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呂微]神話信仰-敘事是人的本原的存在
——《現代口承神話的民族志研究——以四個漢族社區為個案》代序
  作者:吕微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3-26 | 点击数:6552
 



《現代口承神話的民族志研究——以四個漢族社區為個案》
楊利慧、張霞、徐芳、李紅武、仝雲麗著,台北秀威出版(秀威資訊)2016年。

 

   一

  在「神話研究」這個總的題目下,我與楊利慧有許多一致的立場和觀點。比如我那本《神話何為》的副標題是「神聖敘事的傳承與闡釋」;1而楊利慧的這本新著,討論的核心話題正是「現代口承神話的傳承與變遷」。因此,無論傳承意味著變遷,抑或闡釋本身就是傳承,至少,「傳承」是我們共同選定的神話研究的關鍵字。當然,我們之間在神話觀念上的差異也因長期的共事而彼此了然於心。我一貫堅持(經過重新闡釋的)現代神話學的經典性表述:神話就是真實性、神聖性的信仰敘事;2而楊利慧則有〈神話一定是「神聖的敘事」嗎?〉一文對此提出質疑和反思。3但是,儘管我們之間的觀點有一定的差異,我仍然要承認,楊利慧言有所據。而且在經過了長時間的思考之後,我發現,我們之間的差異並沒有我最初想像的那麼大,而只是因為我們思考、認知神話的不同維度(現象的經驗實證維度和人的本原性存在的純粹思想維度)而已,甚至,這些差異也是能夠相互促進、相互補充的,卻並不構成實質上的對立。

  擺在讀者面前的這本《現代口承神話的民族誌研究―以四個漢族社區為個案》是楊利慧主持的一項研究課題的最新成果。十年磨礪,鐵杵成針(真),而在本書即將付梓之際,楊利慧希望我能夠為她(和她的學生共同完成)的這本新著寫一篇序言。我想,明知我們之間的不同觀點而仍然堅持於此,那麼,楊利慧希望於我的一定不是單純的讚美―儘管這樣的讚美是必不可少也理所應當的,因為面對這樣一本認真之作,首先就由不得你不心生敬意―更是中肯的學術回應,包括從不同的學術立場對同一個學術問題的相互辯難。

  我之所以答應為眼前的這本新著撰寫序言,還有一個難以推辭的理由,就是我曾經參加過本書的幾名作者―楊利慧指導的北京師範大學民俗學專業的碩士研究生―當年的論文答辯會。從二○○○年到二○○六年,在攻讀碩士學位期間,張霞、徐芳、李紅武、仝雲麗,追隨他們的導師,跟蹤神話現象的現代傳承,所到之處有:重慶、陜西、山西與河南。期間的甘苦,凡從事學術研究(尤其是田野研究)這個行當的人都能悉心領會,此處不必多言。然而,正如楊利慧對我說過的,對她(他)們這個學術團隊十年來的努力與追求的前前後後,沒有人比我更瞭解了。所以,我的確應該把我在第一時間的感想筆錄下來,為本書的讀者提供一個或可參考的閱讀視角。

  二

  我已經說了,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本認真之作,我之所以用「認真」二字說之,我的意思是:除了寫作的態度,本書的作者還對神話學的一個學術方向(或學術領域),給出了自己深入的思考(沒有認真的態度也是做不到的)。而這個學術方向的重要性,至今還沒有得到世界各國的神話學者的普遍認同。退一步說,即便這個學術方向已經得到神話學者的普遍認同,該學術方向在理論上的合理性與合法性也還沒有得到充分的論證。這個學術方向就是楊利慧在本書的書名中所揭示的:現代口承神話。

  在「現代口承神話」這個命題當中,「神話」當然是主詞。所謂「主詞」,按照亞里斯多德的說法,「乃是其他一切東西的基礎,而其他一切東西或者是被用來述說它們,或者是存在於它們裡面」。4與「神話」相比,「現代」和「口承」這兩個詞語,顯然屬於亞里斯多德所說的,被用來述說主詞(這裡就是「神話」),並存在於主詞(「神話」)裡面的東西,我們可以暫時稱之為「副詞」。

  但是,「現代」和「口承」這兩個表面上看起來是副詞的定語,實際上並不僅僅是副詞,因為這兩個詞語特別是其中的「現代」二字(我們暫時擱置對「口承」的詞性解讀),從相反的方向關聯著神話學自誕生以來的一個基本判斷:神話是以人的原始思維或原始心理為基礎的信仰-敘事的行為現象。5於是,當楊利慧強調神話的現代存在時,她已在試圖用「現代」這個詞語參與對神話學的經典判斷的修正。所以我說,「現代」這個詞語在楊利慧的命題當中,已不僅僅是一個作為副詞的定語,「現代」這個副詞、定語實際上是與「神話」並列的主詞,是「現代神話」這個合成的主詞當中的一個須臾不可分離的成分。

