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申遗与保护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申遗与保护

[覃琮]地方性知识在“非遗”保护中的作用及实现方式
——广西宾县“庙”、“场”之争的个案启示
  作者:覃琮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3-17 | 点击数:5575
 

  正当民间重建老庙的筹备和捐款工作在大张旗鼓进行的时候,另一个“炮龙文化广场”(以下简称炮龙广场)项目也在宾县、镇(芦镇)两级政府内部紧锣密鼓地进行筹划。原来,随着近几年“炮龙节”规模的扩大,宾县县、镇政府认为,过去舞炮龙都是民间自发地在老城区进行,限制了炮龙节的大发展。因为老城区街道狭小,房屋密集,交通不便,房屋多是木质结构或以木板间隔,在燃放鞭炮时容易引起火灾,出事也不容易救援,特别是作为炮龙节起始和重要环节的芦镇老庙,地处三个街道的交汇深处,路况最差,老庙本身也已损毁严重,民俗特色“表现乏力”。经过多次调查和论证,县政府在芦镇老城区的北面,沿着中和街、同仁街和太平街的街尾一直到南梧二级公路(环城路),以卢村为中心(下文称之为A地),找到了一大块土地,有意把炮龙广场建在这里。一些参与论证的部门解释说,这个炮龙广场必须建设成一个集炮龙开光、舞龙、观光、商贸、餐饮、娱乐为一体的多功能大型文化广场,需要500亩土地左右,以符合宾县未来“撤县设市”、城区扩建、营造新的发展环境的要求。一旦在这里建成炮龙广场,每年炮龙节的安全、交通、食宿等接待问题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对树立宾县形象,高质量地推介炮龙节也大有帮助,一举多得。9月份,县有关部门通知“两会”主要负责人,要他们暂时停止筹款重建老庙。12月初,“两会”被告知,有关建设大型炮龙广场的议案最终在县人大会议上获得通过,县委、县政府有关部门已开始着手项目用地的报批材料、经费筹措和规划等具体工作了。

  对于这个未来的炮龙广场,一些政府官员充满了期待。他们认为,“宾县炮龙”是一篇大文章,从宾县到南宁市,都下决心要把炮龙节打造成东方的狂欢节,这就需要在推介炮龙节、规划炮龙之旅时必须高起点、高规格地筹划它的发展未来,而这其中,一个大型的炮龙文化广场是必不可少的。当时,宾县旅游局一位负责人曾做了具体的说明,指出每年的炮龙节,都有超过20万人以上的人前来观摩,无论是原来的文化广场、商贸城舞台(临时搭建),还是老庙都接纳不了那么多人。况且,发展炮龙之旅,不能节庆过后舞炮龙就停止了,要组建专业的舞龙队,将舞龙和舞炮龙发展成为一项游客项目,这些都可以在炮龙广场举行。

  而对于“两会”和民众最为关心的老庙重建问题,县委、县政府含糊其词,一开始既没有说继续支持,也没有说反对,只是说现在无力顾及,也无瑕顾及,不再过问。后来又传出风声,说重建老庙可以,但必须迁址,把老庙迁移到炮龙广场来,成为炮龙广场的一部分。

  然而,对于政府极力倡导的炮龙广场方案,“两会”却表示反对。他们担心,如果真建成了炮龙广场,舞炮龙的中心必然会从老庙转移到广场,老庙的地位将日渐衰落。对于后来传言的政府支持迁址重建老庙,“两会”和很多民众都不接受,认为老庙必须在原址的地方上重建,否则炮龙文化就失味。

二、“炮龙广场”会与传统舞炮龙信念发生冲突

  宾县的“庙”、“场”之争,实际上涉及到两个问题,一是地方民众为什么反对当地政府建设炮龙广场;二是地方民众为什么坚持要重建老庙,而且必须在原址的地方重建?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其一,炮龙广场与舞炮龙的传统发生许多冲突;其二,老庙是“龙穴”,炮龙文化的精华全部蕴藏在老庙里面。

  在接受调查的民众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担心,如果舞炮龙活动的中心由老庙转到炮龙广场,会与传统舞炮龙信念发生冲突,对舞炮龙的传承和发展“危害极大”。这种冲突,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炮龙广场会破坏舞炮龙长期以来恪守的规则

