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时评杂谈

首页动态·资讯时评杂谈

文化学者:仪式感消失道德没寄托 破坏或将更严重
  作者:记者 周怀宗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10-20 | 点击数:6104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74.3%的人感觉国人的仪式感越来越淡漠。不论中外,官方还是民间,仪式一直都是一个社会群体不可缺少的共同活动。一个人的一生,生日、节日,婚丧嫁娶等,都需要通过仪式来体现和完成。然而,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对于仪式越来越缺少认同感,过年过节越来越没有意思,生日节日无非就是大吃一顿,婚丧嫁娶草草了事。个人的一生,生日、节日,婚丧嫁娶等,都需要通过仪式来体现和完成。然而,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对于仪式越来越缺少认同感,过年过节越来越没有意思,生日节日无非就是大吃一顿,婚丧嫁娶草草了事。

  著名文化学者、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李河表示:“仪式感的消失,让整个群体的精神世界彻底地无法安顿,道德没有了寄托,最终造就的是一大批没有终极关怀的物质主义者。而这种对于仪式感的破坏,可能还将继续严重下去。”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新浪网,对1621人(其中“80后”占48.9%,“70后”占37.0%)进行的调查显示,74.3%的人感觉国人的仪式感越来越淡漠了,15.9%的人则认为“没有淡漠”,9.8%的人觉得“不好说”。另外,61.5%的人将缺乏仪式感归结为“仪式教育缺乏,不了解仪式的内涵”。

  失了精神,仪式难留

  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仪式,而这些仪式,无不体现着这个民族和国家独特的文化内涵。为什么这个时代人们越来越觉得过年过节没有意思,李河说:“就是因为人们失去了这些仪式背后的文化内涵。”

  李河说:“仪式,是一个群体在重大事件和重要时刻形成的一种程式化的活动形态。人类学上对于群体之间的差异有很多识别的标志,仪式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从外部来说,仪式有三个特征,其一,它是群体性的。其二,它一定体现群体的文化特征。其三,它是识别群体差异的标志。从内部来说,仪式也是群体中自我认同的标志,你认同了这些仪式,也就说明你融入了这个群体。”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大量关于仪式的内容,特别是儒家文化,仪式是其文化内涵的重要部分,李河说:“儒家的仪式非常完备,大到祭拜天地祖宗,婚丧嫁娶,小到生日节日,都有一整套严格的仪式。儒家思想中有很多义理学说,有一位西方学者研究儒家文化,就是从儒家的诸多仪式中开始。所以说,最重要的仪式,一定都是精神性的。人类的生活,有两个重要的世界,一个是物质世界,一个是超越物质的世界,也就是精神世界。W·本杰明曾经说过,仪式和文化,第一代表着群体中的认同,第二代表着整个群体的超越性信念。”

  世界不应缺失另一半

  仪式感代表着一个群体,乃至这个群体中每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对此,李河说:“我们不是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历史、有未来,我们的来处是清楚的,我们的去处也是清晰的,我们不是偶然来到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偶然离开。我们的生活不是独立的,这一直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而仪式,正是建立这种群体认同的途径。”

  那么,是什么让我们逐渐失去了精神世界?李河说:“超越性的世界是人的一部分,但在现代性来临之后,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就是去魅,也就是不再相信超越性的世界。去魅固然有其作用,但是它更使得人们没有了来处去处,变得无所顾忌。就我们来说,这些年来,物质经济发展很快,但是在精神上却一直在破坏,我们烧掉了家谱,没有了来处,丧葬越来越不郑重,没有了去处,我们成了孤儿,孤单地存在,孤单地离开。就比如说墓地,这是一个人的归宿,现代人不相信归宿,觉得人死了,一切回归大自然,实际上不尽然。前不久我在国外还看了很多墓地,有名人的,也有城市里普通人的墓地。站在那里,你就会有一种历史的沉重感。一个人死去,并非一切都消失了,他还留下了他的精神,还会给人们感悟和记忆,我们凭吊古人,不但能够体味历史的沧桑,也能够接收到古人留下的精神财富。这就是精神的价值。”

  精神世界同样是人类世界的一部分,倘若一个群体,一个社会失去它,那么他们的世界也就缺了一半。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北京晨报 2010年10月20日 08:25

上一条: ·调查显示老人缺精神慰藉 专家吁设重阳节为假日
下一条: ·百年老宅拆迁 继承引发后人纠纷
   相关链接
·[李维康]防灾心理与社会性抚育的仪式表达·[王优]浅探汉族传统婚姻仪礼的历史流变
·[刘朦 马兿嘉]从生到死:布朗族、傣族人生仪式的空间转换与象征秩序研究·[李雄锋]神化和俗化:南狮“点睛”仪式的象征意义与应用逻辑
·[邹晨欣]疫情危机下屯堡金氏家族秋祭仪式考察·[曾敏]赣南普庵信仰及道教普庵派斋醮科仪初探
·[于洋]萨满文化的疾病观念与仪式治疗·[岩温宰香]疫情下的基层社会治理
·[吴越晴红]疫情下的驱瘟仪式·[贾国立]新冠疫情下大石桥村泰山老奶奶信仰的求平安仪式活动研究
·[高静]架桥求花:中韩祈子仪式的对比研究·[杜小钰]国家级非遗“骆山大龙”的舞龙仪式
·[谈楚儿]鹤城花炮会概述与特征价值探析·[石子萱]试析兰州市区正月十五“跨火堆” 仪式
·[刘文江]“类民俗”与城市经验文化·[李丽楠]民俗的仪式感与人生意义的建构
·[张敏]甘肃泾川武社火仪式过程与功能研究·[崔开欣]晋南地区丧葬的研究
·[黄旭涛]节日文化的空间特点及其重建意义探讨·[黄彩文 于霄]地方节日的历史记忆与仪式表征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