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格林童话 真的“很黄很暴力”吗?

格林童话 真的“很黄很暴力”吗?

近日,所谓《成人版格林童话》在全国下架。这本书曾打着“原版格林童话”的幌子,宣称要向成人揭开一个真实的世界,宣称这本充满色情变态描写的图书,才是最初的格林童话。原新闻网址:http://lady.163.com/10/1207/15/6NAGCGP800263VD8.html

    刚刚在豆瓣看到一篇关于“童话庸俗化”的文章,于是联想起了这条新闻,也算是最近的热点问题了,而且和我们民俗学是有关联的,就这个话题也可以进行当下的一个讨论来进行。

白雪公主与父亲“乱伦”,所以招致了母亲的刻骨嫉恨;《睡美人》中王子有性变态“恋尸癖”,才拯救了沉睡中的公主……

白雪公主片段:

国王像剥蛋壳似的小心褪去白雪公主脚上的袜子,露出了无瑕的双脚;他就这样跪在床前,贪婪的吸吮起她的脚趾尖,然后无比耐心的爱抚她的双腿。“不要啦,我好想睡喔,父王。”白雪公主一面打着呵欠一面拒绝国王的求欢。“求求你,昨天你也拒绝我,今晚至少……”

TOP

见过新华书店和学校之间的勾当:
放假给小学生布置作业时,老师说:大家去买某书,只有新华书店有卖,开学来后检查你们的读书情况。于是小学生们不得不去买。而那指定的书不仅贵,而且内容很烂。

TOP

对现今一些流行的不违法却违背道德的勾当,很无言,也很无奈。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连格林童话这种人们心中的美好都被拿来糟蹋,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不可以被恶搞。

TOP

应该牢固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学习贯彻社会主义荣辱观,遵守“八荣八耻”

!!!!
——————
那边讨论的三俗啊,笑贫不笑娼啊,贵族传统啊,实际上归结到一点,就是“荣辱观”的问题!
坛友们如遇到任何注册问题,请随时咨询18018563977(QQ383512199)或发送邮件到CFNGroup@gmail.com。感谢大家积极参与民俗学论坛!

TOP

回复 4# 的帖子

小心“内人”童鞋来撵你。。。

TOP

回复1 #帖子:

历史考据:《格林童话》原始版本很黄很暴力
http://www.chinafolklore.org/forum/viewthread.php?tid=7472

“原版格林童话”是骗局  时评杂录
http://www.chinafolklore.org/forum/viewthread.php?tid=7473
  
初版《格林童话》 曾经很“暴力”  
http://www.chinafolklore.org/forum/viewthread.php?tid=3707

TOP

名著的改编,把儿童文学改成成人文学,或者把成人文学命名为儿童文学,倒都是历史上常有的事。
格林兄弟开始写畅销书的时代,还没有儿童文学这个概念。
所以,格林童话中有些很黄很暴力的东西,是不奇怪滴。

TOP

回复 1# 的帖子

这段引文不暴力,但是very very very yellow

TOP

那本很黄很暴力的格林童话据说是那些bt的日本人所伪造,不过,儿童版的《格林童话》肯定无法传达民间故事的风情之全貌,关于这个,那本《百变小红帽》可供参悟。下面是我当年对这本书的“读后感”。

旧文一则:你见过小红帽跳脱衣舞吗?
  
  小红帽是一个可爱的乡下小姑娘,纯洁善良又漂亮,只是因为从小在乡下长大,所以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甚至连森林里邪恶的大灰狼都不认识,在去外婆家的路上上了大灰狼的当,不小心透露了外婆家的门牌号,大灰狼抢先一步来到外婆家,吃了小红帽的外婆,发现外婆的肉有些老,于是就假装外婆躺在被窝里,骗得小红帽上了床,硬是不由分说,把可爱的小红帽也当成了点心。
  不过,就像故事里面讲的,好人总是有好报,恶狼总是有恶报,幸亏勇敢的猎人适时出场,从大灰狼的肚子里面救出小红帽和小红帽的姥姥。
  小红帽的故事妇孺皆知,家喻户晓。
  大灰狼吃了外婆之后,穿上外婆的外套,躺在外婆的被窝里,和小红帽一问一答,引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上钩,无疑是这个著名的故事中惊心动魄的高潮,当年格林兄弟俩坐在壁炉边,第一次听到他们家的保姆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一定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为小红帽的命运担忧。
  格林兄弟是这样复述这个片段的:
    
  小红帽好奇为什么外婆家的大门没有关,进了客厅,闻到怪怪的味道,心想:“我的天啊,虽然平常我很喜欢到外婆家,但今天却觉得有点害怕。”她大声喊:“早安!”但是没有回答。接着她走近床边,拉开窗帘。外婆躺在那里,帽子盖住脸,看起来有点古怪。
    “哦,外婆,你的耳朵好大哦!”
    “那是为了更清楚地听见你说话啊!”
    “哦,外婆,你的眼睛好大哦!”
    “那是为了更清楚地看到你啊!”
    “哦,外婆,你的手好大哦!”
    “那是为了能抓得住你啊!”
    “但是,外婆,你的嘴巴大得好恐怖哦!”
    “那是为了更方便吃你啊!”
  就这样,野狼跳下床,扑到小红帽身上,将她吃掉。
    
