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族群文化传承

首页民俗与文化族群文化传承

[巫达]藏族尔苏人婚礼仪式中饮食文化的族群性
  作者:巫达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12-06 | 点击数:22856
 
尔苏人的婚礼,处处弥漫着紧张的“酒战”,到处都可以看到碰杯对饮的人,还时时听到大家愉悦的喝彩声或得意的起哄声。年轻人在一起谈论最多的话题是喝了多少酒。在婚礼场合下,人们不是因为想喝酒而喝酒,而是牵涉到新郎、新娘双方两个“阵营”的团体精神及“荣辱”问题。各方都尽力向对方挑战,如果有对手挑战,要毫不畏惧地迎上去。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人人都努力发挥自己的最大喝酒潜能,努力做到不在对手之前醉倒下去。
尔苏人的饮酒礼俗很丰富。人们很珍惜酒,总是用酒来表示对长辈或尊贵客人的尊敬。平时喝酒总是长者先喝,年轻人敬酒的时候,倒好酒后放下酒瓶,然后双手恭恭敬敬地把酒杯举到长者的面前。家中来客人,首先拿出来接待客人的不是茶,而是酒。因此,“酒战”其实是一种善意的游戏,目的是促进双方的接触和了解。婚姻本身就是一种两个家族、两个村庄或两个区域的结合的象征。婚礼使主客双方的人走到了一起,酒在这重场合下成为人们相互深入了解的催化剂。
辣椒饭
婚礼进行到深夜的时候,送亲队伍仍然是仪式的主角,主人家仍然小心翼翼地关照着这些今晚上不能“得罪”的贵宾。虽然有些招待仪式连尔苏老人都说不清楚。比如,到了深夜12点左右的时候,主人家会让送亲队伍吃顿“宵夜饭”。这顿饭的用意,我问了几位老人,他们都只是笑眯眯地说这是他们祖先传下来的习惯,但没有具体的解释。
在灰暗的灯光下,主人家端上来一盆油炒饭。上面只放了几把木勺,没有其它菜也没有汤。送亲队伍对这盆饭的到来,表现出有些“反常”:大家没有了平时所见到的客气和推让,而是默默地拿起木勺舀了一小勺饭送进嘴里,然后退回原位。作为送亲成员之一,我也拿起了木勺……此时,旁边的依沙阿木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我,声音有些神秘地对我说:“你要小心吃,不要多舀,很辣……”我舀了一小勺仔细一看,这哪里是什么饭?分明是辣椒多于米饭。我放进嘴里,顿时感觉辣得不能下咽。这种辣椒饭是用油炒过的,做法是先放油,然后放下米饭炒匀,然后和入比米饭多一倍左右的辣椒面。可以想象这根本就不是成心让大家吃的,有些恶作剧的做法。实际上在第二天的餐桌上,我看见那些头天晚上的辣椒饭作为一道菜摆在餐桌上,作为一道下饭的“菜”。
 
