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献寻踪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献寻踪

[杨恩洪]《格萨尔》抄本世家
——记布特尕祖孙三代的贡献
  作者:杨恩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10-25 | 点击数:11100
 


玉树抄本世家:布特尕 杨恩洪摄


  20世纪八十年代,人类印刷术已发展到先进的激光照排阶段,对于当代人来说,似乎印刷术发明之前人们惯用的手抄方式已是遥远的神话。然而,以手抄书的传统至今仍流传于民间。其缘由多种多样,但无外乎两种:一是条件所限,虽有现代印刷术,但边远地区仍可望而不可即;二是文化传统制约,尽管现代印刷技术先进,字形美、装帧精、印数大、出书迅速,然而,人们却仍然酷爱在糙纸上,以抄本人特有的手写体抄就的孤本,并以此为真而倍加珍惜。

  中国这片土地上各民族均有以手抄书的传统,汉民族停止较早,但许多少数民族至今仍在传承着。藏族是较早掌握刻版印书技术的民族,并出现了德格印经院等举世闻名的刻版印书之所,然而以手抄书的传统却仍在民间保存至今。藏族手抄本大多为佛教经卷,其中亦不乏文学历史典籍,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即是它们中间的典型代表。手抄是该史诗传承至今的主要手段之一。至当代操此业者虽已寥若晨星,但是,他们的历史功绩却不容 抹煞。特别是那些富于创造性的抄写者,他们不仅以世代伏案的辛劳令人钦佩,同时,更以其为世界文化宝库增添了稀世的珍本而为人称道。青海玉树州布特尕三代即是他们之中佼佼者。1987年7月,在青海省玉树州结古群众艺术馆,我见到了玉树《格萨尔》抄本世家的传人──布特尕。

  布特尔是一位有文化的退休干部,他比较内向,平时不爱与人攀谈,但是,只要是说到了《格萨尔》,他的思绪、言谈就象长江源头汹涌奔腾的通天河一样,一泻千里, 滔滔不绝:

  “格萨尔是事出有因的”,他向我讲起了民间传说的来历:"还在赤松德赞时期,建立了桑鸢寺的大经堂,当时请来了经师乌金白玛念经、撒青稞并祈祷吉祥。没想到四个妖魔也赶了来,他们把国王赤松德赞祝愿吉祥的颂词改成了咒语,希望自己来主宰人类,并毁灭所有的神殿。念完咒以后,这四个妖魔回到各自的地方成为四大魔王。经过三个朝代,到了朗达玛时,也未能统一西藏。人间四分五裂,而四大魔王却猖獗一时。白梵天王发现了这一切,便派神子推巴嘎瓦下凡降服四大魔王。受命于人间危难之时的推巴嘎瓦提出了几个条件,一要父亲从神界这边分离出来,母亲从龙域分离出来,而自己从人界分离出来,还需要一个通人语的马,一个专事挑拨离间的叔叔……。这一切都得到满足以后,推巴嘎瓦下了凡……"

  "《格萨尔》各章部的顺序是固定的,不能随便改变,如四部降魔,先降北魔,才出现了霍尔国入侵;珠牡被抢,才有了霍岭之战;降服了霍尔,大将辛巴归顺后,在姜岭之战中,辛巴发挥了作用,才有辛巴抓住姜王子玉拉多吉。18大宗也是同样,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小宗不能随便移动,否则前边人死了,后边又出现了,那就闹笑话了。"

  对于《格萨尔》中的一切,他如数家珍,并且执著地相信这都是真实的,是不能更改的。因此,当他看了青海省上演的《格萨尔》剧中珠牡把晁同杀死以后,很气愤,他和一个省文化部门的领导干部发生了一场辩论:

  “晁同不能死,死了以后,后边的戏就无法演下去了,因为很多战争和事端都是由于晁同的原因才引起的。”

  “晁同是叛徒,就该杀、该死,那是大快人心的事。”

  “按照藏族人的习惯,一个侄媳怎么可能去杀叔叔?这是不能允许的事。”

  “是叛徒谁都能杀!“

  辩论毫无结果。

  在他看来,《格萨尔》是藏族人民心中神圣的东西,不能人为地加以篡改。小时候,外祖父曾对他说过:"格萨尔是神,在抄写中将主要内容改动是会得罪神灵的。"多少年来,他在整理抄本时就是遵从这一信条,只修改一些群众听不大懂的方言土语。

  "格萨尔的名字是有来历的。觉如赛马称王以后,坐在正座上,晁同走进帐篷不服气,不情愿摘帽子,但是没想到帐篷的拉绳把帽子给刮掉了。当他一眼看到昔日丑陋的觉如如今精神焕发地坐在宝座上,顺口说出'我的侄子精神焕发,就叫他格萨尔吧!'后因他为人类造福被群众称为宝贝(洛布),能征服四方妖魔被群众称为制敌(占堆),又因其为神与龙女结合降于人间、与众不同被称为玛桑,这就是格萨尔的全名:玛桑格萨尔洛布占堆的来历。"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2006-10-02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贝叶经 铁笔在树叶上写下历史
下一条: ·一份六百年前的“契约”
   相关链接
·[罗文敏]组材: 集与散——《伊利亚特》与 《格萨尔》的情节结构·[宁梅]藏族“鲁母化生型”神话的大传统传承
·《格萨尔》史诗藏译汉名词术语进入规范化阶段·[丹珍草]《格萨尔》文本的多样性流变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2018中国青海《格萨尔》史诗系列活动在青海成功举办·[伦珠旺姆]《格萨尔》圆光艺人才智的图像文本
·[杨恩洪]西藏格萨尔说唱艺术抢救始末·[诺布旺丹]《格萨尔》史诗的集体记忆及其现代性阐释
·[丹珍草]《格萨尔》史诗的当代传承及其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李连荣]百年“格萨尔学”的发展历程
·史诗《格萨尔》藏译汉项目正在进行,预计2018年底完成·[钟进文]藏族《格萨尔》在土族和裕固族中的流传与变迁
·[王治国]《格萨尔》史诗文本传承的互文性解读·电影《英雄格萨尔》拍摄工作启动
·[韩伟]《格萨尔》史诗原型系统·《格萨尔》史诗藏译汉项目2018年完成
·[刘大先]新媒体时代的多民族文学——从格萨尔王谈起·动漫《格萨尔》:古老史诗的现代表达
·《格萨尔》艺人成果展在京举行·中国·青海·果洛《格萨尔》艺人成果展在京开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