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王明珂谈人类“村寨”中的女巫恐惧
  作者:王明珂 饶佳荣 石伟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5-15 | 点击数:3015
 

  台湾“中研院”院士王明珂先生长期从事历史人类学研究,他从“华夏边缘”出发,在田野和文献之间切换,横跨人类学、民族学和历史学等多个学科,透过常人习焉不察的现象揭示人类社会的本相,对大陆学术界有着深刻且广泛的影响。最近他来上海参加一个学术工作坊的活动,我们趁机请他谈谈他目前最想写成专书的毒药猫理论,看他怎么透过羌族的毒药猫传说考察人类“村寨”的一系列现象,包括举世瞩目的“伊斯兰国”。

  王明珂(左一)在四川甘孜州丹巴县的巴底乡与羌族村民交流

  羌族端公(巫师)在祭祀

  羌族祭山活动声势浩大

  首先,请您介绍一下羌族的毒药猫传说?您是在什么境况下接触到这个传说的?为何觉得它重要?

  王明珂:毒药猫传说在羌族的各个村寨里都很普遍。简单来说,就是有些女人会变得有法术,到了晚上,她的躯体在床上睡觉,而灵魂就会出来,到屋里的铁三角(灶上的铁架)下面,掏出一个小口袋,里面有各种动物的毛。她抓到一种动物的毛,在地上打个滚,就可以变成这种动物,然后出去害人——通常就是把走夜路的人摔到悬崖底下去。这是一种神话传说,但也会变成当地人的经验记忆。比如,有人告诉我说,大集体时期两个村干部走夜路,遇到一匹奇怪的白马,他们就吓这匹白马,让白马摔死在悬崖底下。他们怕这如果真是别人家的马,就麻烦了,于是商量着,明天看看有没有谁家里有人出事,如果有,那就是毒药猫;如果没有,那就是真的害死了一匹马。结果第二天,真有一个村上的女人病重,后来就不治身亡了。这就不是神话传说,变成村上的历史记忆。还有一些事,人们讲起来就像是个人的经验。比如一个人说,他的一个娘娘,小孩子不舒服,她知道是隔壁的老婆婆搞毒药猫害的。她就故意问老婆婆,孩子肚子痛怎么办?其实就是向她求饶的意思,后来老婆婆就放了她女儿一马,小孩子的病也就好了。

  这可以让我们思考很多问题:首先,神话、传说与历史记忆、个人经验之间的关系。其次,更值得重视的是这神话传说背后的主题:有毒的女人到处害人。这个主题,在全世界各个民族文化中都很普遍。在羌族地区我进行的是移动、多点的田野调查;不同的地方,生产方式可能有点不一样,各地的山神崇拜、弟兄祖先故事可能大部分一样,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便如此注意着各地羌族的文化表征差异,以及它们与各地社会本相,或说社会情境之间的对应关系。然而我逐渐发现,羌族每个山沟村寨中几乎都有毒药猫故事;这显示其背后有一种极普遍的社会本相。类似的故事,在湘西便是“苗女放蛊”。我在湘西曾听人们讲“无蛊不成寨”,这是说一个村寨没有放蛊的女人也不好,而我在羌族地区也常听到“无毒不成寨”这种说法。我们怎么解释两地社会这些相似的现象?是什么样的现实本相,产生毒药猫或放蛊的女人这样的表相?

  更远的,西方社会中流传的女巫故事,也是这一类的传说。可见相关的人类社会情境是有普世性的。西方关于猎女巫的研究很多。我将羌族的毒药猫传说与西方女巫传说放在一起,看看是什么样的社会情境本相,产生这些神话传说,且不只是神话传说,有些女人真的成为受害者。我认为,过去羌族各个孤立的村寨人群,讲究血缘根根纯净的家族认同,村寨之间与村寨各户间激烈的资源竞争,以及因此造成人们对外界的恐惧、对内的猜疑,是产生毒药猫传说的主要社会背景,少部分女人成为解除此种紧张的代罪羔羊。许多学者对女巫的研究,也倾向于认为她们是紧张的村落生活中的代罪羔羊。在亲近的邻里生活中,大家对外界“蛮子”的恐惧,造成内部各家族群体间的不安与矛盾,化解危机的一个办法就是,找一个代罪羔羊,大家集体施加暴力于她,如此群体又能团结起来,外界压力也因此得到消解。这就是有名的代罪羔羊理论。我在田野访谈中特别注意搜集当地的毒药猫故事;对我而言,重要的不是理论,而是希望藉此了解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仇恨、偏见、猜疑与暴力。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陈艳】

上一条: ·[福田亚细男 施爱东]民俗学在国际与代际之间的相互理解
下一条: ·李向平谈当代中国的民间信仰
   相关链接
·[蒋帅]地名叙事的去污名化实践·[王尧]民间传说研究七十年
·刘先福:《个人叙事与地方传统:努尔哈赤传说的文本研究》·[祝秀丽]秦汉至明清秦始皇庙祠的历史变迁述略
·[朱家钰]一幅“孔圣人”外销画背后的信仰观念·[赵德利]血社火中的巫术信仰与血祭原型
·[张兴宇]乡村公共信仰礼俗中的分合传统与自治实践·[张帅]“非遗运动”中乡村文化发展的民间策略
·[张梅]论民间信仰与闽台社会·[张金金]“无份”与“有份”
·[杨晓红]附会与挟君自重:民间传说中的帝王形象存在·[杨烁]祖先信仰与乡村治理研究
·[徐永安]“坐床”仪式:民间信仰与宗教中的“神灵转移”观·[韦柳相]广西百朋镇酒壶山传说价值论述
·[王焰安]韶关客家民间传说类型概说·[王新艳]传统海洋民俗促进渔村振兴的内在逻辑
·[王小蕾]经验、记忆与认同:南海渔民兄弟公信仰的记忆生产·[王婷婷]文化圈视域下的神话传说融合
·[王立学 王全宝]“秃尾巴老李”姓什么?·[王京]在实际调研中认知民俗学的实践意义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