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沈燕]“两家并一家”之传宗接代的另类解读
——阴间与阳间的连结
  作者:沈燕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3-25 | 点击数:6411
 

  三、祖荫下的生活

  对喜洲的村民来说,祖荫下的生活总是受到祖先荫蔽的,这些祖先从不做伤害后代的事,“总是慈祥善良,从无恶意。”但对G村的村民而言,祖先并非总是庇佑子孙的,当他们受到怠慢时,便会使用一些手段来惩罚子孙,其中最为直接有效的方法便是使人生病。

  我家隔壁住着小伯一家。2013年年初,小阿姆征得她儿子同意去附近一家纸箱厂工作。工作内容是糊纸盒。工作第一天回家,她便觉得胳膊有些酸痛,但她并未认真对待。第二天去厂里一问,大家都说这是正常现象,多做几天就好了,于是小阿姆也未多想。不想到了第十一天晚上,她胳膊实在疼得不行,愣是在床上坐了一夜。小阿姆自知有些不对劲,“我真的痛得来哭的,求死的呀。整个胳膊麻到这儿了,真的是砍掉了都不知道的。我对你小伯说,肯定有什么缘故了,快去给我大门口拜拜。”小伯本是不信这些的人,但他也不忍心看着小阿姆这么难受,便赶紧准备好饭菜、点上香烛去门口拜了拜,可是并未见好转。随即他儿子又带她去杭州的医院做了好几次检查,花了两千多元,结果也未能查出什么。又过了几天,小阿姆去关仙婆那儿查家宅。结果在查家宅的过程中,关仙婆说道,“你没有记着一个阿太的祭日,所以他来弄你了。”随后,阿太就上身说话了。原来,这个阿太是大爷爷。他对小阿姆说,“我要是今朝不来弄你,我这个阿太你什么时候都记不起来,要没掉我了。你们从来没有为我操花过一点。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就对你们不客气!”小阿姆想了想,他们家确实从未在家祭祀过他。关键是她并不知道这个大爷爷的存在。

  事情要从小伯的太爷爷那一辈人说起。当年,小伯的太爷爷育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小伯的爷爷,而另一个就是上文所称的大爷爷。小伯的爷爷生了两个儿子,而大爷爷只生了一个女儿,而且后来还出嫁了。于是当年小伯的爷爷做主,把小伯过继给了大爷爷,也就是说,小伯成了大爷爷的后代。这样一来,大爷爷也就续上香火摆起了人家。然而,随着小伯父亲的去世,过继一事也就没人记得了。当天回到家,小阿姆就此事问了小伯。小伯回想了好久,终于想起来当年好像听父亲提过过继一事,但印象早已模糊。大爷爷作为被小伯家遗忘的祖先,刻意前来提醒,要求他们记得这个人家是给他摆的。

  大爷爷祭日是阴历二月初四,因工作原因,小阿姆提前一天祭拜了他。祭祀完,当天下午小阿姆便又去了趟关仙婆那儿,大爷爷又上身说话了。当得知小阿姆已在今天祭祀他之后,他立马回道,“你初三拜不对的,一定要初四拜的。初三庙里要干活,抽不出时间,不放假的,出不来。”小阿姆正想如何是好,只听大爷爷问道,“你烧的那个佛经的灰倒掉没啦?”小阿姆连说还没。“没倒掉的话,我明天去你家拿。我顺便还要去你家转转。”回忆到此处,小阿姆不禁感慨,“后来胳膊就好了嘛。”

  摆起了人家,家族的链条得以延续。而当链条中的一个环节被人遗忘时,这个环节上的“人”就会前来提醒,通过一些方式比如让后代生病,提醒后代记得他的存在,继而让家族的秩序得以恢复。就像小阿姆说的,“自家阿太倒也不是弄你,总归是保佑你的,有的事情不弄你你也不晓得,这倒是也对的。”

