅游经久不衰的原因。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陈华文]文化教育:文化民族性与个性化的有效方式
下一条: ·[黄伦生]《布洛陀》与民间文化叙事
   相关链接
·[Panas Karampampas]希腊财政紧缩政策背景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市场化·[张筠]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的语言能力
·[张成福]历史记忆、文化资本与国家级非遗·[杨镕]国家级非遗环县道情皮影戏的田野调查报告及反思
·[萧放]传统礼仪文化与当代中国文明·[肖博文]使力、乏力与借力:国家文化治理的半正式运作
·[蒋亭亭]梁山水浒人物传说传承与传播的影响因素探析·[关志和 Ms Kate, Kwan Chi Wo 关伟铭]世纪疫情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影响与挑战
·[杨慧玲]疫情下的民俗与权力实践·[杜小钰]国家级非遗“骆山大龙”的舞龙仪式
·[高健]元神话、神话剧本与民族叙事·[罗婷]我国少数民族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保护现状及云传承机制研究
·[刘玉颖]独联体国家非遗保护合作机制研究·[李佳霓]国家级民俗类非遗文化生态研究
·教科文组织优化国家文化遗产法律数据库·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民间文学史》出版
·[张小军]鬼与灵:西南少数民族族群的“鬼”观念与传统帝国政治·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张柏惠]“地方”与“国家”文化权力的博弈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