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申遗与保护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申遗与保护

乌丙安:非遗保护切忌急功近利
  作者:记者 苏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9-17 | 点击数:2487
 

     

(辽宁大学教授、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在当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需要我们拿出足够的人力、财力、物力去支撑,而不是期望拿着祖宗的遗产去变卖钱财。”乌丙安表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与开发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七夕节为例,牛郎织女本来就是自主婚配的恩爱夫妻。但现在有些商家却将其胡乱开发,将浪漫的鹊桥改换为一桥飞架,鹊鸟换成仙鹤(天、人物服装不显示牛郎织女特征等等)。”乌丙安指出,这种对非遗的开发不是保护,而是一种破坏。
当前,我国的非遗保护已经进入了依法保护和科学保护的时段。为此,乌丙安在论坛上列举了《非遗法》中的第37条、第5条。
 
第37条 国家鼓励和支持发挥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特殊优势,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开发具有地方、民族特色和市场潜力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
开发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应当支持代表性传承人开展传承活动,保护属于该项目组成部分的实物和场所。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对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单位予以扶持。单位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依法享受国家规定的税收优惠。
第5条 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尊重其形式和内涵。禁止以歪曲、贬损等方式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
 
 “首先要学会保护,在保护好的基础上才能谈论其他的。”乌丙安表示,现在依法保护和科学保护叫得愈来愈响亮,很值得欣慰。在非遗保护方面,不能“算小钱”“点票子”,要切忌急功近利。首先要保护非遗传承人,实际上也就是保护非遗传承机制,这是最重要的。其次要保护属于该项目的实物和场所。乌丙安说,别看那些简单的工具很不起眼,但在非遗传承人手里,它们是“巧夺天工”的必备工具。
针对非遗保护,乌丙安也提出了自己的八点主张:
首先,要根据非物质文化遗产本身的概念、定义和范畴界定生产性方式保护;其次,要根据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分类认定生产性方式保护;第三,要根据遗产名录项目的可生产属性确定生产性方式保护;第四,要根据遗产保护的合理利用方针选定生产性方式保护;第五,非遗生产性方式保护必须依照非遗法的管理条例保证实施,加强监督;第六,在生产性方式保护的实施中,必须严加维护传承人(或传承单位)的知识产权等多种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第七,在生产性方式保护的实施中,必须严加维护遗产项目的手工技艺传承机制不受损害;第八,要严加防范和严厉打击一切借生产性方式保护之名,行以假乱真、粗制滥造、见利忘义之实等破坏遗产保护的行为。
“实践证明,只有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合理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才能生产出具有地方特色、民族特色和有市场潜力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这才是最正确的最佳选择。任何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生产的做法,都必须尊重其形式、内涵和基本元素。任何对非遗项目的曲解、损害、粗制滥造、胡编乱改等做法,既达不到保护遗产的目标,更难以创造出文化产业的精品来。”乌丙安说,虽然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这个展览,来参观的人也很多,但是真正的非遗展览应该在13亿人民群众中间。
(原文载于《中国文化报》2012年9月14日)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追寻历史深处的船运记忆
下一条: ·刘德龙:坚守传统与改革创新并行不悖
   相关链接
·[马知遥 刘智英]非遗保护与传承的记忆阐释·[张岩松]非遗保护背景下红原藏区民族传统体育活动的传承与发展
·[余仁洪 王浩威]非遗保护视角下的文化认同构建方式研究·[许芳 王雨霏]非遗技艺的当代化和国际化表达:“百工造物”的非遗保护创新之路
·[王雅琦]畲族民歌非遗保护实践及反思·[江帆]“非遗后”时代非遗保护中的权力博弈与伦理原则
·[陈英丽]朱仙镇木版年画发展现状调查与非遗保护反思·“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中国实践”论坛举办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下的非遗保护体系
·非遗传承人冉艺飞:传承古技艺助力脱贫攻坚·[芭蕉]非遗保护传承切忌“顺其自然”
·专家学者谈数字时代的非遗传承与创新·[宋俊华]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非遗保护的中国探索
·[白宪波]“标准化时代”基层非遗保护若干问题探讨·[胡玉福]非遗保护标准与文化多样性的矛盾与调谐
·北师大文学院召开“‘一带一路’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乡村振兴”国际学术研讨会·[郑杰修]活态与衍创:大竹竹唢呐艺术的非遗传承凝视
·[游红霞 田兆元]谱系观念、朝圣与妈祖信俗的非遗保护·[肖志鹏]非遗保护与社区治理:天龙屯堡的个案研究
·[韦仁忠]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西北“花儿”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刘思诚 ]非遗保护是新时代文化建设的伟大工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