  全世界的小朋友读到的格林童话版本都是这样讲的,这已经成了小红帽童话的标准讲法。
  但小红帽是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民间故事从来就不会仅仅有一个讲法,可以说,一个故事被讲述多少遍,就会有多少种讲法,讲故事者总是会根据讲故事时的场景、心境、听众和目的即兴发挥,当场演绎。民间故事是语境中的“变色龙”,总会敏感地跟着语境的变化而改变颜色和外貌。
  全世界的小朋友大概都是从格林兄弟的《儿童和家庭童话集》(即俗称《格林童话》)中读到小红帽的故事的,但小红帽故事的原产地却不是德国的黑森林,而是法国的穷乡村,这个故事最早被记录下来,也不是在18世纪德国格林家浪漫主义的客厅,而是在17世纪法国富婆古典主义的沙龙。
  小红帽故事最早被记载下来,是在法国人佩罗的《鹅妈妈故事》(又称《附道德训诫的古代故事》)一书中。在这个最初版本里,不是大灰狼跳下床,扑到小红帽的身上,而是小红帽爬上床,爬进大灰狼的被窝:
    
  一见到小红帽进门,野狼躲在床单里面,对她说:“将糕饼和奶油放在橱子上,然后到床上陪我。”
  小红帽脱下衣服,爬到床上,看到外婆没有穿衣服的样子,非常惊讶。她说:“外婆,为什么你的手臂好粗哦?”
    “这样才好拥抱你啊,孩子。”
    “外婆,你的大腿也好大!”
    “这样才好和你一起跑步啊,孩子。”
    “外婆,你的耳朵也能好大!”
    “这样才能更清楚听你说话啊,孩子。”
    “外婆,你的牙齿也好大!”
    “这样才容易吃掉你!”
  邪恶的野狼转身扑向小红帽,将她吞噬了。
    
  格林兄弟版的故事中,小红帽被及时赶来的猎人救了出来,但佩罗版的故事中,小红帽却没有那样幸运,小红帽命丧狼腹,故事也就结束了,原本没有德国版的“光明尾巴”。其实,德国版的那个猎人救人的故事一看就是画蛇添足,狗尾续貂,是从英雄救少女、王子救公主、骑士救美人之类的故事中搬过来硬加上去的,大概是格林家的保姆为了安慰格林兄弟那柔弱的心灵灵机一动加上去的,也可能是格林兄弟为了让故事适合青少年们阅读在出版时作的润色。
  民俗学家在收集、记录和出版故事,常常根据书面文学的风格和公众阅读的限制对口头故事进行修改、润色、剪裁乃至篡改,其实,法国人佩罗最初记录这个故事时就肯定进行了润色,因此,佩罗版的小红帽故事尽管是我们现在能够读到的最古老的小红帽故事版本,但肯定不是这个故事在民间被讲述时的真实面貌,全世界的民俗学者都知道,越是早期的文人,在篡改起故事来越是心狠手辣,无所顾忌,只是在现代民俗学诞生之后,有了科学意义上的民俗学,民俗学家建立了一套记录故事的规范,才有可能对故事进行尽量保真的记录,据说,文字是书面化的语言,但是,人类要学会用书面文字真实地一字不漏地原原本本地记录口头语言,却至少花了两、三千年的时间。
  因此,要寻找原汁原味的小红帽故事,不能到故纸堆中寻,而要到现代民俗学家的故事集中求。法国民俗学家德拉胡和特内兹合编的《法国民间故事》(1976年)是迄今为止最可靠的法国民间故事集,书中的全部故事都是来源于口头记录版本,每一个故事的后面还附注了这个故事被记录者听到时的讲述情境,更重要的是,书中对每一个故事,都提供了尽量多的不同讲述者在不同讲述场合的不同讲述版本(用民俗学的行话说,叫做“异文”),小红帽故事在书中就有35个不同的版本。其中一个版本对于小红帽和大灰狼最后的遭遇是这样讲的:
    
    “笃,笃。”
    “进来,我的小可爱。”
    “哈罗,奶奶,我给你带来了些面包和牛奶。”
    “我的小可爱,你自己吃一些吧,桌上有肉也有酒。”
    ……狼接着说:“把衣服脱掉,上床来睡在我旁边。”
    “我的围巾要摆哪里?”
    “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这女孩一再重复同样个问题,身长穿的一切一切——上衣、裙子、内衣和袜子——她一样一样地问。每一次,狼都是这样回答:“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这女孩上了床,说:“奶奶,你的毛好多啊。”
    “我的小可爱,毛多才保暖。”
    “奶奶,你的肩膀好大啊。”
    “我的小可爱,肩膀大方便扛木柴。”
    “奶奶,你的指甲好长啊。”
    “我的小可爱,指甲长抓痒才过瘾。”
    “奶奶,你的牙齿好大啊。”
    “我的小可爱,牙齿大才方便吃你。”
    说着,狼把小女孩吃了。
    
