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吴晓东]毛衣女故事的母题构成与主角来源
  作者:吴晓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4-20 | 点击数:5072
 

  这则典型的牛郎织女故事一般划分为“窥浴——窃衣——结合——生子——逃离——追妻——相会”等母题,但从起源来看,这些母题可以归纳在早期蚕蜕皮故事的两个基干母题之下。具体来说,“窥浴——窃衣——结合——生子”可置于“窃衣(织女失去衣服)”之下,而“逃离——追妻——相会”可置于“追妻(牛郎踩着牛皮追织女得以相会)”之下。“窃衣”与“追妻”这两个母题正好对应“蚕蜕旧皮”与“换上马皮成马头蚕”两个环节。图示如图1所示:

  

  图1牛郎织女神话两个核心母题的来源与发展

  之所以认为牛郎织女神话故事来源于蚕马神话故事而不是相反,是因为从目前搜集到的材料看,不仅蚕马神话具有一定的民俗遗留,即人们把蚕称为马头娘,说蚕的头像马头,遗留有祭祀马头娘的习俗,还因为蚕头没有角,一开始不可能说蚕头像牛头,所以笔者推断蚕牛神话应该比较晚才由马或者狗等动物演变而来,然后蚕牛神话才演变为牛郎织女神话。

  在“窃衣”这部分,“窥浴”“结合”“生子”都是后来衍生出来的,“窥浴”是为“窃衣”铺垫,而“结合”“生子”本来应是换上新皮之后的事,蚕马神话就没有这样的母题。《仙传拾遗》记载的蚕马神话是这样的:

  蚕女者,当高辛氏之世,蜀地未立君长,无所统摄,其人聚族而居,递相侵噬。广汉之墟,有人为邻士掠去已逾年,惟所乘之马犹在。其女思父,语马:“若得父归,吾将嫁汝。”马遂迎父归。乃父不欲践言,马跄嘶不龅。父杀之,曝皮于庖中。女行过其侧,马皮蹶然而起,卷女飞去。旬日见皮栖于桑树之上,女化为蚕,食桑叶,吐丝成茧。[4]336

  这则蚕马神话初看似乎没有“失去旧皮”的母题,而只有“换上新皮”的母题。其实,“失去旧皮”母题在这里演变成了“失父”,是失去了父亲,才导致女子最后与马结合。“父”与“肤”同音,口传故事中“失肤”与“失父”是一样的,这便构成了起初的“失肤”演变为“失父”。肤者,皮也,所以,蚕马神话也是具备完整的蜕去旧皮,换上新皮的完整故事结构的。

  蚕马神话中因为“失肤”变成了“失父”,所以得添加点失去父亲的原因,即战乱。父亲是在兵荒马乱中被别人抢走了。蚕马神话也解释了马皮的来源,即父亲不乐意嫁女而把马杀了。就“失去旧皮”“换上新皮”这两个核心母题而言,蚕马神话与牛郎织女神话的核心母题是一致的。

  二、毛衣女故事的母题构成

  参照牛郎织女的划分,毛衣女故事也可粗划为“窃衣”“逃离”两个核心母题。具体来说,“窃衣——结合——生子”可归纳在“窃衣”母题之下,而“逃离——迎女”可归纳在“逃离”母题之下,如图2所示:

 

  图2毛衣女故事的两个核心母题的来源与发展

  与典型牛郎织女神话故事比较,其最大的变异在于“追妻”母题丢失,只剩下“逃离”母题,就是女子逃离时男子没有借用牛皮、马皮或其他什么皮追赶。在蚕马神话中,马皮飞起来裹走了女子,这是女子不情愿导致的,毛衣女得衣之后逃离,也是不情愿的一种表现。这种不情愿在蚕马神话、牛郎织女、毛衣女故事都有表现。那么,是什么动因致使这些神话故事出现这种不情愿因素呢?应该是人兽婚的忌讳。人兽婚的形成,首先是蚕的拟人化,蚕演变为女子(织女)。蚕,本身是一种昆虫,由于蚕对人们生活影响重大,得到人们的喜爱,人们便亲切地称之为蚕宝宝,蚕姑娘,蚕马神话中的蚕就会被拟人化。

  既然是人兽婚,人这一方总是要表现出不情愿来。蚕马神话初期,是蚕马婚,蚕与马都是动物,谈不上有什么忌讳,但一旦蚕拟人化了之后,即蚕演变为女子之后,便是人兽婚了,这时就会产生忌讳的情绪来,形成推动故事发展的动因。表现在故事中,便是女子不乐意嫁给马,于是马皮强行卷走女子。干宝《搜神记》里记载的蚕马神话有这么一段话:

  女与邻女于皮所戏,以足蹙之曰:“汝是畜生,而欲取人为妇耶?招此屠剥,如何自苦!”言未及竟,马皮蹶然而起,卷女以行。邻女忙怕,不敢救之。走告其父。[5]173

  这就是说,马被杀了之后,马皮被挂在绳上,女子对马皮说:“你是畜生,还想娶女子当老婆?你被杀,是自讨苦吃!”这样,马皮才骤然飞起来将女子卷走。在此之前,女子的父亲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也觉得如果女儿嫁了马是很丢人的事,才不得已将对自己有功的马杀了。毛衣女故事也延续了不情愿的内在动因,保留了逃离的情节:其母后令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衣飞去。后以衣迎三女,三女儿得衣亦飞去。兽皮飞起来裹走女子的核心母题变成找到衣服,原因是兽方角色的演变所致,此角色已经完全为人所替代。

  毛衣女故事虽然保留了女方不情愿的内在动因,但它与蚕马神话有一个很大区别,即人与兽的位置正好是颠倒的,也就是说,在蚕马神话,女方是人,而在毛衣女故事,女子是禽,或者说禽人结合,男方却完全是人,没有丝毫兽的影子。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何厚棚】

上一条: ·[吴晓东]禹妻“涂山”氏名称与“蜍蟾”同源考
下一条: ·[林继富]通向历史记忆的中国民间文学
   相关链接
·张多:《神话观的民俗实践——稻作哈尼人神话世界的民族志》·[向柏松 张兆芹]神话学视域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与发展
·[祝鹏程]作为文化批评的神话研究及其不足·[张多]重估中国神话“零散”之问
·[张成福]遗产旅游中不同主体神话观的碰撞与融合·[于玉蓉]《史记》体例之数的神话学新探
·[杨利慧]当代神话学的立场:在动态而开放的互文之网中研究当代神话·[吴新锋 胡港]甘肃泾川文旅景区中的西王母神话主义
·[孙正国]乡村记忆、身份重构与神话资源的价值认同·[苏永前]神话的理论化与理论的神话化
·[米海萍]试析青藏地区多民族神话的内容与特点·[霍志刚]神话的当代转化与族群认同
·[黄景春]黄帝神话的在地化生产及其文化产业开发·[何帅]网络游戏对神话资源的利用与开发
·[郭崇林]老三星、新三星与原古神·[高健]神话主义与模棱的原始性
·[陈连山]《山海经》中帝俊神话的再解读·[陈杰]盘古神话的生成:本土化与地方化的结合
·[王琴]个性、灵感和体验:中国民族博物馆“家庭模式”的个人叙事研究·[张多]抖音里的神话:移动短视频对中国神话传统的重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