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什么是民俗
生产劳动民俗
日常生活民俗
社会组织民俗
岁时节日民俗
人生礼仪
游艺民俗
民间观念
民间文学
   什么是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历史民俗学
理论民俗学
应用民俗学
民俗语言学
艺术民俗学
   关键词与术语
   观风问俗
   民俗图说
   China in Focus

民俗图说

首页民俗与民俗学民俗图说

京杭大运河:你运载着多少遗产?
——京杭大运河文化之旅系列报道①
  作者:记者 郑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1-06 | 点击数:3834
 

 
  大运河文化之旅路线图


 
 
  天津:霍庆有介绍其收藏的珍贵年画古版。
  本报记者 杨凯 郑娜摄


 
 
  济南:杨峰的“兔子王”在他的手中“腼腆地微笑”。
  本报记者 杨凯 郑娜摄


 
 
  邳州:王如坤作坊前,一位老人正在织布。
  本报记者 杨凯 郑娜摄


 
 
  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里,工人正“穿针引线”装订线装书。
  本报记者 杨凯 郑娜摄


 
 
  苏州:评弹学校里练习演唱的学生。
  本报记者 杨凯 郑娜摄


 
 
  无锡:惠山泥人厂的工艺师正在制作泥人。
  人民网记者 杨凯 郑娜摄
 

  编者按:10月14日至10月23日,本网记者随2008“BMW中国文化之旅”进行了为期10天的京杭大运河沿线非物质文化遗产探访之旅,颇有收获。从这期起,我们将在本版推出京杭大运河文化之旅的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从北京出发,沿着京杭大运河,一路南下。行驶在2600公里的高速路上,千百年来的风依然新鲜地吹打在脸上,然而古运河的脸,却已被历史的纱层层盖住。这条曾经一统江山的生命线,经过岁月的剥蚀,如今写在脸上的是什么?通惠河两岸拔地而起的高楼?还是飞驰于运河钢铁大桥上的货车?他们是运河时尚的妆容,分明覆在脸上,却又隔了一层。揭开来,才发现散落四处的,是这么多古旧的美好的记忆——他们是运河真正的血脉,纵使历经淤塞、干涸,仍然流淌不息。  

  年画大师自办家庭博物馆

  建置始于1214年的杨柳青镇,在明清时期是运河漕运的重要枢纽,中国北方商贸流通和文化交流集散地。因此,可以说是大运河养育了杨柳青的民间木版年画。

  在清代中期的全盛时期,杨柳青镇曾有作坊100余家,从业人员3000余人,形成了“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的繁荣景象。可如今,杨柳青年画老艺人却已经很少了,曾经家家户户都擅长的年画面临困境。而如今杨柳青年画最杰出的传承人代表当属霍庆有老人,天津首批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之一、霍派杨柳青木版年画的第六代传人,也是目前为数不多的集勾、刻、印、绘、裱为一身的年画艺人。

  沿着杨柳青镇的古运河边走,就可以看见霍老的“玉成号”年画画坊。霍老把画坊的二楼、三楼客厅都当成了展室,他称之为“家庭博物馆”,也是国内目前唯一的年画家庭作坊式展馆。展室里陈列着他从民间收集的年画珍品,包括了明、清、民国时期到现在的作品,几乎是一部杨柳青年画史。在一楼的一间小屋里,霍老还收藏着20多年来,从各大年画产地收集来的四五百块的版样,其中不乏清代以来的绝版。“年画的根在版上,我现在最担忧的是许多老版被外国人买走,为了这个每次开会我都呼吁,单凭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这需要引起各方面的重视才行啊。”现在,经常有人慕名到画坊来参观,喜欢的人来了便要买些年画回去,这也给画坊带来了生存的空间。正如霍老所言,“年画不能走进博物馆,还要走向社会才能真正存活下去。”

  新一代“兔子王”的诞生

  在山东图书馆的非遗项目展示厅中,杨峰应该是在场最年轻的艺术家。今年37岁的他,4年前做了一件令所有人意外的决定,那就是辞掉收入颇高的设计装潢工作,转身投向“兔子王”的创作。

