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也来谈点田野调查与学术研究的点滴想法

近日在阅读日本民俗学相关著述时,受到一些与本讨论相关之启发。
    日本民俗学家早在20世纪中叶业已意识到,民俗学和文化人类学是两个倚重田野作业方法的典型学科。民俗学在各国都有相对独立的萌芽发展轨迹,这其中一个重要背景就是民俗学在各国的产生都或多或少与关注本文化与本传统的思潮相关,导致这一思潮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是现代科学技术迅速压缩传承文化的生存空间,或迅速大幅改变传统传承模式。民俗学的危机也与大量代际传承的文化事象在数十年间便岌岌可危息息相关,因为学科初创期的研究对象的衰弱前所未有地动摇着学科之根基。因此,在日本、美国、中国都兴起了民俗学“换代”的运动,学者将“民俗”的范围不断扩大,特别是现代民俗学、都市民俗学、公共民俗学、新民俗等等。其实,人类学何尝没有这样的转变。这其中,小岛璎礼(1994)便认为民俗学危机的内部根源,是“民俗”是民俗学家头脑中规定出来的,其客观性并未得到充分论证。因此过去所框定的“民俗”(岁时、仪式、口头传统、信仰、生产等)面对信息化而感到肌无力的时候,民俗学自然也就有了危机。所以,我们所讨论的个案研究,便是田野作业支撑下的民俗学研究,就算扩大田野范围,去城市、街头、酒吧、社区、网络进行田野,民俗还是处于被规定的状态。这些“民俗”一旦脱离民俗学家的调查研究,就会回归到“潜在的民俗”(小岛)的状态,也就可以被人类学、历史学、社会学家们继续调查研究。小松和彦认为,民俗之所以很容易被其他学科“转行”过来,原因就在于民俗是人人都生活于其中的,只要你有心专注于自己身边的生活经验,你就很容易成为“民俗”研究者。同样,这也是“个案”研究容易上手的原因。只要将自身的经验与他文化经验进行比较性碰撞,就容易得出似乎很新奇的结论。那这样的“一惊一乍”地“发明”意义何在呢?这样的问题似乎人类学也没有很好地回答,但人类学的“优势”在于它没有一个需要框定的对象,什么都可以是人类学,只要和人有关。
    但是反过来讲,民俗学的危机意识,恰恰是民俗学升级的一个契机,只要我们更深入地研究学科本体问题、学科目的、学科价值取向、问题取向、哲学基础、未来面向等这些问题,民俗学必将成为一个重要的“人类科学(小岛)”。日本民俗学家倒是始终认为民俗学和文化人类学是两个相对独立的学科,中国民俗学家则始终纠结于民俗学与人类学的关系,也包括民间文学与民俗的关系。诚然,这些纠结也正是民俗学低营养个案研究大量出现的原因之一。因此,民俗学一定要有自己的学科抱负和理念,眼光要长远。特别当下,切不可被非遗冲昏头脑。

参考文献:
小岛璎礼:《民俗学之存在意义——从村落社会发展起来的一门构想性科学》;《展望比较民俗学》
小松和彦:《名为“灵魂”的记忆装置——围绕“民俗”概念的素描》
(周星主编:《民俗学的历史、理论与方法》,商务印书馆2008年6月版)

TOP

回复 76# 的帖子

1、小岛所谓的民俗学走向人类科学是基于他对民俗学的基本认知是一种“历史的研究”,从而在方法上也强调只有通过民俗学与文献学的结合才可能达成民俗学的实证。
2、就如同小岛在文章中强调的,民俗学一再陈述自己的研究中心是“民间传承”,一方面它是一个传播和习得过程,另一方面它必然具有历史感(历史性)和模式化。这就意味着必须一直游走在“传统”与“现代”、“历史”与“现在”之间。如果一直在文献和文化内涵之间作业,就意味着民俗学也只是一门历史或者文化学科,如果介入当下的研究,就意味着走向了社会学。日本民俗学已经开始了你说的公共民俗学、比较民俗学(打破一国民俗学的界限)与都市民俗学的研究,无非就是想拓宽民俗学的研究对象,并且陈述民俗学研究当下的合理性。这跟吕微、户晓辉和高丙中等一批中国老师们的“民俗生活”研究有异曲同工的地方吧。我觉得这是民俗学的宿命,也是民俗学发展的必然选择。因此,在美国的民俗学已经更多倾向于folklore的oral literature这一面,因此也就必然会导向以语言为中心的表演理论分析。在欧洲则分成两种趋势,一种是英国式的,从班尼到马林诺夫斯基的一系列转换,早已直接并入了文化人类学研究,不分彼此了。一种是德国式的Volksunde,当然也不仅仅局限在德国,它也是民俗学的起点,那就是民族学——探索民族精神,寻求民族文化的自我认同建构。不过也保留了芬兰和乌克兰的民间文学研究,这也是得益于欧洲民间文学的丰富性。关于公共民俗学和家乡民俗学的发展,我觉得仍然是基于美国人类学界的影响。
3、早期的燕京大学社会学研究尚是如此,这里可以参考齐钊的反思:《社区·区域·历史:理解中国的三种进路——对燕京大学社会学系学术传统与研究特色的再分析》
http://www.opentimes.cn/bencandy.php?fid=372&aid=1773
4、我建议大家阅读一下科大卫《皇帝和祖宗》的“尾声”,他为他的“区域研究”甚至是“个案研究”所做的(从某种程度上看)辩护,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或许也可以作为这个问题的部分答案?
大王派我来巡山啰~~~~~
--------------------------------------------------------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
中山大学中文系民俗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