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2019“东北亚民间游戏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丁雄飞]列斐伏尔、早期新左派和六十年
  作者:丁雄飞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12-28 | 点击数:2642
 


  我们知道,理论家列斐伏尔近年的红,主要红在他的“空间”和“日常生活”。

  我们知道,理论家列斐伏尔近年的红,主要红在他的“空间”和“日常生活”。无疑,这与西方后现代学界对他的接受有关:像索佳这样的神棍,就不时把列斐伏尔玄乎化、矫揉造作化、牛逼哄哄化,简言之,去马克思化。但老实说,真想进入他这两块东西,也都不容易:一方面,《空间的生产》很难看,而《日常生活的批判》有三大卷;另一方面,读这些书,很容易就陷入其中的概念而找不着北。所以,我们很有必要弄清楚列斐伏尔的前因后果,即他的思想脉络和时代语境,而初版于1966年的小书《马克思的社会学》(作为列老九十岁人生里出版的六十九本书之一),不失为一个入口。

  粗一看,《马克思的社会学》主要讨论了马克思的以下概念:总体性、实践、意识形态、阶级和国家,而列斐伏尔却将此书称为“一种对马克思的全新阅读”、一种对马克思原初思想的重构。我想,所谓“新”,粗暴地概括起来便是:辩证地理解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关系,将这二者,将主观和客观、人和自然、意识和物,融合起来,总体地、整全地看待。从而,列斐伏尔既批判思辨哲学,又批判事实崇拜,既批判唯意志论式的自由主义,又批判技术至上的实证主义,换言之,批判分裂本身。其实,正是某种既唯心又唯物的方法,让列斐伏尔后来进入了空间和生活经验的问题:所谓生活的“再现空间”,便是对感知的“空间实践”(我在)和构想的“空间再现”(我思)的超克。列斐伏尔在此说:“哲学被带到大地上,变得在世……它在世界上实现自身,成为世界上实际的实行和生成。”这不由让人想到海德格尔。

  这本书显然还有很多值得细谈的部分,比如所谓马克思的“思想中有一种社会学”,比如“需求-工作-享受”的辩证过程,比如阶级和阶级斗争的不同层次。这里我想多说几句的,则是列斐伏尔对国家的批判。第五章是全书篇幅最长的一章,列斐伏尔细读了《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论犹太人问题》的相关段落,谈到了官僚机构、巴黎公社、革命运动。这背后其实隐含了列斐伏尔对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世界形势的把握,他在别处指出,其时,东方和西方都各自笼罩在国家社会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的支配之下,而凝固的斯大林主义和结构主义正是两种相应的意识形态。所以,列斐伏尔谈实践,不是静止地去谈基础和上层建筑,而是引入历史维度,把实践分为“三个层次:重复性层次、创新性层次和在这两极之间的模仿性层次”,其中创新性实践的“最高层次在革命活动中达到”。由此,我们不难联想到列斐伏尔后来对国家生产方式的批判,以及,《马克思的社会学》出版那年发生在中国的事情。

  列斐伏尔在书的结论部分简单地分析了消费社会、丰裕社会、技术社会等提法,这便为我们呈现出战后西方社会的图景。而这,也是《伦理、文化与社会主义——英国新左派早期思想读本》的时代背景。该书的文章都选自《新左派评论》的前身《新理性者》和《大学与左派评论》(编者前言清晰地介绍了这两个传统),作者都是当时和后来的大佬:E.P.汤普森、查尔斯·泰勒、麦金太尔、斯图亚特·霍尔、霍布斯鲍姆、雷蒙德·威廉斯,而文章主题也很吸引人: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社会主义与知识分子、无阶级社会、工人阶级文化,凡此种种。

  无论如何,从这两本书里,我们多少都能嗅出“六十年代”的起源。最后,我还想谈几句两本书的翻译。《马克思的社会学》译文总体通顺,但是一些术语译得有问题(比如把黑格尔的环节译成要素),《新左派读本》则时好时坏,有几篇语句较疙瘩。两本书共同的问题是:由于译者搞不清某些朴素的句型,而导致整句话译错。陆谷孙先生说,是“整个体制和社会环境”导致了英语学习的现状,可见高考英语分值的增减,或许关乎的主要不是英语本身(而是阶层流动、地域差异、选贤与平等的关系、一代读书人的感觉结构、社会风气),但是,对于未来偶尔要混翻译这口饭吃的硕士、博士、教授:上高中英语课、大学公共英语课的时候,还是思想不要开小差,把最基本、最常用的英文文法搞清楚嘛!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2013-11-24 08:41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常建华]生活史给史学研究带来新视角
下一条: ·[陈祥军]知识与生态:本土知识价值的再认识*
   相关链接
·[高忠严]社会变迁中的古村落信仰空间与村落文化传承·[曹海林]乡村社会变迁中的村落公共空间
·[连雪君 吕霄红 刘强]空心化村落的共同体生活何以可能:一种空间治理的视角·[张贯磊]磕头拜年、集体仪式与社会整合
·[周星]“污秽/洁净”观念的变迁与“厕所革命·[陈建宪]论神话时空观
·单霁翔:让优秀传统文化走入寻常百姓家 ·[徐赣丽]当代都市消费空间中的民俗主义
·[李向振]重回叙事传统:当代民俗研究的生活实践转向·[侯仰军 林继富]彰显独特魅力 关注日常生活
·[张翠霞]现代技术、日常生活及民俗学研究思考·[刘德龙 张兴宇 袁大伟]非遗的生产性保护与民众的日常生活需求
·陈平原:研究老百姓被忽视的日常生活,画报是个很好的入口·[王杰文]新媒介环境下的日常生活
·[王子涵]“神圣空间”的理论建构与文化表征·[冯智明 陈容娟]人类学视野下的仪式空间研究
·[覃琮]从“非遗类型”到“研究视角”:对“文化空间”理论的梳理与再认识·[龙晓添]当代民间礼俗秩序与日常生活——以湖南湘乡丧礼为例
·[赵李娜]学术转向与历史借镜:近年“技术与民俗”诸议题实质蠡析·[徐赣丽]当代都市消费空间中的民俗主义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