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会议通知:“日常生活及其超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对象与伦理关切”学术研讨会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什么是民俗
生产劳动民俗
日常生活民俗
社会组织民俗
岁时节日民俗
人生礼仪
游艺民俗
民间观念
民间文学
   什么是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历史民俗学
理论民俗学
应用民俗学
民俗语言学
艺术民俗学
   关键词与术语
   观风问俗
   民俗图说
   China in Focus

民俗图说

首页民俗与民俗学民俗图说

唐卡,那一眼的千年绚烂
——解放周末·文化遗产日特刊
  作者:尹欣   摄影/图:尹欣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6-09 | 点击数:12676
 

 
 
画唐卡已成了夏吾万代的一种生活方式。
 
 

     “卖唐卡和卖衣服不一样。”

  岁月,在唐卡画师的一笔一画中流转着,一千多年过去了,从容未变。

  波澜亦有时。

  2006年,唐卡和堆绣、泥塑等一道作为热贡艺术,被评为世界级文化遗产。寂静了千年的唐卡,一下子受到了太多目光的关注。

  随之而来的,是唐卡价格坐着火箭似地窜升。

  “之前用四五个月画好的唐卡,一幅卖七八千元,后来一下子那样一幅可以卖到一万七八千元了。”

  特别是2008年,外面的世界正在为应付金融危机的狂暴而焦头烂额,吾屯这个大山中的小村庄,很多画师与夏吾万代一样,也感受到了一种不平静。

  忽地,唐卡供不应求了,“订单已经排到了几年后,画都画不过来”.

  从事唐卡对外贸易的才旺格日这样解释唐卡火爆的原因:外在因素是大量资金涌入文物收藏领域,唐卡具有很高的艺术性,自然藏者众多。内在的原因,一是制作唐卡的原料特别精贵,像珍珠、珊瑚、金箔,还有很多天然矿植物原料,原料本身就价格不菲;二是唐卡绘制过程非常复杂,纯手工制作,一幅好唐卡至少要用几个月才能完成,精细的地方要用放大镜才能看出妙处;三是唐卡的题材广泛,包罗万象,不仅有佛教内容,还涉及藏族的历史、社会、文化、艺术、科学等多个领域,受众面很广。

  在才旺格日的客户中,除了藏传佛教的信徒,“还有很多人把唐卡请回去挂在房间里做装饰用,也有一些人是为了投资升值”.

  价格上去了,开心吧?夏吾万代听到这个问题,咧嘴笑了,“生活是好了很多,刚才不是说了嘛,我的车就是画唐卡赚来的”.末了,他又加了一句,很是郑重,“画唐卡价格是一时的,更重要的还是虔诚”.

  2011年过年时,夏吾万代去了趟深圳看望老朋友,朋友是开画廊的,嘱咐他带幅好唐卡作品过去。带去了一幅唐卡,朋友看了,就要跟他做生意,让他有一幅算一幅,把自己画的唐卡都卖到深圳去。这让夏吾万代觉得有点不舒服,“我更愿意让人家来我这看,喜欢你再收藏走。卖唐卡和卖衣服不一样”.

  问夏吾万代画得最长、最细致的一幅,用了多长时间?

  他没作声,走进了里屋,搬出了一幅唐卡。一米多高的画卷上绘制着500个神态不一的佛像,拇指大的佛像所穿衣裳的花纹图案,都纤毫毕现。色彩更是悦目,金的耀眼,蓝的澄澈,红的艳丽。

  “这幅唐卡内容是我自己想的,别人都没有!”夏吾万代很是骄傲。

  读经书故事时受到了启发,夏吾万代构思了这幅唐卡,11岁就开始学画唐卡的弟弟楞本东珠与他一起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完成。

  弟弟说,光是钩金丝,就花了6个多月,“金线晃得眼睛疼,画一会儿,就要到外面望一望”.

  有人听说他们兄弟在做一幅好唐卡,特意跑上门来收购,说十万、二十万元,价钱你们随便开。

  夏吾万代撒了个谎,“还没画完”.

  “有的唐卡画师有了点名气,自己就不怎么画了,而是收其他画师的画,再回去盖上自己的章,高价卖出去。你想,一个人一年怎么能画出十来幅?就算是真的,那样的作品能好吗?”

  他说,他不想卖给这样的人。

  而这幅唐卡,他以后也不打算卖。因为这幅唐卡投入了他们兄弟太多的心血,他担心以后自己年纪大了,眼睛不那么好使了,就很难再画出自己满意的作品。

  “不开心时看看它,就有成就感了。”

  和夏吾万代一样,对于很多画师来说,画唐卡既是谋生的手段,更是心灵的安顿。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 2012年6月8日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昆曲,古老歌谣的当代吟唱
下一条: ·木卡姆,音符里的维吾尔史诗
   相关链接
·中山大学 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 2024年全国高校非遗政策与实务培训班招生简章·[康丽]从女性赋权到性别协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发展史上的性别平等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非遗公约》缔约国大会第十届会议将于6月在巴黎召开·非遗热点丨全国人大代表巴莫曲布嫫:通过非遗保护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敬文民俗学沙龙:第40期活动预告·首期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插花高级研修班在京开班
·朱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策研究:概念、历史及趋势》·巴莫曲布嫫: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策研究:概念、历史及趋势》
·青岛大学举办“万柿大集——第三届柿子采摘文化节暨胶州非遗进校园活动”·王晨阳:在“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促进可持续发展” 学术论坛上的致辞
·“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促进可持续发展”学术论坛在山东大学举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东亚多部门地区办事处驻华代表处主任夏泽翰教授:两个关键点
·视频 ‖ 水是一切生命之源:魁立先生访谈·新书发布 |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国经验》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非物质文化遗产论文选编·[王晨阳]全面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
·[王晨阳]非遗成都论坛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马盛德:非遗传统舞蹈首先是保护传承,“创新”不能太着急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十八届常会将在博茨瓦纳卡萨内召开·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通过二十周年学术专栏在线发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