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中国实践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实践

中国大幅减少国家级非遗名录入选名额 酝酿退出机制
  作者:记者 海明威 吴晓颖 余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5-31 | 点击数:3322
 


  新华网成都5月30日电(记者 海明威 吴晓颖 余里)中国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保护官员30日在成都向新华社记者透露,中国即将公布的第三批国家级非遗名录仅190余项,较前两批合计1028项有了较大幅度减少。此外,政府还在考虑推动建设国家级非遗名录的退出机制,以改变部分地方存在的重申报轻保护现象。

  中国自2006年公布了首批518项国家级非遗名录以来,已公布了两批共1028项。文化部非遗司副司长马盛德透露,入选第三批名录的仅为190余项,已经通过了国务院批准,预计很快就将正式公布。

  “第三批名录全国申报的数量大概有接近3000项,但是真正通过的正式项目只有190余项,这次是非常严格的控制。”马盛德说。

  马盛德说,严格控制非遗国家级名录数量是为了严肃非遗保护,真正把具有民族文化价值和典范意义的项目提高到国家级层面。

  对于入选标准,同时身为“国家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的马盛德介绍说,一是看项目的质量,二是看项目自身价值能否具有国家级水准,三是看其能否代表地区特定的文化。他认为这三个标准在第三批名录评选过程中有明显的体现。

  关于控制国家级非遗名录项目,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今年2月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就表示政府要推动在国家级名录评审中进一步严格把关,“对申报热降温,把保护的实事做实。”

  他在受访中批评说,有的地方和单位只看重入选名录的社会影响,保护措施不落实,重申报,轻保护。有的甚至只把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视作经济资源开发利用,忽视按照科学规律进行传承。

  中国知名的非遗保护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田青也在30日对新华社记者表示,重申报、轻保护的现象已经成为中国非遗保护实践中一个突出的问题。

  “申报一旦成功成为国家级遗产,甚至成为人类遗产,然后保护工作没人做,那怎么办?”他说。

  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田青说他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建立国家级非遗名录的退出机制,以此改变重申报轻保护的状况。

  “要监督和检查,对于保护不力,甚至对非遗造成了改变和损毁的,要先警告,最后直至摘牌,一定要建立这种退出机制。”田青说。

  对于专家这样的建议,马盛德回应说,文化主管部门在最近几年实践调查中确实发现部分入选项目存在保护工作与申报承诺不一致的现象,因此,政府层面也正在酝酿推动建设非遗国家级名录的退出机制。

  马盛德表示,非遗退出机制建设是一件“很重要、很严肃的事情”,专家和政府层面早有共识需要推动这项机制建立。他说,近期文化部拟推出一项国家级的课题,从专家层面来调研非遗退出机制建设的问题,在充分的学理讨论后再进入下一步政府层面的工作。

  尽管表示非遗退出机制建设需要严谨审慎,但马盛德同时表示,即将在6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简称“非遗法”)对于非遗的保护,包括机制的完善提供了法律依据,是非遗保护工作进一步完善的最大保障。

  今年2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非遗法”的条文中并没有明确提出“退出机制”,但是在“第三章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目录”第二十七条规定:国务院文化主管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应当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规划的实施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发现保护规划未能有效实施的,应当及时纠正、处理。

  王文章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文化部将建立国家级名录的退出制度,定期组织专家对国家级名录项目保护情况进行评估、监督和检查,对保护不力和进行破坏性开发的项目和单位予以警告,对于确实不再符合国家级名录标准,没有资格继续列入国家级名录的予以除名,并追究相关责任。
 

  文章来源:光明网-新华网 2011-05-30 21:45:45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周锦章]数字化平台与传统民俗文化的保护
下一条: ·第三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活动总览
   相关链接
·[爱川纪子]政策视角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地方发展·[康丽]实践困境、国际经验与新文化保守主义的行动哲学
·[田阡]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路径研究 ·为什么中国是拥有“非遗”项目最多的国家?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 》·[刘国臣]文化空间: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性保护的实践
·[黄永林 余欢]智能媒体技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播中的运用·[马知遥 刘智英 刘垚瑶]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几个关键性问题
·[赵迎芳]新时期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和保护的实践与思考·[杨红]目的·方式·方向:中国非遗保护的当代传播实践
·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会议在波哥大开幕·[王文超]传统工艺的文化复兴与“非遗”实践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公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的通知·[宋俊华 倪诗云]非遗保护的中国经验与中国声音
·[刘晓春 冷剑波]“非遗”生产性保护的实践与思考·《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报告(2020)》 征稿启事
·[周跃群]保护与发展的权衡:民俗文化遗产化视野下的动物伦理反思·[周书云 陈兰]粤港澳大湾区饮食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建设路径探究
·[郑东伟]国内图书馆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综述·[尹笑非]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的城市文化空间建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