  舞炮龙活动主要是在老城区进行,“一条龙舞一条街”、“本街龙旺本街”是长期以来格守的舞龙规则。可是,炮龙广场是应政府“营造新的发展环境”而设计的,是个商业区,也将是个新的居民点,外地人肯定将占绝大多数,他们没有舞炮龙的传统,也不会了解舞炮龙的这些规则。届时,炮龙广场要举办大型舞炮龙活动,只能从老城区街道抽掉炮龙队过去,但是这样一来,谁会留守老街道舞炮龙,谁又会在老城区老街道观看舞炮龙,老城区老街道怎么办,谁来旺?在炮龙广场集中舞炮龙,方便了游客,满足了游客的需求,但是却“旺了外地人,衰了本地人”,表面热热闹闹,但是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

  (二)老城区的街道最合适舞炮龙对场地空间的特殊要求

  缺乏专门场地,观赏无安全保障,是政府计划建设炮龙广场的重要理由。但是,“两会”的多数人认为这个理由并不充分,而且很可笑,说明政府有些人“并不真正了解舞炮龙”。宾县舞炮龙与其它地方舞龙的最大区别,就在于能在同一时间把舞龙、放鞭炮、烧龙、抢龙珠、钻龙肚等各种活动集中起来,场面热闹壮观、惊险刺激,既好看又好玩,是一种全民参与的群众文体活动。而要展现这些特点,达到这些效果,对场地是有特殊要求的:太宽太大,活动就会分散,太小太狭,活动又会展不开,最好的舞炮龙场地就是中和、镇安、治兴等这些老城区的老街道,长度不限,宽度在4-8米之间,刚好可以让炮龙“神龙摆尾”,两边居民对门住,楼上楼下,都可以燃放鞭炮。如果到一个宽大的圆形广场集中舞龙,这些特点就会荡然无存。一些舞龙老师傅已经抱怨说现在新建的一些主干街道,路面过宽,舞炮龙不能同时“照顾”两边街道居民,其精彩程度就远不如老街道。另外,很多人似乎对政府所说的安全问题并不担心,他们说在老城区老街道舞炮龙都舞了几百年了,有过烧伤、灼伤人的,但一向都有治疗秘方,也没有出过什么大的安全事故,何况现在已禁放大炮了,将来即使游客多了,只要准备工作做好了,也不会有大问题的。

  (三)炮龙广场“开光”的舞炮龙不是“原汁原昧”

  在宾县人特别是县城芦镇人的观念里,老庙是宝地,是芦镇的“龙穴”,只此一处。宾县的舞炮龙,正是从老庙发展起步,然后不断向外扩展,形成今天规模盛大的炮龙节,庇护了一代又一代芦镇人和宾县人,但“根”仍在老庙。至今,人们仍然相信,只有经过老庙开光的炮龙,才是“原汁原味”的,才能沾上“龙光”,最具灵性,最能应验。照他们的话说,在其它地方开光的炮龙,只得到“土地爷”的庇护,土地爷怎能跟龙公龙母相比呢?A地的炮龙广场不是“龙穴”,如果光建“场”不建“庙”,则意味着地失宝、庙失势、龙失威,任凭政府怎么在A地组织声势浩大的舞炮龙,那也是一种完全“变质了”的舞炮龙,只能“骗得了外地人,骗不了本地人”,甚至“骗得了阳人,骗不了阴人”。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人才培养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下一条: ·[徐赣丽]手工技艺的生产性保护:回归生活还是走向艺术
   相关链接
·[孟令法]地方性防疫知识的传承与转型·[郭倩倩]民俗学的理论范式转型
·[赵欢]歌、舞和手工制作·[张寒月]传统医药类非遗保护的标准研究
·[王薇]试论非遗保护的国际标准·[刘玉颖]独联体国家非遗保护合作机制研究
·[胡玉福]传统技艺类非遗保护标准研究:以鲁锦项目为例·[程瑶]转危为机:紧急情况下的非遗保护和利用
·[白宪波]非遗保护中“调研不力”问题探讨·[朱林]地方性与互动性:当代仪式研究的两条路径
·[李牧]“人类学转向”下当代艺术的文化逻辑 ·[韩成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体与保护主体之解析
·[胥志强]关于非遗保护的理论思考·[马翀炜]知识谱系的构建与人类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国边境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杨庭硕] 论地方性知识的生态价值·[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
·[杨红]目的·方式·方向:中国非遗保护的当代传播实践·[游红霞 田兆元]谱系观念与妈祖信俗的非遗保护
·[宋俊华 倪诗云]非遗保护的中国经验与中国声音·[周波]非遗保护与乡村振兴的文坡实践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