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卡尔·赖希尔]最后的歌者:口头史诗的未来
  作者:卡尔·赖希尔   译者:陈婷婷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1-14 | 点击数:1587
 

摘要:21世纪伊始,许多口头史诗传统走向了终结,这其中也包括生活在中亚和西伯利亚地区的突厥语民族的史诗。如果最后一名传统史诗吟唱者也去世了,该怎么办?文章探讨了两个话题:一是通过新一代非传统史诗吟诵者来让史诗传统保持活力的努力措施,二是当可变的口头史诗转变为固定的“经典”时,活态口头传统向书面文学的转变。我所用到的事例引自不同的突厥语传统,比如卡拉卡尔帕克人、乌兹别克人和雅库特人的传统。以上这些传统均面临相同的境况,那就是他们最后一名传统史诗吟诵者均已过世。

关键词:口头史诗;书面文本;演述;传统;突厥语;

作者简介:卡尔·赖希尔(Karl Reichl),德国波恩大学荣誉退休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口头传统研究中心学术顾问。;陈婷婷,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系博士。;


介绍

  沃尔特·司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于1805年出版了一部题为《最后一名行吟诗人之歌》(The Lay of the Last Minstrel)的叙事诗,其开头写道:

  路遥遥,冷风号,The way was long,the wind was cold,

  游吟诗人病又老;The Minstrel was infirm and old;

  两颊皱缩头斑白,His wither’d cheek,and tresses gray,

  曾记往昔好时代;Seem’d to have known a better day;

  仅剩竖琴载欢忆,The harp,his sole remaining joy,

  曾由孤儿把琴提;Was carried by an orphan boy.

  身为仅存游吟者,The last of all the Bards was he,

  来把边境骑士歌;Who sung of Border chivalry;

  黄金时期去不复,For,welladay!their date was fled,

  善唱同好均入土;His tuneful brethren all were dead;

  受尽忽视与压欺,And he,neglected and oppress’d,

  但求入土同安息。Wish’d to be with them,and at rest.

  这些充满了忧伤的诗行,像在19世纪之初提醒阅读司各特爵士诗歌的读者那样提醒我们,在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口头诗人的辉煌时代已经成为了过去,而在剩下的其他地区也时日无多。相比之下,另一些口头文类则更好地遗存下来。司各特在出版《最后一名行吟诗人之歌》的前不久,曾出版过一部歌谣集成,其中记录的歌谣在今天的英语世界中仍有人演唱。民歌和其他较短的口头文类(比如谚语和笑话)仍继续繁盛,新形式的口头诗歌也已经出现,比如美国黑人的城市歌谣(toasts)、说唱音乐以及赛诗会上朗诵的诗歌。较长的叙事诗常常需要预先假定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背诵者,结果这类叙事诗在世界上许多地区遭到了冷遇,被封存起来——包括在广袤的中亚和西伯利亚地区,这里聚居着突厥语民族,一直以来有非常深厚的口头史诗传统。在天平的一端,是看上去连续完整从未中断的口头传统的例子;在天平的另一端,则是口头传统消亡的例子。有时情况就是这样截然不同。在这两端中间,我们能找到口头传统衰落和垂死的样例,但也能找到口头传统复兴和嬗变的实例。接下来我将挑出两个例子:一个讲的是从源自口头的演述向基于文本的阐释的转变,另一个讲的是从口头传统的多样性向书面传统的固定性和标准化的转变。

从源自口头的演述向基于文本的阐释转变

  我想先从卡拉卡尔帕克人中被称为“jïraw”的这类人开始说起。卡拉卡尔帕克人主要居住在咸海南岸和阿姆河的下游。从政治区划上讲,卡拉卡尔帕克是乌兹别克斯坦的一部分。它的前身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已经并入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成为其内部的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卡拉卡尔帕克语和乌兹别克语不同,更接近哈萨克语。

  卡拉卡尔帕克人有两种口头吟诵者:“baqsï”和“jïraw”。Baqsï用都塔尔琴(dutar)伴奏(一种两弦的鲁特琴),还会和一名小提琴演奏者(ghïdjaq)一起演出。Baqsï的曲目库由大量的传奇故事组成(比如由韵文和散文杂糅而成的爱情故事和冒险故事),与土库曼baxshï的曲库、乌兹别克baxshï的曲库、尤其是与花剌子模绿洲(Khorezmian oasis)的baxshï的曲库有重合之处。最后一个卡拉卡尔帕克的baqsï名叫占吉拜·提列穆拉托夫(Genjebay-baqsïTilewmuratov,1929—1997),他可以演述好几首达斯坦(口头史诗,既包括传奇故事也包括英雄史诗)。占吉拜被认为是有案可查的最杰出的baqsïs。他从父亲那里学来演述的技艺,七岁时开始演奏都塔尔琴,到12岁时,已经掌握了三首史诗。如今,baqsïs的演述则局限于民歌和达斯坦选段。

  卡拉卡尔帕克的jïraw用“qobïz”伴奏,这是一种古老的的提琴。Jïraw演述的达斯坦主要是(但也不全是)英雄史诗。卡拉卡尔帕克的baqsï与周边秉承突厥传统的土库曼和乌兹别克史诗歌手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卡拉卡尔帕克的jïraw却独树一帜。“Jïraw”这个词在哈萨克语里也是史诗歌手的意思,除了这个词,“aqïn”和“jïrshï”也指史诗歌手。而哈萨克史诗歌手在演述时,用来伴奏的是冬不拉,这已成为一种规矩。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叶宏 李金发]神话的结构与彝族生态文化
下一条: ·[叶涛]民间文献与民间传说的在地化研究
   相关链接
·[乌·纳钦]史诗演述的常态与非常态:作为语境的前事件及其阐析·[张建军]记录口头传统:从书面文本到数字技术
·[孟令法]人生仪礼的口头演述和图像描绘·[高健]无文字的“起源”神话与“无文字主义”
·[孟令法]文化空间的概念与边界——以浙南畲族史诗《高皇歌》的演述场域为例·[李斯颖]盘瓠神话与其多元化仪典演述探析
·[陈安强]羌族的史诗传统及其演述人论述·[卡尔·赖希尔]迈入21世纪的口头史诗:以柯尔克孜史诗《玛纳斯》为例
·[卡尔·赖希尔]口头史诗之现状:消亡、存续和变迁·第七届“IEL国际史诗学与口头传统讲习班:图像、叙事及演述”在京举行
·[李斯颖]壮族“麽咟宿”仪式中的史诗演述及其文化辨析·第七届IEL国际史诗学与口头传统讲习班:图像、叙事及演述:课程表(更新)
·[孟令法]文化空间的概念与边界·[阿地里·居玛吐尔地]“一带一路”与口头史诗的流布和传播
·[高荷红]从记忆到文本:满族说部的形成、发展和定型·[巴合多来提·木那孜力]《玛纳斯》的当代传承与史诗演述传统的发展走向
·[黄璜]拉祜族“古根”演述者的个案研究田野报告·[陈泳超]状元杀和尚:一个陌生故事的四次演述
·[杨洪恩]重温历史——著名格萨尔说唱艺人扎巴抢救始末·[朱刚]从“语言转向”到“以演述为中心”的方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