  故事说完了。这个版本中也同样没有出现杀破狼的勇敢猎人。
  在上面的段落中,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小红帽脱衣的过程,这个镜头在格林版的小红帽中没有出现,在佩罗版的小红帽中则被一笔带过。美丽纯朴的小红帽在大灰狼面前宽衣解带,这应该是故事中最吸引眼球最具票房号召力的“裸戏”,但是,因为少儿不宜,有伤风化,因此,可能是被他们在整理的时候剪掉了,或者像格林兄弟和佩罗这样的早期“雅皮士”根本就无缘听到。
  其实,记录上述段落的那位现代法国民间故事采风者显然也没有听到这个故事的“足本”,如果我们相信这本故事集确实像编者声称的那样原原本本地保留了故事讲述的原生态的话,那么,显然,这位记录者被他的故事讲述者糊弄了。显然,面对他这个外来的陌生人,知书达理的城里人,那位讲惯了荤故事和黄段子的法国乡下人有些不好意思,有所顾忌,因此讲到出彩处,悄悄地按了一下“快放键”,那位巴黎来的采风者得到的只是删节本而不是足本。
  上引段落在讲到小红帽的脱衣过程时说:
    
    “我的围巾要摆哪里?”
    “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这女孩一再重复同样个问题,身长穿的一切一切——上衣、裙子、内衣和袜子——她一样一样地问。每一次,狼都是这样回答:“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小姑娘解围巾时还跟大灰狼一问一答,但是轮到小红帽真地开始宽衣解带了,正当全场的观众瞪大了双眼,等待着芙蓉出水,春光乍现,故事却用一个破折号,——上衣、裙子、内衣、袜子——一笔带过,就像电影中用了一个快镜头,满眼春光,一闪而过,这是多么让人扫兴的事情,好莱坞的电影明星肯定不会这样不敬业,法兰西的浪漫故事家肯定也不会这样不专业。
  如果故事的听众不是我们这位可怜的法国民俗学同行,而是一群血气方刚一脑门坏心思一肚子坏水的半大小伙子,如果故事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对采风者的录音机讲的,而是在乡村酒馆的烛光昏昏、烟气缭绕的酒桌边,或者在月明星稀、春风迷醉的牧羊人帐篷里,你想,那些听故事的坏小子会这样任人糊弄吗?
  我敢说,故事肯定应该是这样讲:
    
    狼接着说:“把衣服脱掉,上床来睡在我旁边。”
    “我的围巾要摆哪里?”
    “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我的衬衣要摆哪里?”
    “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我的裙子要摆哪里?”
    “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我的裤头要摆哪里?”
    “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我的袜子要摆哪里?”
    “丢到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
    
  就像马三立先生“逗你玩”或者侯宝林先生“报菜名”一样,把人物做的事情或者满汉全席一一列举,一一摆出来让听众“看”,慢慢地吊你的胃口,逗你的口水,这才是故事家或者说书人常用的表现手法,这才是地道的原汁原味的口头修辞艺术。
  这种不厌其烦地罗列同类事物名目的“报菜名”式修辞方法是民间口头艺术常用的修辞方式,因为这种方法既有助于记忆,又方便说唱者从容不迫地遣词造句,而在小红帽故事中,这种修辞方法还发挥着一种让不可见的事物具体化感性化的作用。小红帽故事中,这种修辞方法一再重现,傻丫头脱光了衣服爬上床,一边抚摸着大灰狼的大块头身体一边问道:
  
    “奶奶,你的毛好多啊。”
    “我的小可爱,毛多才保暖。”
    “奶奶,你的肩膀好大啊。”
    “我的小可爱,肩膀大方便扛木柴。”
    “奶奶,你的指甲好长啊。”
    “我的小可爱,指甲长抓痒才过瘾。”
    “奶奶,你的牙齿好大啊。”
    “我的小可爱,牙齿大才方便吃你。”
  
  在另一个版本中,小红帽对大灰狼身体的好奇心直逼下半身。这是什么?在半夜三更听过乡下光棍唱歌的都知道,这简直就是那著名中国的歌谣《十八摸》的法国颠倒班。
  可以想象,那些法国乡下的坏小子听到这里,一定血脉贲张、两眼冒火、呼吸急促,高兴的抓耳挠腮,焦躁得咬牙切齿,克制不住满脑门违法乱纪的冲动,就像那些在现代夜总会里看脱衣舞的巴黎嬉皮士。
  实际上,小红帽故事就是一个关于脱衣舞的口头故事,或者说,是现代脱衣舞的民俗原型。如果说,脱衣舞是小红帽故事的现代版“活人秀”(living show),小红帽故事就是脱衣舞的民间版“脱口秀”(talk show)。
  现代脱衣舞源于20世纪初的巴黎红磨坊(?待考),其实,早在17世纪,在法国乡下的小酒馆和牧羊人帐篷中,原始的脱衣舞已经以口头的形式在乡巴佬的想象中预演了。脱衣舞也许算得上浮华奢靡的现代都市生活最具典型性和象征性的文化景观,而它的草根形式却早已在好几个世纪之前下里巴人的想入非非中萌芽了。
  说到这里,你总该知道,那个纯洁的乡下丫头小红帽,其实是一个坏女孩,有道是,坏女孩走四方,小红帽其实从小就不安分守己,她从法国乡下,渡过莱茵河,先是来到德意志,搭上格林兄弟的顺风车,走遍全世界,最后终于在大西洋彼岸美利坚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这个乡下丫头在这个美国娱乐文化的大熔炉中,脱胎换骨,改头换面,纽约的百老汇、洛杉矶的好莱坞,甚至迪斯尼的卡通片,到处都留下了她的衣香鬓影、芳踪艳迹。
    
