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嘉木扬·凯朝]蒙藏佛教关系研究
  作者:嘉木扬·凯朝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5-10 | 点击数:12024
 

 

 
一、蒙古帝国时代的蒙藏佛教关系
 
蒙古佛教的黎明期是在蒙古帝国时代?藏传佛教萨迦派的教法传人蒙古地区,蒙古帝国太祖博克达·成吉思汗(BogdaCinggisHan 1162-1227,略称成吉思汗)以及蒙古诸皇帝,接受了藏傅佛教:本文以研究传播途径和接受原因为主-在学术界,至今为止,一般都将成吉思汗与藏传佛教萨迦派高僧之间交换亲笔书函理解为个人关系,本文将加以讨论。
佛教何时传人蒙古族地区的呢?在《三世佛母圣般若波罗蜜多经》(Dusgsum rgyal bai yum Hphags pas/es rab kyi pha rol du phyin pai mdo里有如下记载,释尊曾作过预言,佛教将先从中印度向南一度传播弘扬,此后又将印度的北方再向北方传播弘扬。就是说,佛教将传播到印度东北方向的地域藏族地区和蒙古族地区。释尊在《无垢天女请问经》(Lhamodrimareedbasshusbairedo)预言说,佛涅槃后的二千五百年时,佛法在“红面”(gdolldma真)地域传播,即预言说在蒙古族地区传播。这是因为蒙古族地区的很多地方大地呈红色的缘故。
一般认为在蒙古地区最早传来的佛法是藏传佛教萨迦派的教法。蒙古学界大多以蒙古学者萨襄彻辰著的蒙古文《蒙古源流》(Sagangsecen,Erdeniyintob ci)一书为依据,《蒙古源流》中有如下的叙述:
 
成吉思汗,四十五岁(公元1206年)用兵于土伯特(tubed西藏)之古鲁格多尔济汗(Kulegedorci qagan)。彼时土伯特汗遣尼鲁呼诺延(Niluku noyan尼鲁呼,大臣之意)为使,率三百人前来进献驼只、辎重无算,会于柴达木疆域。
成吉思汗赏赐其汗及使臣,并送礼物和信件给萨察克罗杂干阿难达噶尔贝嘛喇(Saskiya cag lo-zawa ananda gerbi),信中说:“尼鲁呼诺延之还也,即欲聘请喇嘛,但朕办理世事,未暇聘请,愿遥申皈依之诚,仰恳护佑之力”。于是收服阿襄三部(mGaH ris skor gsum)属八十土伯特人众。
 
另有久明柔白多杰藏文著的《蒙古佛教源流》(HJigs med rig paHi rdo rje,Hor gyi chos hbyuG),由固始噶居巴洛桑泽培蒙古文著,陈庆英乌力吉汉译注的《蒙古佛教史》等书,都涉及阐述了成吉思汗与萨迦派的萨察克罗杂干阿难达噶尔贝喇嘛的关系。但是萨迦派的历史著述中没有此人。《蒙古佛教源流》中记载说,成吉思汗与萨迦派的高僧萨钦·贡噶宁布(SaskyakundgahsfiiGpo 1092-1158,以下略称贡噶宁布)结成施主与上师(mchodyon)的关系,成吉思汗给贡噶宁布发了信函等等。其实在时间上成吉思汗和贡噶宁布不是同一时代的人,贡噶宁布生存于公元1092-1158年间,成吉思汗则是1162-1227年间的人物,成吉思汗诞生前四年贡噶宁布则已圆寂了。再进一步说,成吉思汗被推举为蒙古帝国的皇帝是公元1206年的事情,贡噶宁布去世已有四十八年之久。以此推论,当时萨迦派接受成吉思汗信函等事宜的,应该是萨迦派第三祖扎巴坚赞(Grags pa rgyal mtshan 1147-1216)。当时虽然佛教还没有正式传人蒙古地区,但是,由于成吉思汗发给西藏的信函正式开启了蒙古接受佛教的进程,因此蒙古佛教信众还是非常感激成吉思汗这一恩德的。正因为如此,蒙古人对佛教的虔诚信仰是与成吉思汗有关的。诚然,在这以前,蒙古人对佛教并不陌生,他们通过契丹人、女真人、伊犁龟兹人和畏兀儿人与佛教也曾经产生接触。
其后,蒙古帝国的王子阔端王(Godan han l206-1251)给藏传佛教萨迦派第四祖萨迦班智达(Sa skya paNDita ll82-125l以下略称萨迦班智达)发送了“阔端通达亲书”,萨迦班智达接到信函后,前往蒙古地区弘扬佛法七年有余。其间,萨迦班智达亲笔给西藏僧俗写了《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Buslobrnamslasprigbabshugs)》,解释说明了蒙古帝国的具体情况,成为西藏归顺蒙古帝国的宣言,建立了蒙古帝国和西藏的政治与宗教关系,同时开启了佛教传人蒙古地区的新篇章。阔端王与萨迦班智达的会晤史称“凉州会谈”(今甘肃武威)。上述的蒙古帝国佛教弘传情况,可以说是蒙古佛教的黎明期。
笔者认为,成吉思汗与萨迦派高僧之间交换亲笔书函的情况,不只是侗人之间的关系,而是当时蒙古帝国与藏传佛教萨迦派之间公共关系的重要文件。有关这些情况在《蒙古源流》、《多桑蒙古史》、《蒙古佛教源流》、《阿勒坦汗传》等文献资料中都有记载。
据蔡巴贡噶多吉著的《红史》记载,噶玛拔希在蒙古帝国的时候,修建佛教寺院3000余座,尚可能包括汉传佛教的寺院,以祈祷国泰民安,使人们安居乐业。尊师还请求蒙哥汗(MongkeHan,1252-1259在位),在西藏楚布寺建经堂塑造了高达约50尺的释迦牟尼佛像,左右塑造了五方佛和弥勒菩萨、文殊菩萨(manshirborqan蒙古语)、观世音菩萨(aryabaluborqan蒙古语)等九尊造像。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蒙古学信息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简涛]中国人的民族性与孔子的典范人格
下一条: ·[邓琪瑛]三仙女神话中所呈现的功能意义
   相关链接
·[薛俊丹] 南石山村仿古陶器生产与村落社会关系研究·[石圆圆]都市新风土记:人间关系的再创造
·[钱寅]论礼俗传统中祭祀与婚姻的关系·[刘丽萍]禹迹遍布与禹神话传说扩大的关系
·[林颂华]从唾液分析洁净观念与社会关系·[胡正裕 杨海娇]浙南文成“侨家乐”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关系试析
·[陈昭玉]民间故事母题链与故事变异模式关系研究·[才晶]豫东地区睢阳区胡勋“做坟”习俗与村落内部人际关系
·[邢莉]当代乡土社会神圣空间历史记忆的重构与族群关系的再生产·[鞠熙]城市里的邻居们——北京城内“四大门”动物的生活世界
·[戎胜楠 白莉 常力军]黎侯虎:传统到现代的“回归”与再造·[肖羽彤]结拜行为的运作机制及其内在矛盾
·[范译馨 王逍]闽东佳阳畲乡民族节日重构与地方经济发展互动关系研究·[刘春艳]疫情下的田野调查:对民俗学研究方法的再反思
·[郑芩]差序格局的信仰图景·[张磊]村庄政治的日常性构造
·[杨洪林]文化产业视角下乡村振兴与民族地区城乡关系重构·[廖元新 万建中]学术史视角下歌谣与生活的关系
·[马翀炜]知识谱系的构建与人类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国边境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王加华]个人生活史:一种民俗学研究路径的讨论与分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