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施爱东]龙王传说的演变
  作者:施爱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4-02-24 | 点击数:5058
 

  喜欢《西游记》的人,对里面能够兴云降雨的龙王肯定不陌生。一方面,孙悟空在宝物众多的东海龙宫借到了书中最重要的武器——如意金箍棒;另一方面,取经路上,上至海龙王,下至井龙王,大小龙王们经常通过降雨等方式帮助师徒四人化险为夷。此外,唐僧的坐骑白龙马,就是犯了错的东海龙王三太子变化而成。

 

画家钟金枝的《水国诸神》(局部)描绘了龙王行雨的场景 施爱东提供

  需要注意的是,龙王与我们所说的作为中华民族象征的龙是有区别的。它并不是至高无上的神龙,而是融合多种文化产生的一种人格化地方神。就像《西游记》中时常出现的土地神、山神,是管理一方的小神,司水的各种龙王,在神界的地位也不是太高。龙王须听玉帝调遣,稍有差池就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将动物的龙人格化,变成具有人的情感的龙王,有一个过程。就像天上的牵牛星,当他被定义为祭祀用的牲畜牛的时候,是不可能与织女发生恋爱关系的,只有到了汉代,当牵牛星人格化,成为放牛郎的时候,他与织女的故事才能开始。同样的道理,无论古代传说中的龙多么神奇,如果没有人格化,它就不可能成为故事主角,即便在著名的叶公好龙的故事中,龙依然是配角。

  龙的人格化转化,源于佛教龙王概念的传入。季羡林说:“中译佛经里面的‘龙’字实际上是梵文Nāga的翻译。Nāga的意思是‘蛇’。因此,我们也就可以说,佛教传入以后,‘龙’的涵义变了。佛经里,以及唐代传奇文里的‘龙王’就是梵文Nāgarāja、Nāgarāj或Nāgarājan的翻译。”

  西晋译经师竺法护于公元285年翻译《佛说海龙王经》,将Nāga译成龙王,揭开了佛教龙王与中国神龙的融合史。

  在佛教观念中,龙众是佛教的重要护法神,龙王则是龙众的王者。龙王法力高强,地位却很低,修成正果的龙王才能脱身为人。也就是说,佛教龙众的地位远在人之下,这跟中国神龙的地位不一样。

  但是,佛教龙王与中国神龙也有很多相似之处,它们都有蛇一样的身体,都神通广大,善于变化,都有司水、降雨的功能。

  龙王获封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龙与特定方位有关,比如“左青龙,右白虎”“东方苍龙七宿”等说法,早在汉以前就已产生。但是,五方龙王与四海龙王的观念,却是佛教传入中国之后才兴起的。

  早在东晋的佛教译著《大灌顶经》中,就记载了东、南、西、北、中的五方龙王。这些龙王的名字如阿修诃、那头化提等,看起来虽是佛教名字,但是,只要一看这些龙王的称号——东方青龙神王、南方赤龙神王、西方白龙神王、北方黑龙神王、中央黄龙神王,就知道这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特产”,至少是掺杂了中国五行观念的混血龙。也就是说,翻译者或者传抄者在将佛经转译成中文的时候,就已经参照中国文化观念,将佛经内容中国化了。

  汉魏以降,大量的大乘佛经被翻译成汉语,伴随着僧侣的口头传讲,佛教的龙王故事在民间得到广泛传播。道教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出四海龙王的概念。魏晋南北朝分裂局面结束,隋唐大一统王朝中央集权不断加强,道教神仙系统也进行了适应性调整,龙王被当作玉皇大帝的海域司官,分赴四海,主司行云布雨。这一定位很快得到唐王朝的首肯,据杜佑《通典》记载,唐玄宗于天宝十载(751年)赐封四海龙王,以东海为广德王,南海为广利王,西海为广润王,北海为广泽王。

  也就是说,唐王朝通过分封神灵系统,强化了中央统治者的自我定位,将山川湖海的神权统治纳入中央王朝的统一管理体系,明确龙王只是作为唐王朝的神界臣属,负责管理四海疆域。后世王朝一直沿袭这一制度,不断强化“四海龙王来进表,八方归顺圣明君”的盛世局面。

  官方权威认证直接导致了龙王庙的全面勃兴和日渐泛滥,龙王庙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龙不再是旧神庙中的配祀土龙,而是变身为冕服梁冠的人形龙王,以主神名义高踞神坛。佛教、道教和国家制度对于龙王地位的肯定,有力推动了中国龙神的龙王化,也即人格化,同时也导致江河湖海原有水神、河伯系统的神权旁落。大大小小的龙王逐渐接管了所有大到海域、江河,小到湖潭、深涧的各级水域,中国神龙的职能也因此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理水降雨成为龙王最重要的神职。