  附注:不要误解,我并不想证明小红帽故事原本是一个色情故事,我只想说明民间的小红帽故事原本有一种和格林童话完全不同的说法,这种说法可能因其少儿不宜,因而被层层叠叠的文字和文明所遮蔽了。民俗学的本领之一就是在于它有一双慧眼,能够透过严整的密不透风的文字表象窥见那些被掩遮和抑制的历史真相。我并不想证明存在一个“原版的”格林童话,而这个原版的格林童话是一个成人版、情色般,民俗学者都知道,对于口耳相传民间故事而言,不存在什么“原版”或者“善本”,外婆给外孙女讲的纯洁版的小红帽和乡下光棍讲的荤故事版的小红帽同样是真实存在过的小红帽故事,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原版独创,又同样都是老生常谈般的复述改编。你可以说,小红帽故事只有一个,你也可以说,小红帽故事可以有无数个。

TOP

新闻出版总署要求色情版“格林童话”下架销毁

  

  2010年12月15日 11:1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党报批畅销书:内容诲淫诲盗,比提刀杀人还厉害

  中新网12月15日电 综合报道,白雪公主是因为与父亲乱伦,才招来王后的追杀;白雪公主逃入森林,夜夜与七个小矮人交欢;王子之所以爱上死去的公主,是因为他有恋尸癖……日前,这本译自日本女作家桐生操《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但作者却标注“格林兄弟”的书籍在杭州书店销售一事被媒体报道,引起广泛关注。家长抱怨儿童被“成人化”,儿童文学的无序出版引人担忧。近日,该书在全国书店已陆续下架,新闻出版总署负责人表示将集中销毁,查清责任,相关出版社停业整顿。

  事件回顾:“格林童话”令人战栗,色情侵入儿童文学

  《格林童话》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外国儿童文学,给70后、80后的童年记忆都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作为经典文学的再版,一本《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在中国儿童文学图书市场的亮相,却像炸弹引发人们的担忧和指责。

  “很黄很暴力!”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0年8月出版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你没读过的初版原型》被这样批评。书中写到,白雪公主因为是与父亲乱伦,才招来王后的追杀;白雪公主逃入森林,夜夜与七个小矮人交欢;王子之所以爱上死去的公主,是因为他有恋尸癖好……实际翻译日本作家桐生操的“色情版”格林童话的书以“格林”的身份堂而皇之地进入中国图书市场,从版权上已经属于剽窃。

  对于这一类成人化、低俗化的少儿图书,家长表示担忧,少儿图书走‘成人化’道路,将给孩子身心带来不良影响。现在的孩子都比较早熟,小孩看了这样的书,早恋的时间会更早。学校的老师也认为,少儿过早接触性、暴力等信息,对其性格形成不利,很多学校未设专业心理咨询机构,在学校生理知识教育相对滞后的状况下,出版业的无级别限制出版,甚至像口袋言情小说等无序出版都会给青少年带来危害。

  新闻出版总署:将有问题的图书全部下架收回且集中销毁

  据中国新闻出版网14日报道,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违规出版《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一书有关事宜采访新闻出版总署出版管理司有关负责人。

  出版管理司负责人介绍,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一书不久,就收到了读者举报。经过调查,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内容低俗,篡改歪曲了《格林童话》中的经典故事情节,颠覆了白雪公主、青蛙王子、灰姑娘等经典童话形象,其中色情、恐怖、残酷等情节严重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已违反《出版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有关规定。

  该负责人表示,出版管理部门依据《出版管理条例》的规定,对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已作出如下处理:1.将有问题的图书全部下架收回,集中销毁;2.向媒体发布道歉声明,公开向读者道歉;3.在查清责任的基础上,对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4.出版社立即进行停业整顿。

  出版方:已公开道歉

  据媒体报道,“情色版格林童话”在中国已被不同出版社出了10年。为何不直接堂堂正正向作者购买版权引进,而要冠以“格林兄弟”为作者呢?

  原来,依据版权法的相关规定,作者的作品在其过世50年后(共同作品应以共同作者中最后去世的作者为准),将成为无需支付版权费用的“公版”,格林兄弟俩已经过世了150多年,自然不用再支付版权费了。所以套用别的作家的内容,冠以“格林兄弟”,掩人耳目,自然省却了大笔钱财。

  据报道,出版方相关负责人袁某日前表示,经过彻查,确实发现书里存在参考的原版信息来源注疏不详、加工编辑不规范、对译稿的修辞部分未予以适当修改等问题。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勇坦言,这是没有足够重视版权引进的结果。

  据了解,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已经通知各书店全部下架、停止销售并收回问题图书。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已经开始停业整顿,并向读者公开道歉。

  网友热议:很黄很暴力,做法令人不耻

  据报道,这本“色情版”格林童话,在论坛上引起轩然大波,很多网友在热议中戏称其“很黄很暴力”.