  然而,「現代神話」這個命題仍然可以包含多種可能的規定,至少包括:其一,神話作為傳統的信仰-敘事行為現象,經過功能的轉換而(仍然作為現象)存在於人們的現代生活語境當中;其二,神話信仰-敘事是人的本原的存在形式或實踐方式,不受歷史時間、社會-文化空間形式的生活語境的條件限定,但構成了任何時代的生活語境下神話現象的先天基礎,而「現代神話」正是作為人的本原性存在的神話在特定時代的生活語境中的顯象。以此,「現代神話」(以及任何時代的神話)就可以在兩種不同的思路中得到闡釋;但是,無論我們從哪條道路接近神話,或者是作為人的存在現象的神話,或者是作為人的本原的存在形式或實踐方式的神話,「現代神話」的命題都已經參與了神話學的基本問題(神話是什麼)和神話概念的經典定義(什麼是神話)的重新思考。

  「現代神話」的命題,是我和楊利慧之間的公約數,我們都拒絕諸如「現代社會中的神話現象是已經喪失了社會-文化功能的歷史遺物」的說法,而是堅持神話現象在現代人、當代人中間的多種功能性存在(儘管不一定都是信仰的功能性存在),進而堅持神話學可以成為一門現代學、當代學的立場,6即希望神話學能夠成為一門於人的歷時(現時)性的存在現象,甚至共時性的存在方式有所言說的學科,而不僅僅是「發思古之幽情」的學問。「現代神話」的命題體現了中國神話學者對人的存在的現實關懷乃至終極關懷。而我們眼前的這本《現代口承神話的民族誌研究―以四個漢族社區為個案》為表達中國神話學者的對於人的存在的深切關心,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正如楊利慧在《總論》中所言,本書探討了一些以往的神話研究很少關注的問題,這些問題是:

  在當代中國,神話是怎樣在一個個特定的社區中生存的?它們扮演著何種角色、擔負著何種功能?是哪些人依然在講述神話?那些保有和傳承著神話傳統的人們是如何看待和理解神話的?講述神話對於他們的生活具有什麼意義?神話如何在具體的講述情境中發生變化?這種變化與講述人的經歷、記憶、喜好以及聽眾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中國現代社會的巨大變遷給神話的傳承造成了怎樣的影響?神話在社區文化的復興與重建過程中扮演著哪些角色?……我希望通過對這些基本事實的考察和初步的理論分析,進一步打破神話研究領域存在的時間區隔,深化對現代口承神話的研究,充實中國神話研究的薄弱環節,填補其中的空白,並對世界神話學作出新的貢獻,同時,也使中國神話研究擺脫總是「向後看」,與「古老」、「遙遠」、「逝去的傳統」相聯結的羈絆,轉而關注當下的社會和文化生活,並從神話學的獨特視角,積極參與到與當代更多學科的對話當中。7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杨利慧]《现代口承神话的民族志研究——以四个汉族社区为个案》再版后记
下一条: ·[杨楠]书籍推介——《村庄里的闲话》
   相关链接
·[蒙锦贤]文明的套式: 清代“苗图”中耕织图像的生产意义·[陶子煜]当局者观
·[苏长鸿]民俗仪式理论对当代学校教育研究的启示·[靳思怡]西方经典民族志中的田野经验
·[霍福]春节社火的文化功能·张多:《神话观的民俗实践——稻作哈尼人神话世界的民族志》
·[卢锐]析毫剖厘:家庭民俗学视野下的“云阳面业”家庭成员的自我民族志·[李牧]民俗与日常生活的救赎
·[王杰文]表演的民族志及其伦理困境·[李牧]现当代艺术的民俗学根源
·[喀毛措 东主才让]藏族女子成年礼”的仪式传播解读·[柏仙爱]礼俗互动传统中的非遗保护与乡村振兴
·[孙艳艳]修行中的“身体感”:感官民族志的书写实验·[王优]浅探汉族传统婚姻仪礼的历史流变
·[王心怡]交流实践及其文本再生产:以粉丝群体中的个体履职与秩序建构为例·[陈杭勋]多点民族志视角下民间传承群体及其实践与民俗节日差异化
·[毕雪飞]七夕的礼、俗与礼俗互动·[庄孔韶]金翼山谷冬至的传说、戏剧与电影的合璧生成研究
·[李牧]“人类学转向”下当代艺术的文化逻辑 ·[赵旭东]视频直播的民族志书写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