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艾菊红]傣族水井及其文化意蕴浅探
  作者:艾菊红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9-17 | 点击数:6072
 
 
二、水井的建造和管理与傣族人的道德观念
 
笔者在西双版纳勐腊县调查时,当地人讲述了这样一个关于水井神的传说:水井神名为叭雅阿树嘎塔麻拉扎。这个人在生前建寺庙4800万,白塔4800万。希望死后能够升天,变为神仙,然却未能如愿,死后变成了一条大蟒蛇。他的儿子出家为僧,修行很高,到天上寻找父亲,寻遍整个天堂也没能找到父亲。回到人间,在一条沟里找到已经变为蟒蛇的父亲。他说:“父亲在人间做了那么多善事,为什么还不能成为神仙。”于是就为蟒蛇念经超度。这次蛇死后就进入了天堂,重又投胎成人。这一世他到处建造凉亭和水井,并修了一条大路,最终因为功德圆满成为神仙。因为他生前建了很多水井,人们就奉他为水井神。正因为如此,傣族人认为,建水井和凉亭是为了供人们休息喝水,是善事中的至善之事。所以建造水井对于傣族人来说是一件非常严肃和重要的事情。
村寨是否建水井,建水井的地点选择,都要取决于村寨中的中老年男子,女人不得与闻,建水井也主要是男子的活计,很少有女人参与。但是有趣的是,水井建好后,主要是由女子负责挑水等活计。傣族姑娘挑水,那是一首美丽的诗。清晨,踏着迷蒙的薄雾,身着艳丽筒裙的傣族姑娘挑着水桶或陶罐袅袅婷婷地走到水井,喳喳闹闹,像一群快乐的小鸟,揭开了新的一天。她们排成一排,娉婷而来。无怪傣族研究专家黄惠焜先生曾有诗云:“白露横一江,浪暖波不扬,掬水无深寒,踏沙有余香,婷婷肩瓮女,款款牧牛郎,谑笑复相逐,竞问客何乡。”如今这种场面已不大多见,很多村寨中已经没有了水井,自来水已经通到了各家各户。即使还到水井挑水,挑在肩上的土罐也换成了铁桶。
建造水井选址非常讲究,要选择在村寨外围,远离人居住的地方,多是在山箐的入口,或者树木繁茂的地方。最常见的是水井旁边都有一棵或者几棵长势良好的大青树。傣族古歌谣中的《挖井歌》唱道:
 
人们啊/不要懒/人们啊/不要睡/大家出门挖水井/地点要选好/选在青树下/凉快又挨家/青树高又大/叶茂干又粗/树根有水分/雨来能挡灰/干天水不断/青树是水源……[3] (62)
 
也就是说水井要建在水源充足的地方,才能保证井水不枯,水质良好。而且建水井的时候不能有其他的私心杂念,要一心想着平平安安、干干净净,这样建造出来的水井才能清凉甘甜。
水井建成以后,必须开光。村民们载歌载舞庆祝水井的建成,并请和尚念经祝福。水井建成之日,也是祭水井的日子,每年届时祭祀井神,淘洗水井。这里我们看到了傣族原始宗教信仰与小乘佛教信仰的有趣结合。
笔者在西双版纳勐腊县城的曼嘎寨调查时,了解到该寨祭拜水井,只允许50岁以上的男性参加。在水井旁专门有一个祭祀水井的称为“憨”的祭台。但是时间并不固定,约在夏历的腊月举行,具体日期每年要进行推算。
对于水井的管理,反映了傣族的传统知识、风俗习惯和生态观念等。水井管理的根本目的在于保护和合理使用水资源。
除了建井罩保持水井的清洁外,人们还采取了很多保持水井清洁的办法。饮用水和洗涤水要分开,有些村寨有两口公用水井,一座用来洗涤,一座饮用。取水时,用公用的长柄木瓢或竹瓢将水舀出,再倒入水桶或水罐中,绝不用自家的水桶直接到水井中取水;孩子们从不到井边玩耍;妇女们从不在井边淘米、洗菜、洗衣服;男人们不在井边饮牲畜;每个人都会随时冲刷井台、护栏,清理附近的杂草杂物。村寨中还专门有管理水井的人,过去是村寨的头人,现在则是村长。由他负责安排时间定期清理水井,擦洗井中的石头,除掉青苔、小虫和漂浮物。这虽然与傣族人民爱清洁讲卫生的良好习惯分不开,但也不难看出傣族人民对水的那种崇敬之意。[1]
曼嘎寨的水井罩上甚至用傣汉两种文字刻着《老人遗嘱》,告诫人们要爱惜水源,保持清洁。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蔡英杰]太阳循环与八角星纹和卐字符号
下一条: ·[董根洪]论习近平的传统文化观
   相关链接
·[刘朦 马兿嘉]从生到死:布朗族、傣族人生仪式的空间转换与象征秩序研究·[霍志刚]建构与融合:遗产旅游语境下泼水节神话资源转化的路径研究
·[杨嘉欣]从“一湾一井”到“自来水入户”:眉山市仁寿县镇龙村用水方式变迁现象探析·[何庆华]傣族祭寨神仪式空间的排他性
·[霍志刚]傣族神话研究回顾与“朝向当下”的傣族神话研究·[霍志刚]遗产旅游与傣族神话资源转化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李斯颖]德宏傣族族源神话的多元叙事与文化记忆·[侯兴华]文化冲突视阈下云南部分傣族改信基督教与边境社会稳定
·[金红]论傣族乐器“光邦”的象征功能·[屈永仙]傣族口头传统文类及其传承者
·[岩温宰香]傣族献祭竜林仪式的空间场域与文化传承意义研究·[袁宣民]美味佳肴撩人醉——《饮食文化》介绍
·[郭中丽]傣族孩童教养互动机制研究——以云南沐村傣族为个案·傣族:在东南亚国家及其相互交往中举足轻重
·[孙九霞]旅游对目的地社区族群认同的影响·[温小兴]傣族村寨的风水实践与文化整合
·[金红]傣族乐器“光邦”的活态传承及其文化解释·[郑筱筠]傣族《兰嘎西贺》故事不同版本原因初探
·[胡阳全]近十年国内傣族研究·[褚建芳]制造传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