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孙发成]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
  作者:孙发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1-16 | 点击数:3563
 

本期新青年孙发成,男,山东安丘人,艺术学博士,浙江师范大学文传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传统工艺,民俗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本文从工艺类非遗研究的实际出发,分析了传承与实践中的诸问题。 


    
 
   根据《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国办发〔2017〕25号)》的界定,传统工艺是指具有历史传承和民族或地域特色、与日常生活联系紧密、主要使用手工劳动的制作工艺及相关产品,是创造性的手工劳动和因材施艺的个性化制作,具有工业化生产不能替代的特性。传统工艺的振兴和发展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传统工艺振兴的基础和关键是核心技艺及其内在文化的传承。
 
  由于传统工艺的传承是一个动态过程,与其特定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生活相连,多依赖于传承人的口传身授,受制于传承人的个体知识和经验,因此在传承效果的把握上具有较大难度。控制论中“黑箱”理论对于我们认识传统工艺的传承问题有积极的启示意义,因为传统工艺的传承过程可以看作是“技艺黑箱”逐渐被打开的过程。
 
  在控制论中,通常把未知区域或系统称为“黑箱”,把全知区域或系统称为“白箱”,介于二者之间或部分可察“黑箱”称为“灰箱”。“黑箱”具有某种功能,但却无法直接从外部观测其内部结构,只能通过观测其输入输出的关系及动态过程去探究其内在的规律和特征。比如人脑就可以看作是一个“黑箱”,它具有学习、记忆和思维能力,但是我们对其实现这些功能的内在机制却尚不清楚。
 
  控制论创始人之一艾什比在《控制论导论》中曾说:“所有的事物,实际上都是“黑箱”。并且,我们从孩提时代起直到老态龙钟,一辈子都在跟黑箱打交道。”在我们生活的客观世界中,“黑箱”其实无处不在。“黑箱”又具有相对性,对于某一研究对象,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是“黑箱”,对于另一部分人可能是“灰箱”或“白箱”。而且随着时间的演变,原来是“黑箱”的对象可能会变成“白箱”。在传统工艺传承中,我们对“技艺黑箱”的研究,主要把认识主体定位在师徒制之中。
 
  与现代工业不同,传统工艺立足于特定的历史、民族和地域,有独特的工具、材料和技艺系统。如果说现代科学及其技术转化代表着人类求真的理性诉求,那么传统工艺所秉持的知识体系更多具有向善求美的伦理内涵,指向人类内心的精神世界。传统工艺的传承,向来以师徒相授、口耳相传、行为示范为主要范式,伴随着很多口诀、行话、禁忌、俗信,其本质是手工艺人内在知识和经验的传承。这种知识和经验大部分无法量化和通过实验来证明,它内嵌在手工艺人的头脑中,通过“手心一体”的操作表现出来。
 
  单纯从传承的层面来讲,师傅是传承主体,师傅掌握的工艺知识是传承客体,徒弟是接受主体。师傅的知识体系存贮在大脑中,并与其工艺技巧和操作程式融为一体。师傅需要通过语言、图录、动作等一定的方式将技艺传递到徒弟身上;徒弟对某一技艺的学习和掌握需要通过反复观察、实践、领悟,师徒间建立默契,才可以最终掌握师傅的技能。因此,师傅所掌握的核心技艺、个人经验和诀窍,对于初学的徒弟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技艺黑箱”(甚至这个“黑箱”内的某些知识连师傅也没有意识到),徒弟掌握师傅本领的过程就是一个“技艺黑箱”逐渐变“白”的过程。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微信公众号(folklore-forum)
【本文责编:谷子瑞】

上一条: ·[郭丽锋]民俗心理与中国式悲剧的不彻底性
下一条: ·[季中扬]论地方戏的“再民间化”
   相关链接
·中国民俗学会通过教科文组织“非遗与新冠”平台分享实践案例·[刘魁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代机遇
·教科文组织启动“非遗与新冠”平台·地中海饮食文化
·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韩成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体与保护主体之解析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开展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宣传展示活动的通知·[杨利慧]社区驱动的非遗开发与乡村振兴:一个北京近郊城市化乡村的发展之路
·[牛光夏]“非遗后时代”传统民俗的生存语境与整合传播 ·[胥志强]关于非遗保护的理论思考
·[谢中元]非遗传承主体存续的文化社会基础 ·[张毅]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工艺项目的传承与创新
·[马翀炜]知识谱系的构建与人类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国边境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徐磊 荣树云]非遗保护运动与民俗传统的互动同构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非遗不应被过度“消费”
·毕传龙:连接好非遗数字化保护的“出入口” ·为什么中国是拥有“非遗”项目最多的国家?
·[赵迎芳]新时期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和保护的实践与思考·[杨红]目的·方式·方向:中国非遗保护的当代传播实践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