  网友“闲云潭影”说这根本不是《格林童话》原著,却敢将作者印上“格林兄弟”.她在跟帖中留言:如果孩子看到这本书,身心肯定受到影响,进而误入歧途。

  网友“化不了的雪”深情地回忆道,自己不认识字时,就听爸爸、妈妈讲过《格林童话》了。可爱的小红帽,善良的白雪公主,曾经是她儿时最好的“伙伴”.等她当了妈妈以后,早早就给儿子买了本《格林童话》,哄他入睡时给他读。跟孩子一起分享那些充满童趣、智慧的童话故事,很快乐。现在6岁的儿子已经能看懂《格林童话》,那是他最心爱的书。她特别不能容忍有人如此糟蹋《格林童话》。

  网友“图腾上的烙印”则认为,恶搞分为不同的性质,有的是搞笑,但不怀恶意。但“色情版”的格林童话已经不是简单的恶搞了。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有人出版这种“很黄很暴力”的书,良知何在?该书号称在日本、韩国、台湾、香港销售超过300万册,来勾起人们的关注和猎奇心理。他认为,这种做法是缺乏职业道德的,令人不耻。

  文化学者建议:儿童读物出版应建家长审查机制

  色情版“格林童话”的销售引起文化界的关注,评论者、学者对这种谬误的传播表示出担忧,认为文化部门应该加强监管,清理这些“肮脏的文化垃圾”,不要让孩子们失去童话世界。

  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表示,为了赚几个钱,出版商根本没想过,这种谬误的传播,将让社会为此付出极大代价。杨建华说:“假借格林兄弟的名义,来编取这种取媚当下的流行、庸俗、或者说‘时髦’的书,对作者本身是种亵渎,也是对社会公众的一种伤害。文化部门有义务对这类书籍做出监管和清理。”

  《羊城晚报》评论文章说,借格林兄弟之名赚黑心钱的“污秽版”《格林童话》,展示的是出版商最没人性的罪恶心态。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就是这样肮脏的文化垃圾,竟然公然摆放在书店里,打着谎言的招牌向孩子们兜售,真的想不通,那些在“查禁”出版物方面很有一套的管理部门,这时候都跑到哪里去了。

  该文说,现在儿童文学依然无法幸免于市场流毒的残忍绑架,如此这样下去,我们的孩子恐怕连童话世界也会丢失了。而当那一片纯真的童心失去文化依存的空间,真的不知道那些成人世界的肮脏会驯养出多少吞噬天下父母心的小野兽。

  文化学者吴祚来认为,《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之所以能出版,并形成畅销之势,根本原因在于,一是从业者没有道德责任感;二是文化市场监管不力。针对青少年的文化产品,应该有一个由家长与教育专家组成的审查委员会定期审查或检查,譬如新播出的动漫电视,应该由家长们先审看,如同公开的听证会,家长签名认可,才可以播放。

  业内人士:儿童文学最关键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眼下,少儿图书缺乏新创意、内容陈旧,选题或故事雷同,出现少儿读物走“成人化”路线。中国儿童文化未来如何发展?

  据报道,中国连环画出版社总编辑倪延风认为,给儿童看的书籍应该慎之又慎,这些暴力乃至色情的东西,绝对不应该成为儿童读物。

  倪延风说,没有原创性,非独儿童文学,整个社会的各个领域都如此。在儿童文学领域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原创的氛围,怎么能出现好作品。另外,急功近利,各个出版单位、作者追求的只是眼前的利益,所以和文化传统、环境有关的东西,没什么人关注。只追求利益的结果只能是失去责任感,而没有责任感,就会导致儿童文学中夹杂太多的不适合儿童的内容,这些内容可能会对市场有好处,更吸引人,但是吸引人的未必就是好的。“

  倪延风强调,儿童文学最关键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没有大量的原创人才,没有好的原创环境,儿童文学就不可能好起来。而对于文化产业的扶持政策和资金,也同样需要改变方式,第一需要大量的调研,发现文学创作的真正问题;其二是要有大批真正的专家监督文化产业扶持的情况,不要把钱花到歪处;其三是要公示扶持文化产业的资金都花在哪里了,要实名制公示,大家都能看明白才行。”

TOP

新版“格林童话”被指内容涉及暴力、色情

中国新闻网 2010年12月02日 12:03 来源:今日早报


  与七个小矮人“相好”的白雪公主

  真是格林兄弟写的吗?

  -新华书店一本“格林童话”,内容涉及暴力、色情

  -读者质疑出版商打着“格林兄弟”的幌子赚黑心钱

  白雪公主是因为与父亲乱伦,才招来王后的追杀;白雪公主逃入森林,夜夜与七个小矮人交欢;王子之所以爱上死去的公主,是因为他有恋尸癖……

  如果说以上桥段是真实版的“格林童话”,你相信吗?眼下,在新华书店的畅销书里放着这样一本“格林童话”,书封言之凿凿地说“当下通行的格林童话竟是屡经修饰后的第7版,揭开美丽的帷幕,还原人性的真实面貌。”

  有读者看到此书后大跌眼镜,并向本报反映。记者与该书出版社联系了两天,希望对方告知,此书中大量涉及乱伦、色情、暴力等情节究竟出自格林兄弟哪个版本。

  直到昨天,出版方仍在这个问题上支支吾吾,这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现象]畅销的“格林童话”内容不堪入目

