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谢其章]水磨集
  作者:谢其章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12-27 | 点击数:2769
 

  它有几个特别之处:一、印数少,只印五百册,“五厄十劫”,留不下几册了。二、诗集的作者贾芝先生健在,今年12月贾老一百岁高寿;三、贾老是李大钊的女婿。

  《水磨集》是本1935年出版的诗集。它有几个特别之处:一、印数少,只印五百册,“五厄十劫”,留不下几册了。二、诗集的作者贾芝先生健在,今年12月贾老一百岁高寿;三、贾老是李大钊的女婿。

  我原先根本不知道民国稀见书里还有本《水磨集》,藏书家们的书话里好像也没有谁提到过它。十好几年前,与书友们一起逛潘家园旧书摊,有两位书友(胡君柯君)在书摊区没有收获,就往古玩区碰运气,盖古玩摊零星也会捎带卖些杂书。有一个摊主是天津的,每逢周六周日到潘家园摆两天摊,他的摊上货色很杂,不时有稀见书闪现,但我从未碰着过,都是听胡柯两位讲的。这一天中午逛完了书摊照例找一家小馆子吃饭,饭前照例是拿出各自的遛摊所得。胡君洋洋自得地拿出《水磨集》,十品书,崭崭新,大家一起叫好。问价钱,区区六十元,大家一起说便宜。

  此时柯君面露惭色,原来柯君胡君一前一后“前后脚”看到天津人摊上的《水磨集》,柯君先拿起书来问价,“六十!”柯习惯性地还价,“五十!”天津人不答应,柯就把书放回去了。后面的胡君就势又把书拿起来说,“你不要我要!”二话不说迅速给了天津人六十块钱,柯君再悔已迟。

  书友之间的明争暗斗,我原先以为是只有像我们这样低层次的爱书人才会有的习性。近来读了许礼平先生的新书《旧日风云》,在书中找到一段,读了大叫妙,妙,原来“大人物”们也有“小心眼”。

  《名家翰墨》杂志乃许礼平创办,超一流的美术刊物。九十年代中期我在海淀图书城第一次看到它,“惊艳”得不得了。一百七十元一本,贵是够贵的,当时内地的杂志,定价十块钱以上的少之又少。许礼平广邀名家为《名家翰墨》题写刊名,并且将众名家题写的“名家翰墨”全部刊登于创刊号,名家们不知道许礼平早已内定了采用明代邝露(1604-1650)的隶书“名家翰墨”,你们写了半天跟邝露一比,只是献丑而已。

  许礼平在《“名家翰墨”之“偶然”》里叙述了这么一段:

  当初,这“名家翰墨”四字悬挂在香港摩啰街古玩店的二楼,这是店老板黄维熊老先生办公会客之所,一般客人只能在楼下。忘了那是一九八六年还是一九八七年,我与常宗豪,阮廷焯两教授暨黄轩利大律师一起登大雅古玩店的二楼。我一眼看见这个宝贝,已是一见钟情,又怕三位先开声。稍息,见三位没哼声,我立即问价,黄伯回说两千,但千字的声音拖长些,大概见我很想要的神色,千字之后却有个“五”字收音,即两千五。我即说谢谢!我要!立即开支票交易。主人黄维熊老先生阴声细气说,其实早有几位朋友看过想要,但未下决定。其中一位是澳门新马路一号J永大古玩号邓苍梧。而最近还听到本港一位古琴藏家沈君就是先我一日看到的,因为邝露是广东四大名琴(绿绮台琴)的藏者,琴人的书法自然是很适合于他的,但该藏家当时未决断,终至贻误,听说他后来为此也颇为后悔。

  三个“立即”,显示了许礼平的果断。许亦不无得意地道出了一条收藏的真理:“买古董,定真假是一难。真假已定,则价值位置又是一难,这两者肯定下来,便该是‘心痛’和‘后悔’的选择。其分别是:花钱会‘心痛’,但‘心痛’会随时间慢慢淡忘。但买不到的‘后悔’。则是会与日俱增的。”

