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成功举办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开班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什么是民俗
生产劳动民俗
日常生活民俗
社会组织民俗
岁时节日民俗
人生礼仪
游艺民俗
民间观念
民间文学
   什么是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历史民俗学
理论民俗学
应用民俗学
民俗语言学
艺术民俗学
   关键词与术语
   观风问俗
   民俗图说
   China in Focus

民俗图说

首页民俗与民俗学民俗图说

“换花草”:维系古老侗寨生育平衡的秘方?
  作者:记者 肖静芳   摄影/图: 董小萍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5-01 | 点击数:16888
 

  ▲▲“性别药”不胫而走

  “换花草”的配方,通常掌握在 “药师”手中。吴刷玛,年近八旬,是占里有名的“药师”,据说她掌握的药方能让孕妇在短短的15分钟内顺产。

  50多岁的吴仙娥也是当地“药师”。青海卫视等媒体曾采访过她,但她对“换花草”的配方只字不提,只说“祖师爷说的,不能让别人看”,连她在村卫生室当医生的女儿也知之不详,只知道村里有两口井:男井和女井,要生男就用男井的水煮 “换花草”服用,生女则用女井的水。

  村里的已婚妇女们,对“换花草”大都讳莫如深,因为她们即便有服用过“换花草”的,也是偷偷找“药师”拿的药。因此,当外面人问及这些妇女“是否吃了‘换花草’、有没有效果”时,她们要么左顾而言他,要么装作听不懂汉话。

  尽管连占里人也说不清“换花草”是怎么回事,但不妨碍这一奇事不胫而走。占里村村主任说,这些年来,到占里求药的人不下三四十拨,不乏有人想挖掘其秘方发财的。有一对台湾夫妇,甚至在占里住了很长时间,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有人说是“药师”恪守祖训,不传外人;有人说这毕竟是违反政策、违背天伦的事,所以“药师”有所禁忌。

  但是,奇怪的是,在网络上,不但出现了卖“换花草”的网店,百度上还有“换花草吧”,网友在一起讨论服用“换花草”的有效性等问题。

  在一家名为“换花草生儿子秘方网”的网站上,赫然标示着“一个神秘的民族,一种神秘的奇药,一个改变你家庭的配方”,并出售“换花草”茶、“换花草”酒等,针对不同年龄的夫妻,分别有1980元、2280元等不同价位的产品。网站主人自称是贵州黔东南州民族医药学会会员,其药方出自占里老“药师”吴刷玛之手,且声称做了3年多,成功率在98%以上。

  不乏有求子心切的网友购买所谓“换花草”茶的,有人用后表示“果真有效”、有人说“是骗人的,用了还是生了女儿”。

  ▲▲“换花草”的几大谜团

  在“求子”观念影响和商人操弄下,本来就扑朔迷离的“换花草”显得愈发神奇,而围绕“换花草”的几大谜团始终未能揭开——

  谜团一:“换花草”真颜如何?

  按照“药师”吴仙娥的说法,“换花草”应是一种植物的根茎,似藤非藤,只有在农历八月十五,在山壁陡峭之处采下晒干,熬至成药,方能达到调节性别的药效。

  黔东南州文化研究所所长吴佺新是占里人,他说,叫“换花草”的草药并不难见到,神秘的是被制作出来的复方“换花草”,外人不知道其配方。

  但是,网上却出现了所谓“换花草”配方,包括用陈皮、清半夏、茯苓、炒苍术、知母等20余味中药,不知这个配方所从何来。

  谜团二:“换花草”是孕前服还是孕后服?

  按照占里人的说法,“换花草”是在妇女怀孕后的3个月内服用,从而达到改变性别的目的。但根据现代科学理论,妇女在受孕之时,即精子与卵子结合时,胎儿的性别即已确定,怎么可能靠吃药来改变?

  目前,网上卖的所谓“换花草”要求在准备怀孕阶段服用,似乎更合情理。但是,真正的“药师”并没有给出确切说法。

  谜团三:“换花草”是女人服还是男人服?

  “换花草”的配方据说是传女不传男,所以“药师”大都是女人,而求药的也是妇女。

  但是,网上兜售的“换花草”却明确说给男人服用,为了促进男人Y染色体的活力,而Y染色体与女人X染色体结合而成XY,就是生男孩了。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2011年4月1日

上一条: ·探寻千古僰人之谜
下一条: ·“渝东南第一床”:土家女儿的祖传嫁妆
   相关链接
·[蒙锦贤]文明的套式: 清代“苗图”中耕织图像的生产意义·[杨雨点]语言、行为、物象:湖南新晃“孝梅节”节庆的多元民俗叙事与文化认同
·[杨雨点]文旅融合背景下怀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与发展·[刘梦颖]社会流动背景下侗族掌墨师的工匠角色转型
·[胡雅丽 杨立国]传统村落文化景观基因生产的过程与机制研究·[巴莫曲布嫫]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环境可持续性——以“藏医药浴法”申遗实践为主线
·徐赣丽:《民族文化的空间传承——对侗寨的田野研究》· “稻鱼鸭” 生态系统:农耕文明的传统智慧
·李生柱:侗族童谣文化遗产亟需抢救和保护·[张建芳]贵州仡佬族传统村落沈家坝调查报告
·[王蔓蔓]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重阳祭水大典田野调查报告·[杨兰 刘洋]优化与策略:贵州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研究
·贵州梵净山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周帆 黄守斌]侗戏——柔性的力量
·[徐斌]贵州省大方县基督教传播调查记·[刘金龙 张明慧 张仁化]彝族生计、文化与林业传统知识:以云南省南华县为例
·[汤芸]多族交互共生的仪式景观分析·[杨雨点]试论侗族傩戏“咚咚推”中的“抑巫扬医”现象
·[徐永安 杜高琴]论贵州蒙正苗族的“活人坟-竹王崇拜”及其传说·[吴照辉]民族旅游开发背景下侗族大歌的传承现状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