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国际经验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经验

[马千里]“一带一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编制策略
——以保加利亚社区文化中心为个案
  作者:马千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4-09 | 点击数:5661
 

  二、社区文化中心在非遗清单编制中的角色

  在非遗保护方面,社区文化中心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作为地方传统方面的文献查询、存档和展示中心,每个社区文化中心都编撰自己的编年史,发布自己的书籍和音视频记录作品,并在中心的图书馆里将其备份保存后向公众开放。这些资料的作者和捐赠者都是社区成员,或是从前社区成员的后代。其次,社区文化中心作为当地的档案资料中心,同时也是非正式地向大众传承非遗知识与技能的场所。国家不仅给社区文化中心拨款,还另外拨款给相关的传统实践活动及其实践者。再次,保加利亚文化部于2005年在主要城市建立了29个社区文化中心下的地区专家咨询与信息中心,以改善社区文化中心保护非遗的效果。地区咨询与信息中心的专家要经受特别的培训,以增强自身和社区文化中心履行《公约》义务的能力。最后,社区文化中心还有着非常活跃的出版活动,发行自己的报纸,拥有自己的网页并和当地媒体保持联系[22]。

  在日常的非遗保护中,社区中的非遗持有者一方面同社区文化中心保持联系并交流信息,一方面还通过社区文化中心参与非遗的确认和非遗档案的保管。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册(Register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of the Republic of Bulgaria)编制的过程中,国家和社区文化中心网络之间的合作关系得到了特别的强调。公允地说,作为保加利亚传统的文化机构,社区文化中心的直接参加保证了社区、群体和个人的广泛参与[23]。

  保加利亚的非遗名册编制使用的是调查表分发与回收处理的模式,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19世纪初法国等欧洲国家民俗调查的方式。与传统的民俗调查表的设计使用不同的是,保加利亚科学院民俗学研究所的一支团队负责对名册的编制作概念设计,先编制出一份调查表。在全国范围的首次非遗名录编制工作会议上,各非遗保护的参与方,包括各地区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和社区代表对调查表进行了广泛讨论。在会后分发调查表时,不仅文化部动用了其地方上的下属机构,覆盖全国社区一级的约三千个社区文化中心也动员起来,以保证全国所有地方的社区都能收到调查表[24]。正如保加利亚民俗研究所负责非遗名册编制的米拉·桑托娃(Mila Santova)博士指出的那样,“在保加利亚非遗名册的编制过程中,为了搜集信息,大规模的社区文化中心网络被用来作为贴近民众的地方遗产保护机构”[25]。

  调查表在填写好后被寄还给学术团队。后者在对采集到的数据进行学术分析的基础上编制一份初步的非遗名册。这份临时性的名册在第二次全国性的工作会议期间在互联网上公布,以供大范围的人群参与讨论。在网上公示阶段,学术团队每天都从全国各地收到意见和建议。经过对意见和建议的归总,学术团体重返田野,在社区成员和社区文化中心的帮助下核对以前调查所获取的数据,并在这一次的田野调查的基础上编制出最终版的非遗名册[26]。

  在非遗名册编制的过程中,社区文化中心不仅担负着与社区交流的任务,体现着非遗持有者的利益,还派出一名代表参加文化部下属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此外,社区文化中心作为法定的非盈利机构还能够申请国家级非遗名册项目。事实上,保加利亚非遗名册中的15个非遗项目中有12个都是各地社区文化中心申请的。根据保加利亚2012年提交教科文组织的履约报告,保加利亚国家级非遗名册由社区通过社区文化中心作更新,而社区文化中心同时还在更新国家级的“保加利亚人间国宝”体系中发挥着关键作用[27]。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非遗保护的“泰式”实践
下一条: ·[希特拉里·盖楚阿·雷纳]墨西哥非裔族群政治动员与非物质文化遗产
   相关链接
·[马千里]中外“非遗”名录制度中社区参与问题的比较研究·[黄永林]关于建立“非遗”代表性传承团体(群体)认定制度的探索
·对乌克兰流离失所社区的活态遗产进行确认·[胡玉福]非遗扶贫中受益机制的建立与完善
·[郭平 张洁]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2021年度报告·[周波]从“身份认同”到“文化认同”: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制度设计的新面向
·杨利慧:让高校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学科建设和合作交流的重要阵地·[王历]非遗实践、传承者在非遗商业化活动中的权利和义务
·[刘朝晖]谁的遗产?商业化、生活态与非遗保护的专属权困境·[宗学良 李琦]甘肃永靖傩舞的黄河文化解读
·[郑鑫宇]遗产地社区讲解员与传承人的互动性研究·[张琪舒涵]灰陶工艺构建下的生活空间
·[张盼盼]以非遗为中心的瓶窑老街景区开发现状、问题与策略研究·[张成福]历史记忆、文化资本与国家级非遗
·[扎西卓玛]中国传统村落中的非遗探究·[游红霞]非遗整体性保护的谱系观念及研究实践
·[杨文]知识生产与制度赋权:中国非遗传承人制度的当代实践·[杨镕]国家级非遗环县道情皮影戏的田野调查报告及反思
·[颜磊]从“哦呵腔”到“非遗”·[王月 戴建国]节日传承中的年味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