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孙发成]传统工艺传承中的“技艺黑箱”
  作者:孙发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1-16 | 点击数:3777
 

本期新青年孙发成,男,山东安丘人,艺术学博士,浙江师范大学文传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传统工艺,民俗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本文从工艺类非遗研究的实际出发,分析了传承与实践中的诸问题。 


    
 
   根据《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国办发〔2017〕25号)》的界定,传统工艺是指具有历史传承和民族或地域特色、与日常生活联系紧密、主要使用手工劳动的制作工艺及相关产品,是创造性的手工劳动和因材施艺的个性化制作,具有工业化生产不能替代的特性。传统工艺的振兴和发展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传统工艺振兴的基础和关键是核心技艺及其内在文化的传承。
 
  由于传统工艺的传承是一个动态过程,与其特定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生活相连,多依赖于传承人的口传身授,受制于传承人的个体知识和经验,因此在传承效果的把握上具有较大难度。控制论中“黑箱”理论对于我们认识传统工艺的传承问题有积极的启示意义,因为传统工艺的传承过程可以看作是“技艺黑箱”逐渐被打开的过程。
 
  在控制论中,通常把未知区域或系统称为“黑箱”,把全知区域或系统称为“白箱”,介于二者之间或部分可察“黑箱”称为“灰箱”。“黑箱”具有某种功能,但却无法直接从外部观测其内部结构,只能通过观测其输入输出的关系及动态过程去探究其内在的规律和特征。比如人脑就可以看作是一个“黑箱”,它具有学习、记忆和思维能力,但是我们对其实现这些功能的内在机制却尚不清楚。
 
  控制论创始人之一艾什比在《控制论导论》中曾说:“所有的事物,实际上都是“黑箱”。并且,我们从孩提时代起直到老态龙钟,一辈子都在跟黑箱打交道。”在我们生活的客观世界中,“黑箱”其实无处不在。“黑箱”又具有相对性,对于某一研究对象,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是“黑箱”,对于另一部分人可能是“灰箱”或“白箱”。而且随着时间的演变,原来是“黑箱”的对象可能会变成“白箱”。在传统工艺传承中,我们对“技艺黑箱”的研究,主要把认识主体定位在师徒制之中。
 
  与现代工业不同,传统工艺立足于特定的历史、民族和地域,有独特的工具、材料和技艺系统。如果说现代科学及其技术转化代表着人类求真的理性诉求,那么传统工艺所秉持的知识体系更多具有向善求美的伦理内涵,指向人类内心的精神世界。传统工艺的传承,向来以师徒相授、口耳相传、行为示范为主要范式,伴随着很多口诀、行话、禁忌、俗信,其本质是手工艺人内在知识和经验的传承。这种知识和经验大部分无法量化和通过实验来证明,它内嵌在手工艺人的头脑中,通过“手心一体”的操作表现出来。
 
  单纯从传承的层面来讲,师傅是传承主体,师傅掌握的工艺知识是传承客体,徒弟是接受主体。师傅的知识体系存贮在大脑中,并与其工艺技巧和操作程式融为一体。师傅需要通过语言、图录、动作等一定的方式将技艺传递到徒弟身上;徒弟对某一技艺的学习和掌握需要通过反复观察、实践、领悟,师徒间建立默契,才可以最终掌握师傅的技能。因此,师傅所掌握的核心技艺、个人经验和诀窍,对于初学的徒弟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技艺黑箱”(甚至这个“黑箱”内的某些知识连师傅也没有意识到),徒弟掌握师傅本领的过程就是一个“技艺黑箱”逐渐变“白”的过程。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微信公众号(folklore-forum)
【本文责编:谷子瑞】

上一条: ·[郭丽锋]民俗心理与中国式悲剧的不彻底性
下一条: ·[季中扬]论地方戏的“再民间化”
   相关链接
·第十八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第二季)2021年会·[岳永逸]本真、活态与非遗的馆舍化
·聚焦非遗教育,共探非遗学科建设之路·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
·[关志和 Ms Kate, Kwan Chi Wo 关伟铭]世纪疫情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影响与挑战·[杨玉蝶]从民俗视角谈抗疫
·[王倩倩]危机与抉择:透视疫情影响下的非遗与民俗·[郭倩倩]民俗学的理论范式转型
·[赵欢]歌、舞和手工制作·[胡芳芳 刘益嘉 陈玲]大运河畔的劳动号子
·[杜小钰]国家级非遗“骆山大龙”的舞龙仪式·[席建立]消褪不了的常州梳篦魅力
·[曹祎媚]文化产业发展对非遗“雅化”转向的影响研究·[张寒月]传统医药类非遗保护的标准研究
·[徐洪绕]浅谈传统戏剧类“非遗”的保护·[王薇]试论非遗保护的国际标准
·[王翘楚]“重生”的兔子王·[谈楚儿]鹤城花炮会概述与特征价值探析
·[苏长鸿]社区再造:论作为社区的大学及其非遗传承的意义·[任积泉]新时代背景下河西宝卷传承发展的探索与实践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