  已经死去的祖先需要被记忆。祭祀不仅给了祖先经济上的支持,也给了他们精神上的安慰。而对生者来说,在一次次的祭祀中,他们也得以不断记起自己从何而来,继而巩固起家族的秩序。事实上在村民们看来,生者还可能得到更多。同村的大伯,在十几年前得了癌症,幸好发现得早,得到治愈。但就在2015年7月底,他忽然胸口发闷,检查出来是肺出了问题,并严重到进了ICU重症监护室。如今,他已渡过了危险期。一次,我随小姑去关仙婆处关仙。奶奶上身与小姑说起自己在庙里遇见了大伯的母亲,并就大伯生病一事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这个儿子,救了几次,钞票浪费了。一会儿买回来,一会儿买回来,要多少银子啊!这次快六七十两了,叫她哪里去多出来啊?等于命没了一样了。这么跟你说,所以阴间要钞票呀。有钞票么,一下拿了就去了咯,有噶一点就救救了。”她还说起了大伯母亲的抱怨,“你阿姆还说,祭日,儿子就烧给我两三把佛经,这种难头叫我怎么顶啊。”当小姑问及一把佛经多少钱时,奶奶笑了笑说道,“不说话么二两三两有的,说说话么只有一两多一点。”也就是说,生者通过请人念佛、拜忏等,在特定祭口给亡人送去的银两,亡人除了用这些钱来生活之外,还会用它们来买回子孙的命,也即奶奶说的“小家不宜就要去垫(钱)”。正因为此,奶奶才会在我们去关仙时对母亲和姑姑们千叮万嘱,“拜阿太一定要讲究!念佛的钞票不要省!”

  对村民而言,“逝者已矣”这个词在某些层面并不正确,逝者仍与生者保持着联系,还可以在关键时刻拯救生者。而这种联系,必须建立在“摆人家”的基础之上。有了“人家”,生者与死者之间才有了沟通的可能。而“两家并一家”使女方家有了香火,继而使其家族得以维持这种阴阳间的联系。对长辈们而言,传宗接代勾连着生者与死者,是实际可见的。它表现在身体的疾痛上、家里祭祀的供桌上、烧成灰的佛经上,亦表现在关仙婆的转述上。这种包含着祖先显灵的口常生活使他们意识到祖先的重要性。事实上,祖先的存在,不仅给了他们面对无常的生的信心,还给了他们想象死后生活的可能性。而这种想象的直接来源,便是关仙时与亡者进行的对话。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张洪彬]巫术、宗教与科学:重思晚清的风水批判
下一条: ·[黄涛]庙会对传承春节文化的重要价值
   相关链接
·[杜小钰]国家级非遗“骆山大龙”的舞龙仪式·[王惠]同乡异地的“祖先”
·[杨烁]祖先信仰与乡村治理研究·[李琳]原始农耕信仰与祖先英雄崇拜的现代展演
·[邵凤丽]天时与人伦的融通:二十四节气中的祖先祭祀礼仪·[彭牧]祖先有灵:香火、陪席与灵验
·[周晓冀]汉人宗族的移居传说·[萧放 邵凤丽]祖先祭祀与乡土文化传承
·[赵婧旸 罗震宇]祖先神话与巫道传统·[仲富兰]从“端午”说到尊重祖先的传统
·[段友文 柴春椿]祖先崇拜、家国意识、民间情怀:晋地赵氏孤儿传说的地域扩布与主题延展·[麦高温]祖先崇拜对中国人有多重要?
·[吴玉萍]文化遗产关键词:牌位·[吴玉萍]祖先信仰与牌位演变研究
·[邵凤丽]祖先传说与祭祀仪式的互构性关联研究·[何泠静]海外苗族原始宗教的展演
·[王天鹏]道教闾山派与客家祖先崇拜亦畲亦汉混融特质·[沈燕]“两家并一家”之传宗接代的另类解读
·[邵凤丽]祖先祭祀、文化宣扬、休闲娱乐与商品交易·[安琪]云南的阿育王神话与南诏大理国的祖先叙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