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乔虹]卡约文化的丧葬礼仪
  作者:乔虹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11-15 | 点击数:9973
 

  汤惠生先生认为,这些断身(包括砸碎头骨和断指)习俗都源于古老的萨满教,是萨满教典型的仪式和特征,但凡人生中重大转折期如入社式、入教式、成丁礼、授职仪式、丧葬仪式等等,均要举行某种断身仪式,含有去故而就新的意思,是再生的一种表现方式。“葬礼中的断身仪式是对‘再生’的选择。”(注:汤惠生。藏族天藏和断身仪轨源流考[J].中国藏学,2001.(1)。)由此可见,断身是卡约人重要的人生仪式,并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

  既然卡约人如此重视灵魂的安置,那么在进行入葬或二次葬时,可能会有某种祭祀仪式。在卡约文化中发现形式多样的祭祀遗迹。湟中下西河潘家梁墓地上面,不规则地放置四耳大陶罐,发掘者认为,这些陶罐可能举行某种祭祀活动特意放置的,是墓葬的某种地面标记(注:和正雅。从潘家梁墓地的发掘试谈对卡约文化的认识[C].青海考古学会会刊,(3)。)。无论怎样,这些陶罐应该是在进行入葬或二次葬时遗留下来的。在循化苏志发现的两个坟丘墓,坟丘两侧之外各有一条围墓沟,在其中一条沟外,还发现六个安放木桩的柱穴。俞伟超先生认为,木柱当是祭祀之物(注:许新国、格桑本。卡约文化阿哈特拉类型初探[C].青海考古学会会刊,(3)。)。大华中庄发现两座祭祀坑,其中一座坑内堆了许多砾石,并高于坑口;另一个坑内遍布焚烧后的木炭、土块和兽骨。发掘者认为,这是在二次扰乱时或扰乱后举行垒石烧炭祭祀仪式时留下的(注:青海省湟源县博物馆、青海省文物考古队、青海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室。青海湟源县大华中庄卡约文化墓地发掘简报[J].考古与文物。1985,(5)。)。

  卡约文化中存在动物殉葬的习俗。湟中下西河潘家梁、循化阿哈特拉、大通黄家寨和上孙家寨等墓地都发现用羊来殉葬。多以某一段肢体,而很少用整只羊,只在潘家梁墓地发现一例用整只羊来随葬。循化阿哈特拉的墓葬流行随葬羊角,并以此作为财富的象征。卡约文化称之为古羌人文化,“羌”,《说文解字》讲“西戎牧羊人,从人从羊。”羌人与羊的关系极为密切,已经渗透到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今羌族在冠礼和除秽仪式中,还要悬挂羊毛线,以表示与羊成为一体了(注: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8.311.)。在今四川茂汶北部与黑水地区,萨满用以请神的鼓面要用羊皮,用于念经诵咒的各种法器都要系羊角,以增强法器的威力(注: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8.311.)。羊,被认为是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一般多用于丧葬仪式中。至今,在现代羌人中,仍然保留在丧葬仪式还要宰杀一只羊,为死者引导亡灵的习俗(注: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8.311.)。

  牛,也常用来殉葬。湟中下西河潘家梁、循化阿哈特拉、湟源大华中庄、大通黄家寨和上孙家寨等墓地均有发现。牛,是萨满教中重要的一种动物,常用于祭祀礼仪、治病消灾、占卜等仪式中。南美阿洛柯萨满在为病人治病时,必须得要有一头牛,象征某些神灵的力量,借助神灵的力量医治疾病(注:M. Eliade, Shamanism--Archaic techniques of Ecstasy[M].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4.124.)。

  在卡约文化墓葬中,流行用马来殉葬。在萨满教中,马是优秀的动物,令人头晕眼花的飞奔速度,是疯狂的表现,与萨满的迷狂(ecstasy)状态完全一样,因而地位非常重要。雅库特人中的萨满必须要有一匹马(注:M. Eliade, Shamanism--Archaic techniques of Ecstasy[M].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4.149.),手中拿着两尺长的木棍,顶端刻成马头,颈部系三个铃铛代表鬃毛,在较低的部位又系有铃铛,象征马尾,萨满身骑骏马,手拿象征马的木棍,并借助马的疯狂奔跑,可以顺利地完成其空中之旅。当然,马也用在丧葬仪式、祛病和祭山神等活动中。

  青海境内的卡约文化墓地习用狗来殉葬,如潘家梁、黄家寨、阿哈特拉、刚察等墓地均有发现,流行用狗头、狗爪或狗骨架。此外,还有在阿哈特拉和大通上孙家寨分别发现用鹿骨、猪骨殉葬。在卡约文化中发现的数量众多墓葬中,除上述殉牲习俗外,还出现人殉和人祭现象。在潘家梁墓地,殉葬墓占墓葬总数的10%左右。如M21(注:和正雅。从潘家梁墓地的发掘试谈对卡约文化的认识[C].青海考古学会会刊,(3)。),墓内有两个人骨架,分别是一个中年女性和一个14岁的小女孩,前者位于墓底东部,为二次扰乱葬;后者在墓室西北角高于墓底1米以上的填土中,面向墓壁,似呈跪坐俯身状;前者随葬品丰厚,有陶器骨器、铜器、石贝、牙饰、羊腿2段,后者仅有陶罐、铜铃、铜饰各一件,牛腿一段。二者位置、葬式和随葬器都有差异,中年女性处于主要地位,而小女孩处于从属地位,应该是陪葬墓,属殉葬。在该墓地,随葬品的丰厚并不意味着定会殉葬,相反亦然。殉葬墓的墓主人也没有性别差异,说明正处于母系社会和父系社会交替的时期,女性的社会地位虽然已不处于统治、支配地位,但仍然占有相当重要的社会角色;男性的社会地位不断提高,与女性共担社会的权力和义务,并逐渐开始替代女性的社会地位,真正进入父系社会。

  阿哈特拉甲组墓地中出现了多组殉葬(注:许新国、格桑本。卡约文化阿哈特拉类型初探[C].青海考古学会会刊,(3)。)。殉葬的形式多种多样,其中有殉人头的,也有人骨架与随葬品同置于二层台上,还有的人骨架侧身屈肢,位于墓主人的脚下。出现殉葬的墓,一般墓主人多为男性,且有较丰富的随葬品,在棺板和二层台上放置大量的羊角作为财富的象征。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覃东平 张本里]试论苗族鼓社的社会作用
下一条: ·[欧阳静]无根——农村婚丧仪式的锐变
   相关链接
·[王霄冰]玛雅人的“他我”观念与纳瓜尔信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