  一叠厚厚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你没读过的初版原型》,被摆放在杭州庆春路购书中心新华书店二楼。书店人员说,这本书是10月中旬到的,卖了近150本,而且没库存了。

  今年28岁的黄小姐说,《格林童话》是她进入小学买的第二本课外书,“绿色封面,为了保存,特地买了硬壳的,看了不知道多少遍,都舍不得借给同学。”

  3天前,她在庆春路新华书店买到了手上的这本《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你没读过的初版原型》。

  看了一则《白雪公主》,其中说到了文章开头的内容,而《青蛙王子》里的内容就更不敢恭维:公主喜欢每天晚上让青蛙在身上爬,获得性快感……

  黄小姐说她不相信这是《格林童话》,可她手上这本书,却明明写着作者“格林兄弟”。

  “如果孩子看到这本书,身心肯定受影响。”黄小姐说,“这很可能是出版商打着‘格林兄弟’的幌子赚黑心钱。”

  记者随后在网上查到了一本叫《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的书,在日本有出版,不过作者是日本女作家桐生操,写法很颠覆,有很多色情描写。

  [追问]色情童话情节的原版在哪里?

  记者电联了书上所署的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该公司位于北京。

  “这本书中内容的出处是哪里?为何与日本女作家桐生操的作品是同名?”面对记者的提问,出版社一位姓袁的负责人立刻表示,书名确实是用了日本女作家桐生操的同名作,“打了点擦边球。”

  但他随即强调,只是名称相同,内容其实是正宗的“初版格林童话”,绝对没有抄袭日本女作家桐生操的内容。

  该书信息显示,此书译自一本名为《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但作者是格林兄弟的书籍。袁姓负责人说:“我们也很想找到德文原版,不过一直找不到,所以用了日本的版本。”

  记者又问:“译者用了日文版的哪个版本?其中诸如《白雪公主》中的某些内容,是格林兄弟写的吗?”

  负责人说,他要和在日本的翻译者联系一下,再给以回复。

  稍后,记者收到负责人的手机短信:“我们根据的是日本白水出版社出版的《初版格林童话》,选了几个大家最熟悉的故事。”

  记者又去电,询问袁某有关白水出版社书中的具体内容。

  “我们看不懂日文,没办法做比对。”袁姓负责人说,“我们还是比较相信翻译者的,是个研究生。”

  既然出版公司表示看不懂日文,记者只能去找原版,找翻译。

  [转机]一封邮件揭秘幕后真相

  记者问了很多搞儿童出版的人,他们都表示没办法,或者不愿意卷入是非。

  而当晚,记者却接到许多邮件,其中一封邮件末尾写着“为了中国的孩子,这样的文章应该早点写出来。”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袁某手中的《初版格林童话》,他手头都有,照片都附在邮件里。

  “中国友谊这本书,是把格林童话与桐生操(两位日本女作家合用的笔名)的作品混到了一起。即使是在白水社的《初版》中,也没有那样的描写,那是现代小说。”

  这名业内人士给出了白水社版中的《白雪公主》日文原版扫描件,还附上他的译文。

  那桐生操是什么样的作家呢?其实她们是以“战栗”题材为主的作家,除了《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还有《世界幽灵怪奇物语》、《血染世界史的主角》、《揭开残虐人物的恐怖面纱》、《世界恶女大全》等,在日本很风靡,当然也是毁誉参半。

  这名业内人士表示,在日本等地,《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的作者都是“桐生操”,而新华书店卖的“原版”,却被堂而皇之冠以“格林兄弟”。“其实,桐生操的作品中,开头有序言,介绍为何要创作这些故事,故事结束后,有心理学分析,‘中国友谊版’把这些都去掉了。”

  [调查]多家出版社出版过“色情版格林童话”

  为了印证他的话,记者从“桐生操日文原版”、“中国友谊版”、“白水出版社日本版”中,选取了《白雪公主》选段加以比对。

  “桐生操版”《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中这样描写:白雪公主与国王偷情时,“半开的唇间露出像松鼠一样的可爱门牙”、“国王用左臂拥着女孩,右手则帮她褪去衣裳。”

  “中国友谊版”《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中,同样是这几句。

  “中国友谊版”声称翻译来自“白水版”,但“白水版”《初版格林童话》中《白雪公主》一章,却找不到以上两句话,通篇也无乱伦与恋尸癖等内容。

  那么“中国友谊版”中的这些内容,是从何而来?