  与《水磨集》擦肩的柯君不用说即属于后者。因此,当我最近碰到一个机会让我可以从容决定买不买《水磨集》之时,我咨询了胡柯二君,两位的态度很有意思。胡君虽有“专美于前”的心理,但还是劝我不惜代价(比他当年买价贵十倍不止)。柯君很不愿意我揭开旧时伤疤,他说:“《水磨集》作者不是大名头,若是俞平伯的诗集,我才不会错失呢。”我闻此言,总觉得是酸语。就算不征求二位的意见,我也是会买的,以往“后悔”的教训还少么。

  “故都那种沉重却又残破、恢弘却又古旧、亲近却又遥远的双重现实。从城墙剥落的壁面和故宫颓败的飞檐中,从市井打不起真精神的热闹。”这是《水磨集》诞生年代的写照。

  贾芝说:“我们商定出版一套‘泉社丛书’,我的这本《水磨集》,也是在覃子豪、沈毅走后,我和朱颜(即朱锡侯)、周麟共同设计和交涉出版的,没想到这套丛书计划难以实现,我出了第一本,也是惟一的一本‘泉社丛书’了。”(贾芝《忆诗友覃子豪》)

  《水磨集》目次:水磨老人自述 / 日暮 / 雨天游湖 / 塞上曲 / 无题 / 黄昏 / 钟声 / 过客 / 哦!Guitare!/ 旅心 / 丁香花 / 到一个城市 / 四月 / 轻快的湖 / 北海白塔 / 夕阳话 / 当你不在的时候 / 秋天 / 音乐篇 / 红叶山 / 西郊步 / 一个沉默 / 印诗后记

  照录《水磨集》版权页:

  水磨集

  泉社丛书之一

  著者 贾芝

  发行者 泉社 北平东华门大街九七号

  总经销处 泉社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初版500册

  每册实价五角五分

  像所有新文艺诗集一样,《水磨集》也是小巧玲珑的外形,毛边的装帧,可爱的勒口,短短的篇幅(64页),素洁的封面,飘逸的语句,疏可走马的内页。识纸的行家说《水磨集》使用的是木造纸(比一般印书纸厚实)。

  我这本《水磨集》有个重大缺陷,着过水了。这个缺陷使得胡柯二君心里稍感宽慰吧,这是我的猜想,因为同样的心理我有过很多次。

  贾芝写有《关于周作人的一点史料——他与李大钊的一家》,里面讲的事实,我劝那些对周作人无休止的说三道四的人不妨读读。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2013-12-08 08:31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汪荣祖]现代中国:“重新发明”还是“重新发现”?
下一条: ·[陈洪标]《陈十四全传》:俗语入诗劝善艺术
   相关链接
·河北教育出版社《中国民间文学史》研讨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李扬 陆慧玲]近年西方学界南方民间文学研究举隅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共时研究·[姜国洪]论黑龙江当代民间文学的饮食民俗
·[卿清]后疫情时代民间文学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张佳伟]再论民间文学的基本特性与田野作业方法
·[王晓涛 朱吏]传统民间文学的现代意义·[胡港]学科立场与搜集整理问题:《中国民间文学集成》的科学性价值
·[和跃]泰国民间故事中女妖形象的审美意蕴·[高艳芳]社会热点事件类网络民间文学:从“本事”到“舆论”的过程转变
·[程梦稷]是谁作此预言签:民间文学视野中的古代谶语歌谣·[刘守华]走向故事诗学
·[毛巧晖]民间文学的通俗化实践·[张柱林]民族民间文学的创造性转化及其限制
·[陈瑞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下民间文学的变迁·[王璟 李宗刚]20世纪二三十年代民间文学类课程设置探析
·[萧放 贾琛]70年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历程、经验与反思·[刘建波]呈现民间文学百花争妍的图景——回望云南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民间文学史》出版·[林继富 杨之海]科学化、整体性民间文学记录的探索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