  “兔子王”为何物?实际上就是北京人称的“兔儿爷”,在老济南,它也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的节俗泥玩具。“文革”前的几百年间,老济南盛行中秋节赏月、拜月、祭月,家家都供“兔子王”,鼎盛时期济南共有30多家店铺做“兔子王”。然而,随着老济南拜月、祭月风俗的消失,“兔子王”慢慢淡出人们的生活。2004年12月13日,随着一代泥塑大师、第三代“兔子王”传人周景福辞世,当年制造兔子王的四位老艺人都已不在了。“兔子王”的命运,一度只能是被珍藏在博物馆中。

  在济南土生土长的杨峰,是听着“兔子王”的传说长大的,虽然从没见过真正的济南“兔子王”,但是从中学起,就一直有个关于“兔子王”的影像在他脑子里徘徊。“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特别想拥有一个。”美术专业出身的他,开始到处去寻找有关“兔子王”的资料和书籍,并最终创造出“兔子王”的四个形象:兔子王、兔小儿、兔妮儿、兔宝儿。

  对传统文化的发扬和创新,使杨峰获得了第二届山东省旅游商品创新设计大赛设计金奖,而市场也在逐步认可他的作品。这些,都给了杨峰极大的动力。当年的转行使他的生活质量大不如前,可他仍旧对自己的选择充满信心。“每个人都可以是文化的传播者。我最想做的,是让更多济南的年轻人了解,我们拥有如此宝贵的传统文化和民间技艺。”

  执守蓝印花布的家庭小作坊

  从邳州县城出发,经过“世界第一水杉景观大道”,接着再行车十几分钟,穿过一片田地,最后才能到达岔河镇良壁村蓝印花布传承人王如坤的作坊。作坊并不大,甚至有些简陋。左边的屋子陈列着不同花样的布料、衣服、鞋帽、桌布、床单、窗帘等,算是成品展示厅,也是销售处。大屋子则是刮板、刷浆、染色的“生产车间”。墙上挂着王如坤收藏的蓝印花布印版,门口是几个祖上传下来的染缸,到王如坤这儿已经是第六代了。

  在很多地方的蓝印花布已改为机械化生产时,王如坤和他的老伴、儿子、儿媳仍固守着30几道传统的工艺流程。儿子今年38岁了,好在也从心里喜欢这门手艺,不然“丢了就太可惜了”,王如坤欣慰地说。王家作坊如今已成为邳州传统民间技艺硕果仅存的蓝印花布作坊,而在明清至新中国建立初期,邳州各乡镇上规模的蓝印花布作坊达60余家。

  优胜劣汰本是规律,只怕有时候变化太快,还等不及看清楚便已泥沙俱下。邳州蓝印花布印染工艺精致细腻,色彩古朴素雅,迎合了当今社会返璞归真的追求,一方面具有市场,但另一方面,由于印染原材料成本高,印染工效低,经济效益差,也使得手工艺人面临无法深度开发的困境,达不到市场的要求,如此一来,技艺与市场无法形成良性循环,反过来又将制约技艺的发展。这,已成为困扰所有传统民间技艺的共同问题。

  影印时代里的古籍刻印社

  “京口瓜州一水间”、“二十四桥明月夜”、“十年一觉扬州梦”,中国人对于扬州的最早想象大多来源于诗词。不过,却鲜有人知,扬州还是中国古籍雕版印刷业的发源地之一,中国的一大印刷中心,而现今位于扬州凤凰桥畔的广陵古籍刻印社,聚集了一批雕版印刷技艺传人,并存有30万块雕版的版片,保留着国内唯一的全套古籍雕版印刷工艺流程。

  没有高大的厂房,没有先进的大型印刷机器,走进广陵古籍刻印社,最大的感受就是扑面而来的安静。现年已62岁的陈义时老人——2007年被国家授予“国家非物质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雕版印刷技艺唯一指定传承人”,正手握刀具娴熟地在木板上刻字。“近些年来,社里做雕版印刷比较少了,主要还是做线装书。”刻印社社长陆文彬介绍。因为雕版印刷耗费时间太长,最典型的是2001年制作的《里堂道听录》,整整花了20年才完成。这在影印普及的时代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目前刻印社面临着转企改制的严峻形势,市场经济正在进一步逼近雕版印刷这份传统技艺。虽然如此,广陵古籍刻印社依然艰难地进行着雕版技术的保护和传承,去年成立的国内首个“雕版印刷技艺传习所”正积极采取校企联办的形式,为社会培养雕版印刷新一代传人。

  苏州评弹学校模式可以复制吗?

