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张多]元宇宙:数字时代的宇宙观及其神话学批评
  作者:张多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2-04-29 | 点击数:4167
 

二、心灵与奇观:元宇宙的创世神话

  科学技术专家创造元宇宙的实践,就如同众神造天造地一样,包含着劳动、技术与材料的统筹运用。比如汉族神话中女娲断鳌足以立四极,哈尼族神话中众神用金银铜搭天架,彝族神话中女神用瀛海之水洗净日月的灰尘等,这些都表明“创造”时刻亦不能脱离物质基础。人类不同文明将“宇宙”作为思考文明形态的实体概念,关键是要表明任何引导人类种群永恒存续的想法,都不能将创造力和探索虚无化。正因为如此,元宇宙在其反对者眼中并不具有日常化的可能性,甚至只是为一堆找不到出路的技术创编一个故事,因为鼓吹元宇宙的人大都强调虚拟生活的功利好处,并未回答其带给人类身体、心灵、价值、文明的实质性进步意义到底是什么。

  我们现有的外太空探索、核聚变产业化研究、生命科学研究、文化与生物多样性协同进程,等等,都为人类未来的文明存续提出了具体方案,这些方案看起来是“奇观”,但都不是要将人的生活文化虚化。正如约瑟夫·坎贝尔所言:“科学家一直为我们创造宇宙奇观,这些宇宙奇观使人们产生的敬畏感不仅令人惊叹,而且给了我们扩展心灵空间的启示。”元宇宙如果仅仅是进一步加剧人类生活对迭代互联网的依赖,那么它也许是一个元叙事意义上的“好故事”,但并不能算是一个革命性的“宇宙”——一个创世神话。

  其实,元宇宙最终能否形成今日所鼓吹的这般效果,还不是今日我们批评元宇宙的重点。重要的是,假如今日所构想的元宇宙真的变成现实,会不会如科幻作家刘慈欣所担忧的那样使人类走向内卷(毁灭),或者说,这种元宇宙对人类心灵的冲击是自掘坟墓吗?

  有论者指出:“在现实世界中积累知识、技术和想象力,在构造起元宇宙的同时,也会反作用于人的心智世界,促进它的构造的变化乃至革命。”这是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不少人都担忧元宇宙对人类心灵秩序产生神话中那种改天换地般的变革,毕竟在元宇宙里人不再是单纯的肉身,而是结合了数字身份的虚实混融物。“数字传播建构了主体-介体融合的传播人,而虚拟交往则定义了人-物-实践融合的交往人,这是虚拟交往时代的认识论基础。”这样的场景让人不由得想起彝族史诗《查姆》中那个换人种的神话:第一代独眼人因文化缺陷被神所换,第二代直眼人因道德缺陷被神所换,第三代横眼人遂开创文明。换人种神话实际上是对人类内在属性的隐喻,正如罗洛·梅(Rollo May)所言,“神话是我们对相互联系着的外在世界与内在自我进行的自我解释”。

  当人类在虚拟互联网世界的感官投入、情绪投入、价值投入、道德投入超过现实世界时,就进入了一个神话时刻,它不同于致幻剂、入迷术带来的片刻“出神”,而是不间断地吞噬人的注意力。这恐怕就是由社会人到机器人,再到数字人的“换人种”。当虚拟生活比现实生活更有价值的时刻来临,我们的生活制度及其心灵投射将发生颠覆,并且我们当前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体验到了这种人心的颠覆。我们越来越依赖移动终端的屏幕来感知他人,我们宝贵的人生光阴越来越多地投入到经由终端发生的全球连接——这种连接尚未经充分的文明沉淀与哲学省思。

  无数听起来是“天方夜谭”的创世神话已经反反复复告诉我们,心灵秩序的颠覆性变革并不鲜见,尤其是人类技术进步带来的剧变我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从“火起源的神话”到“嫉妒的制陶女”,从“坩埚与熔炉”到“中国青铜时代”,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品”到“机器新娘”,从“神话修辞术”到“神话主义”……面对元宇宙,我们没有理由限制人类的想象力,与其隔岸观火,不如未雨绸缪。元宇宙不仅仅是对信息工程技术、信息产业形态、基础自然科学提出的新课题,更是对人文社会科学的挑战,我们能否先于技术迭代半步而构筑起人类思想、心灵和价值的新港湾?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高荷红] 从概念到文本:《集成》前后的“摩苏昆”
下一条: ·[田兆元]“元宇宙”神话叙事与谱系构建
   相关链接
·[田兆元]“元宇宙”神话叙事与谱系构建·[刘兰兰]傣族创世神话:两种宇宙观的融汇
·[陈连山]从神话学立场论夏朝的存在·[彭牧]拜:礼俗与中国民间信仰实践
·[谭佳]悖论式嫁接:比较神话学在晚清的出现·[杨利慧]神话主义研究与“朝向当下”的神话学
·[于玉蓉]连续与独特:“中”之源流的神话学探赜·[高静]架桥求花:中韩祈子仪式的对比研究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讣告:沉痛悼念李子贤先生
·[杨利慧]“朝向当下”的神话学论纲: 路径、视角与方法·[赵蕤]日本神话学“南方说”研究
·东亚神话比较研究的大视野·[沈玉婵]从《长生宴》到《神话与史诗》
·[杨利慧]“朝向当下”的神话学论纲:路径、视角与方法·[郭恒]《山海经》在海外的神话学研究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神话资源的创造性转化与当代神话学的体系建构”开题论证会暨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杜国英]俄罗斯神话学派的神话理论及现代性思考
·[谭佳]反思与革新:中国神话学的前沿发展·[田兆元]研究当代神话可以写在神话学的大旗上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