四.饮食文化的象征化
 
路边饭
从新桥村新娘家到沟东村新郎家距离约三公里,能相互看到对方的村子。平时不须半个小时就能到达,那天人们花了三个多小时。我是送亲人之一,一直跟着新娘走。同行的其它男子几乎都参与了背新娘。我由于忙于照相,也就没有被要求参与背新娘。大家没有指望那个13岁的接亲小孩背新娘,另两个男子状态也使人很纳闷,因为他们总是背了二、三十米左右就停下来休息。后来,我才明白这两个背新娘的人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不断被敬酒,压酒,喝了酒一般就吃不下饭了,再加上晚上可能休息不好。通过这样的折腾,他们哪里还有力气背新娘?也许送亲的人明白他们的难处,他们纷纷去帮助替换着背,最后终于背到了终点站。这与笔者小时候所见的彝族背新娘有些差异:彝族的新娘那天也不能行走,而背新娘的人也要经过掐算,要生辰八字相和的才可以去背。如果所选的背新娘的人太小不能背动新娘,可以让他象征性地做一个“背”的动作,然后让新娘骑马走。我问尔苏人新娘可不可以骑马走,得到否定的回答,并得到了上面依沙阿木所述的故事。
我们花了三个多小时的原因,一个是上面所说的接亲人的“状态”不好造成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路边沿途“吃”了好几顿饭,才耽搁了时间。这里所说的路边吃饭并不是因为接亲人和送亲人饿了、渴了,所以在路边买饭吃。实际上,接亲人第一次背上新娘没有走到50米,刚跨过一条流经村子的小溪,就停下来了。原因是前面有一些人端了饭菜放在路边请接亲人和送亲人吃。所送的饭是大米饭,用盆子盛着。另外的盆子里有一盆带汤的豆花,一盆带汤的腊肉,还有一盆是鸡肉。据介绍,这是好几家人做好饭菜以后合在一起的。在人们给新娘打扮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忙着把早已做好的饭菜送到新娘一定要经过的路口。这些送饭的人是新娘的至亲,是新娘家血缘关系最近的人。我们的送亲队伍还没有走出村子,就吃了两顿路边饭。人们刚从新娘家吃了饭,肚子肯定是不饿的,可是大家礼貌地用木勺舀了一口放进嘴里,然后退下来。等确认没有人再吃了,那些人才把饭菜移开,让出路,让送亲队伍继续前进。请吃路边饭是一种象征性的“请客”,其深层含义是显示亲属网络关系。这种亲属网络关系是一种布迪厄所提出的“实践的亲属关系”(practical kinship),是情境化的人际关系的一种情况(Bourdieu 1977:34)。新娘一直用一间黑色的羊毛批毡盖着头,家里或路上的饭都没有她的份,因为按规矩她已经在结婚前一天就节食,不再饮水,只吃点鸡蛋。人们解释是被背着走的担心新娘路上大小便不方便所以才节食。
敬全猪
敬全猪是整个婚礼的一个高潮。所谓敬全猪,并不是送整只猪,不像香港、广东一带的整只烤出的烤乳猪,而是已经分解开的猪肉。这里说的的“全猪”,严格意义上讲不是一整只猪,但是猪身上的每个部位都必须有一点在里面,不然,敬客人的时候如果被索要某个部位的猪肉而找不到,负责敬全猪的人要被罚喝酒。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巫达]论大都市人的族群意识
下一条: ·[都永浩]中国北方渔猎民族的历史演变
   相关链接
·[喀毛措 东主才让]藏族女子成年礼”的仪式传播解读·[王优]浅探汉族传统婚姻仪礼的历史流变
·[东主才让 还科多杰]藏族题材影视作品中的民俗文化解析·[仁欠 张冲 仁青才让]卓仓藏族婚俗彩礼及其作用研究
·[宁梅]藏族“鲁母化生型”神话的大传统传承·[李亚星 格勒]藏族青年婚照的影像表达初探
·[孙九霞]小地方与大世界:一个边缘藏族社区的本土现代性·[岗措]藏族传统节日的地域性特点
·[李彪]中国婚礼仪式的变迁与国家在场 ·甘南藏区提速“非遗”保护工作
·[杨恩洪]西藏格萨尔说唱艺术抢救始末·[张利]论川茶在汉藏贸易交流的历史作用
·杨恩洪:《民间诗神——格萨尔艺人研究(增订本)》·讲座║ 次仁央宗:分析地理环境对藏族饮食文化的影响——以西藏自治区的藏族为例
·[巫达]舞蹈、象征与族群身份表述·[钟进文]藏族《格萨尔》在土族和裕固族中的流传与变迁
·[汪丹]分担与参与:白马藏族民俗医疗实践的文化逻辑·《贡嘎日噢》:关注多民族文化交融的历史遗产
·把格萨尔王放到评书里·[杨洪恩]重温历史——著名格萨尔说唱艺人扎巴抢救始末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