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打花鞭:陇上民间鞭舞谁传承
  作者:郑志成 刘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7-10 | 点击数:11131
 


  打花鞭是甘肃静宁农村有着多年历史、独具地方特色的民间传统舞蹈。

  研究民间文化虽然是件光荣的历史任务,但是由于投入大、回报少,年轻人从事此项工作的很少,很多文化已濒临失传,传承也呈现断代的现状。挖掘、整理、培养、传播乡土文化瑰宝“打花鞭”,对抢救和保护民间文化资源具有深远的意义。

  寂寞的舞者

  在狭长的院落里自顾自地跳着“打花鞭”,此刻,作为静宁县为数不多的熟稔打花鞭的老人,杨生泮更像是一个寂寞的舞者。

  2010年夏至,午后的静宁县城阳光很烈。

  “将原来不到半米长的花鞭改进成更长、更粗的竹鞭,耍起来更有劲。”杨生泮不无骄傲地从窗台上取下花鞭,在安静的院子里自己哼着鼓点跳了起来。

  右手紧握鞭的中端,刚一起步,缠绕着红白绸带的花鞭就在手中畅快地挥舞了起来,轻巧地变换着击打臂、腿、肩、腰、背、脚心、膝、胯、肘、手掌,间或敲打一下地面,脚下划着“十字步”,左右脚有节奏地交替各进一步,然后各退一步。花鞭的敲击发出节奏整齐的响声。除了前后摇摆跳动,立、跪、蹲、坐、卧、行进等各种动作行云流水般自由变换着。

  一开始像老人握着长烟斗重重地磕着鞋底,又像英雄手捏长矛刺向禽兽,一会犹如壮汉扛着镢头种地归来,最后又是老乡用烟杆敲打肩部在松弛困顿。分成十二下、十四下、十六下不同的节拍,杨生泮交替着用花鞭两端不断地碰打在自己身体各处。

  相传,在秦末楚汉相争之时,“西楚霸王”项羽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每攻下一城,项羽便站立马上,挥舞钢鞭高歌劲舞,舞至酣时,命令士兵折木为鞭再舞。经常,霸王的激昂之状,动魄之情,更令兵将们难以自抑,便自发地持枪械手舞足蹈起来,使路过的老百姓深受感染。以后,这种舞蹈形式由军营流传到民间,逐步发展成为彩鞭形式,演化成当地百姓祈鬼神、庆丰年、贺喜事的民间舞蹈形式。

  又有传说,在公元前202年,霸王兵败垓下。汉军四面楚歌,饶是英雄盖世,霸王却也无力回天,在“时不利兮骓不逝”的黯然神伤中,面对滚滚东流的乌江水,背后震天动地的呐喊声滚雷般逼近,“无颜见江东父老”的霸王拔剑自刎。一位姜姓将军护送项羽亡灵回到江东故土,为缅怀项羽,他独创了一种舞蹈,由跟随项羽身边的28位将士组成,队前一人手捧军帽代表项羽,边挥鞭、边吟唱,内容是项羽兵败自刎时的慷慨悲歌。

  雄浑剽悍的舞步,畅快淋漓的激情宣泄。每逢传统的民族盛典,具有浓郁古风遗韵的“打花鞭”,备受当地居民青睐。

  1951年,9岁的静宁人杨生泮第一次接触打花鞭。那年正月里,看到社火队伍里几个人手拿竹竿随着锣声鼓点边扭边跳,好奇的杨生泮就从地上顺手捡起一根木头棒子混进了社火队伍里,一直跳到另外一个村里。

  自此,喜好文艺的他与打花鞭结下了不解之缘,“县城和老家每年社火的打花鞭我都参加,农活儿不忙的时候在家也跳,锻炼身体。”

  扬鞭起舞一路歌

  身着白衣红褂的女子,戴着白穗飘飘的头饰,手中舞动着打花鞭,其身姿体态,就像朵朵盛开在黄土高原上的映山红,迷人的笑靥绽放着喜悦和深情。穿着坎肩的汉子镇定自若、器宇轩昂,虎虎生威的矫健舞步,那一张张黝黑古铜的犁满皱纹的脸庞,流露出刚毅与自信,在复杂的阵形变幻中,演化出砸地、杵天、相互对打等载歌载舞的表演花样。少则为五六人,在大型集会及重大节日,甚至多达数百人,气势纵横捭阖。

  集舞蹈、武术、体育竞技于一身,以节奏明快、粗犷豪放、铿锵有力、欢快祥和的独特风格而著称,流传在静宁县的打花鞭,是中国传统的民间舞蹈形式之一,在民间又称“霸王鞭”、“金钱棍”、“打花棍”、“打莲湘”。

  打花鞭的道具是用半米到一米多长的竹竿削制而成,描绘着彩色条纹,两端绑有几枚铜钱和莲花、彩带,又分为单鞭和双鞭,舞者以鞭敲击肩、臂、腰、背、腿,打出有节奏的声音。舞者可根据自己的情绪、性格和技巧,舞动时因用力大小、摆动角度不同,击打出不同的声音和节奏。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0-07-08 09:12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卢万发]毕摩文化与彝族教育关系初探
下一条: ·[马执斌]足球的起源及其在古代中国的发展
   相关链接
·[陈权 阿依林芳]民间舞蹈“蛾蛾灯”的保护与传承·[张志萍]感悟民族民间舞蹈的继承创新与发展
·[纪兰慰]少数民族舞蹈在中华舞蹈史中的历史地位·[纪兰慰]民间舞蹈与田野作业
·[红涛]西藏民族舞蹈继承创新发展之我见·湖北土家族纪录片《巴山撒叶嗬》获国际金奖
·中国文化报:民间舞蹈笔谈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