  带着这些问题,昨天傍晚,记者再次联系袁某。

  袁某回复:“译者说他用的是白水版,但具体哪年的版本,我已经给译者去信了,对方有回信后,即回复你。”

  在采访中,有读者提供了他们从不同地方购得的“色情版格林童话”,有的是在正规书店买的,有的是从旧书市场淘到的。从读者提供的各类版本的出版时间来看,这本书,在中国标注“初版”、“原版”“格林兄弟”,已有10年。

  《成人格林童话》,2000年出版,作者为“格林兄弟”,山西古籍出版社。

  《真实的格林童话》2003年出版,标明“格林童话原版再现”,河南大学出版社。

  在这两本书中,同样还是《白雪公主》,记者又看到了那个露骨的桥段,与“中国友谊版”中该段落如出一辙。

  在以上三本书中,尽管能找到这样与桐生操原著中完全一样的内容,却没有任何一家出版社的书中提及这两位女作者。

  [专家]为赚这点钱,社会要为此书付出大代价

  明明书中内容已经与格林兄弟所作相差甚远,加入了大量色情、暴力、乱伦等内容,却冠以“格林兄弟”之名,并向全社会传达“这才是真的格林童话”。

  “谁改的?什么出版社?”这是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听到这件事的第一反应,作为从书荒年代走过来的一代,他在大学时代才读到了人民出版社出的《格林童话》,《白雪公主》、《灰姑娘》、《青蛙王子》等。他表示,这些童话一度是激励人向真向善向美的经典。

  杨建华表示,为了赚几个钱,出版商根本没想过,这种谬误的传播,将让社会为此付出极大代价。”他说。

  杨建华说:“假借格林兄弟的名义,来编取这种取媚当下的流行、庸俗、或者说‘时髦’的书,对作者本身是种亵渎,也是对社会公众的一种伤害。文化部门有义务对这类书籍做出监管和清理。”

  2006年,国内首位翻译格林童话的德语专家杨武能,愤怒地撰文批判过这类书籍,表示格林童话中绝对没有这样低俗的内容,声音却始终盖不过一浪又一浪的“色情童话出版”。而“色情格林童话”从何而来,曾经一片声讨的人也始终没有追究,只当是“网络恶搞”。(记者 杨影 文/摄)

TOP

学者谈涉黄“儿童文学作品”:打着幌子追逐利益

  

  中国新闻网 2010年12月16日 08:06 来源:光明日报

  王泉根(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儿童文学必须干净透亮

  近日,一本所谓的成人版《格林童话》在引起一片哗然之后被迫下架,而一位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被质疑作品涉及暴力和黄色内容,儿童文学的导向性问题又一次受到公众关注。日前在南京出席第八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颁奖典礼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泉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儿童文学作品应坚守真善美的价值取向,儿童文学作家应自觉地将社会责任意识和文化担当意识放在首位。

  王泉根说:“作为写给未成年人看的文学作品,儿童文学的重要价值在于为下一代打下良好的人性基础,打造少年儿童生命成长的精神高地。因此,通过文学作品展现出来的必须是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道德观、审美观。而纵观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作品,凡是成为经典之作的,都首先具备了健康、向上的导向性。”

  “儿童文学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内容是有选择性的,并非一切题材都能涉及,比如暴力、黄色等成人世界中的丑恶现象是应回避的。”王泉根强调,少年儿童的模仿能力强,正处在身心发育的重要阶段,干净透亮的题材内容、语言文字,能对孩子的一生产生重要影响。

  对于当下出现的某些不适合儿童阅读的所谓的儿童文学作品,王泉根指出:“这些作品打着儿童文学的幌子,去追逐商业利益、制造噱头,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是不被我们所认可的儿童文学。”王泉根呼吁,儿童文学作家应坚守社会责任意识和文化担当意识,为少年儿童创造良好的阅读环境,而某些图书出版商在引进、出版图书的时候也应采取更为审慎的态度。

  记者 赵 玙

TOP

新华时评:一个荒唐“童话”的警示

中国新闻网 2010年12月17日 09:11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12月16日电(记者璩静)由于涉及色情、暴力等内容,在广大读者的举报和谴责下,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被新闻出版总署查处,近万册问题图书下架回收。一出内容荒诞的“童话”闹剧,折射出的却是当前出版业中发人警醒的现实。

  白雪公主与父亲乱伦才招来王后的追杀;王子爱上死去的公主是因为恋尸癖……这些肆意篡改格林童话经典情节、大量颠覆了经典童话形象的内容不堪入目,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危害也一目了然。但就是这么一部书籍,竟堂而皇之地通过选题策划、选题论证、版权确认、稿件三审、内容把关等诸多出版环节,顺利流入市场,直到有读者举报才被责令下架。如此种种,究竟暴露了当前出版业及监管中怎样的问题?

  作为这部“童话”的出版者,中国友谊出版公司以自身的荒唐做法发出了警醒:在中国出版产业总产出步入“万亿元”的时代,出版单位和主管部门在关注其“产业”性的同时,决不可须臾忽略其承担的社会道德责任和政治文化责任。对当前存在的一些明忧和隐患,诸如部分出版社急于上规模、资本化,出版主业却萝卜快了不洗泥,导致问题出版物频频漏网;部分出版社一味追求“畅销”“热卖”,烂鱼烂虾端上了桌……不仅出版单位需要强化自律,有关部门也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及时采取有针对性的防范和引导措施。

  “盖出版之事,可以提携多数国民,似比教育少数英才尤要”,“昌明教育平生愿,故向书林努力来”,早在一百多年前,商务印书馆创始人张元济就已经深刻认识到了出版业的肩负责任和经营理念。岁月更替,但出版作为一项拒绝浮华的事业,一项传播新知、关乎教育的事业,从来不应改变。正因如此,一批包括商务印书馆在内的老牌出版社才能百年而立、历久弥新、长远发展,奠定在出版界的无可撼动的口碑和地位。

  小到一个出版社,大到一个国家的出版市场,在读者心中的形象和地位,是出版物铸就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的命运表明,低俗出版物即使躲过了出版审查,也逃不过读者和公众的激烈抨击,而抛弃道德和文化责任的出版单位,也必将受到读者的抛弃和行业的淘汰。

TOP

《格林童话》被指“很黄很暴力”?