  踏进苏州评弹学校的校门,耳边随即响起清婉的吴侬软语和阵阵曼妙的琵琶声。教学楼中间的一个小庭院里,有一个班级的学生在做演唱练习,只见三五成群的学生,男男女女,眼前都摆放着曲谱,或唱或弹,好不热闹。

  拥有300多名学生的苏州评弹学校是一所五年制高职学校,全校只有评弹一个专业。以往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该校常年招生不满,最低一届只收过7人。上世纪80年代后,经过教学体制改革,办学状况逐渐好转,近几年的录取比例甚至达到50∶1,比清华大学还高。而毕业生就业率也达到了200%-300%。

  “一个学生通常有两三个工作等着挑,这不就意味着就业率达到200%、300%了,呵呵。”评弹学校副校长邢晏芝说起这些来颇为自豪。从她的介绍中得知,苏州评弹学校走的是一条普及与精选、传承与就业兼顾的道路。每个学生除了学习声乐、京剧、昆曲、舞蹈外,还要学习钢琴、琵琶、古筝、表演等。高年级时,学校会根据学生评弹艺术的天赋和意愿,实行分流,最后组成一个10多人的传承班,重点培养尖子。

  “现在江浙沪主要评弹团95%的演员毕业于我们学校。”邢晏芝告诉记者。学生不仅受到演出团体的欢迎,一些企事业单位也乐于吸纳这里的学生去做企业文化的工作,相应的收入也都令人满意。苏州评弹学校能突破眼下非遗整体式微的重围,显示出如此活力,让人看到了非遗保护的又一个希望。

  惠山泥人的第二次危机

  在无锡惠山山麓下,京杭大运河畔,寻找闻名遐迩的“惠山泥人”还不至于太难。虽然惠山泥人厂的招牌被旁边宾馆更大的招牌挡住,很容易错过,但如果不介意问一下的话,当地人都会热情地告诉你。

  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无锡惠山泥人厂,当年是临危受命。86岁的王木东大师回忆道,1953年左右,因为追求石膏制品的高利润,无锡传统手捏泥人的老艺人都转行做石膏,而彩绘艺人没活干只好去当厨师,惠山泥人受到严重冲击。许多从北京、上海来无锡进行创作的一些艺术家们发现了这个现象,他们及时通报有关文化部门,强烈呼吁抢救惠山泥人。基于这种情况,当时刚过30岁,从日本学雕塑回来的王木东,很快就被调派到随后成立的惠山泥塑创作研究室,进行惠山泥人人才的抢救工作。1954年,惠山泥人厂成立。紧接着开办了惠山泥人彩塑训练班,由调派来的美术工作者和老艺人分别教授理论、实践课程,如今赫赫有名的大师级人物喻湘莲、王南仙都是从那时候的培训班里出来的。

  转眼过了半个多世纪,当年为抢救惠山泥人应运而生的惠山泥人厂,如今却面临第二次危机:惠山黑泥存量日益减少;手工制作成本飙升;知识产权侵害……更让厂长沈大授担忧的是,在惠山区规划中,惠山泥人厂很可能要被迁出惠山。可是,不在惠山生产的泥人还能称作“惠山泥人”吗?当下,破坏传统文化血脉的城市规划还少吗?真的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引起重视,不要让有着500多年历史的惠山泥人因此受到伤害。

 

  文章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2008年11月04日07:51

上一条: ·越南的水上木偶表演
下一条: ·运河沿岸:“非遗”风景只依稀可见
   相关链接
·[林海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动物使用”的伦理困境·[安学斌]21世纪前20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中国理念、实践与经验
·《文化遗产》:2020年第1期目录·[爱川纪子]政策视角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地方发展
·[康丽]实践困境、国际经验与新文化保守主义的行动哲学·[田阡]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路径研究
·为什么中国是拥有“非遗”项目最多的国家?·二十四节气保护传承工作年会倡为文化遗产保护贡献中国智慧经验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 》·[刘国臣]文化空间: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性保护的实践
·[黄永林 余欢]智能媒体技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播中的运用·[马知遥 刘智英 刘垚瑶]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几个关键性问题
·[赵迎芳]新时期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和保护的实践与思考·[杨红]目的·方式·方向:中国非遗保护的当代传播实践
·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会议在波哥大开幕·福建成立首个文化遗产保护巡回法庭
·《文化遗产》:2019年第6期目录·[王文超]传统工艺的文化复兴与“非遗”实践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公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的通知·[宋俊华 倪诗云]非遗保护的中国经验与中国声音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