  龙女有情

  早期的中国龙神很少涉及性别问题,从来没有出现过龙女形象,但在佛教中却有许多龙女感恩,以及与人婚配的故事。

  中国的龙女形象较早出现于唐传奇《梁公四记》,故事说梁武帝得知东海龙王的七女儿掌管宝珠,知道龙女喜欢吃烧燕,于是派使者前往求宝:“(使者)以其(烧燕)上上者献龙女,龙女食之大嘉。又上玉函青缶,具陈帝旨。洞中有千岁龙,能变化,出入人间,有善译时俗之言。龙女知帝礼之,以大珠三、小珠七、杂珠一石,以报帝。”故事中不仅出现了掌管珠宝的龙女,还出现了能够充当人与龙之间翻译的千岁龙。

  唐代开始,龙王、龙女故事大量涌现,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是李朝威(约766—820年)的《柳毅传》,其中的龙君和龙女都表现出了鲜明的人格特征。故事讲述落第书生柳毅回乡,途经泾阳,遇见嫁给泾川龙王次子的落难龙女,龙女声称自己遭到虐待,流放牧羊,请柳毅代向其父洞庭龙君送个信。柳毅仗义传书,千里迢迢赶到洞庭。洞庭龙君的弟弟钱塘龙君是个暴脾气,闻讯马上现出龙身,飞往泾川,诛杀泾川龙子,救回龙女。此后又经波折,龙女与柳毅终成眷属。

  《柳毅传》是中国小说史上的名篇,是较早的空间穿越小说,其中每个龙王的性格各异,对钱塘龙君战前龙形、战后人形、性格变化的描写尤其生动,洞庭龙君沉稳仁厚,老谋深算的特征也很鲜明。龙女则对柳毅说出了“勿以他类,遂为无心”的名言,意思是不要以为我们不是人类就没有人的感情,这个观点对后世龙王、龙女故事的创作影响极大。

  佛教龙王不仅有人格化的思维和情感,还有眷属、龙宫,有严格的等级制度,宫中藏有各种奇珍异宝,这些故事要素进入中国原有的龙文化系统之后,又与中国的修仙文化、异类婚故事相融合,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中长出了更多脍炙人口的龙王故事。

  有情有义的龙王形象大大激发民众的龙文化热情和龙故事创作。唐宋以降,龙王家族谱系在民众的口头叙事中不断完善,龙母故事、龙女故事、龙父子故事、龙兄弟故事不断涌现,构成一个极为庞大的龙王传说体系。

  龙宫多宝

  早期的中国神龙主要是作为沟通天地的交通工具,人们从来没有关心过它们的住处和财富。龙宫的概念来自佛教,佛经中的龙宫大多处在深海,隋译佛经《大法炬陀罗尼经》就称:“是大海,水深八万四千由旬,其下乃有诸龙宫殿住所,及阿修罗迦楼罗等宫殿住处。”龙宫,以及龙宫富有大海无穷珍宝的观念,也深刻影响了中国的龙王故事。

  《柳毅传》所描述的龙宫形象就是中国的理想乐土,“台阁相向,门户千万,奇草珍木,无所不有”,其灵虚殿更是“人间珍宝毕尽于此,柱以白璧,砌以青玉,床以珊瑚,帘以水精,雕琉璃于翠楣,饰琥珀于虹栋,奇秀深杳,不可殚言”。龙宫宴乐场面,也类似人间王宫之堂会。

  正因为龙王拥宝无数,因此,龙王报恩赠宝,就成了龙王故事的一个常见母题。龙王所赠宝物往往是人间稀有之物,受赠者得宝之后,不仅衣食无忧,且能富甲一方。《柳毅传》说龙王赠宝,柳毅回到人间:“因适广陵宝肆,鬻其所得,百未发一,财已盈兆。”

  龙宫多宝传说中最广为人所知的,就是《西游记》中讲到的孙悟空金箍棒的来历。明清之际,随着龙王传说的泛滥,龙王在神界的地位也日益下降。孙悟空缺少一件称手的兵器,听说东海龙王“享乐瑶宫贝阙”,上门索宝。龙王找不出悟空满意的兵器,悟空耍起无赖,说:“古人云:‘愁海龙王没宝哩!’你再去寻寻看,若有可意的,一一奉价。”竟将那龙宫的天河定底神珍铁当如意金箍棒拿走了,不仅一分钱未付,还“一路打出去”,完全没把四海龙王当回事。

  佛教龙王虽然不等于中国神龙,但是,龙字的符号同一性,为两者的语义融合奠定了语言基础。龙王的中国化过程,其实也是中国神龙的龙王化过程,不同语言、语义的碰撞与融合,启发了语言所指的奇妙生长,刺激了原生文化的蓬勃新生,这正是文化交流的意义所在。

 

民国时期龙王甲马(用于祭神的纸) 施爱东提供

  《光明日报》(2024年02月23日 16版)

[责任编辑: 邢彬 ]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本文责编:李中彦】

上一条: ·[段友文 贾安民]民间信仰谱系的生成演进逻辑
下一条: 无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