  
  2010-12-16 06:53:00 来源: 楚天都市报(武汉)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被勒令下架的《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

  本报记者范宁

  读着中文版《格林童话》长大的读者,很难相信这部风行200年的经典童话里,会有剁脚趾、割人肉等血淋淋的场景。近日,一本名为《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的图书因变态情节被出版管理部门要求下架销毁。对此专家认为,《格林童话》诞生之初有特殊历史背景,导致这些情节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后来的一些文化糟粕就能给孩子阅读。

  书商造假色情书带出“暴力经典”

  “这绝不是《格林童话》!”今年8月,《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面市,其中乱伦的白雪公主、性无能的王子等情节让读者愤怒。此书据称是一日本作家创作,却被中国出版方冒《格林童话》名义出版,误导了许多读者。近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勒令该书下架销毁,出版方也向读者致歉。

  色情的伪“格林”下架了,但让血腥的真“格林”浮出水面。记者调查发现,其实在格林兄弟搜集的故事中,的确存在一些血腥暴力情节,如《灰姑娘》里,穿不上水晶鞋的灰姑娘的姐姐们,就得到了剁脚趾的下场,《格林童话》如果以本来面目现身,恐怕也是一部“暴力经典”。

  译者追溯“情节暴力”忠于文化

  翻译家杨武能是新中国成立后《格林童话》第一个全译本的译者。他在媒体发表的文章中说,所谓格林童话,仅指由格林兄弟采集、整理和出版的《儿童与家庭童话集》中的德国民间童话,“对内容和总体风格的忠实,是他们在做艰苦的搜集和记录工作时所信守的准则,即使因此不得不保留某些不适合儿童阅读的内容,如以牙还牙的残酷复仇,杀人、食人的血腥描写等等。”

  杨武能指出,格林童话问世后,也有学者以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和荣格的潜意识理论,从性心理的角度对某些篇目进行阐释。他认为,《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就是这样写出来的,“多半是拾人余唾”。

  学者解释保留糟粕事出有因

  尽管如此,那些血腥、暴力的情节,对童话而言仍属糟粕,为什么格林兄弟会将其保留?中国人民大学德法语系主任张意教授解释,格林兄弟处在德国浪漫派时期,正是德国努力汲取本国文化对抗法国古典主义的阶段,“当时文学家们到民间文学中寻找资源,《格林童话》就是德国民间故事的合集,它必须保持原貌,不能美化。”“我不太确定《格林童话》在今天的西方是否做了更改,但我在美国图书馆见过保留原貌的《格林童话》,里面就有剁脚趾的情节。”张意说,格林兄弟对文学的最大贡献,也在于搜集整理了这批故事,而不是写出童话经典。

  作家评价童书不能少儿不宜

  “《格林童话》面临的问题,意大利童话也有。”儿童文学作家徐鲁认为,作为文化资源,这些童话应该保持原貌;但作为给孩子看的童话书,它们必须剔除少儿不宜的内容。“格林兄弟那时还没有‘儿童’的概念,他们不会想到,搜集的故事里那些惊悚恐怖的情节,会对孩子造成影响,因为当时家长教育孩子大多是通过恐吓的手段。”徐鲁说,但儿童教育、儿童心理学等学科发展起来后,就不能再用这样的老套来教孩子,“尤其是《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中的不堪情节,更不能让孩子看,展示文化面貌不能成为污染孩子阅读的理由。” (本文来源: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

TOP

最初的《格林童话》应该不是童话,此“童话”非彼“童话”啊,以前的《格林童话》是给大人看的啊。

TOP

额, 刚看到此篇,我的天哪!

TOP

请参考邓迪斯等人的著作。

TOP

本来就不是写给小孩子看的书却被硬说成“儿童故事书”,没文化真可拍

TOP

引用:
原帖由 怀橘 于 2011-5-31 18:49 发表
本来就不是写给小孩子看的书却被硬说成“儿童故事书”,没文化真可拍
1是盗了人家的版。
2是有些人没看内容就下结论。

TOP

引用:
原帖由 怀橘 于 2011-5-31 18:49 发表
本来就不是写给小孩子看的书却被硬说成“儿童故事书”,没文化真可拍
1是盗了人家的版。
2是有些人没看内容就下结论。

TOP

童话中有人类本初的潜意识,只是加以象征而已。只不过有的显露,有的隐喻。

TOP

图书也可以像电影一样分级,限制级的图书禁止儿童阅读

TOP

在台湾这边的老师随口提了一句成人版格林童话,我表示应在早点看看这个帖子......

TOP

而且不止是格林童话,包括天方夜谭也是这样啊。不过国内貌似不需要担忧,因为都改成儿童读物了,只要不是找到原文阅读应该问题都不大。但个人认为从侧面而言,是不是也能反映出观念教育的一二信息来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