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刘魁立]欧洲民间文学研究中的流传学派
  作者:刘魁立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27 | 点击数:24384
 
尔后,在公元10世纪左右,东西方文化交流有了新的机缘,故事的迁徙活动空前地频繁起来。阿拉伯帝国的势力日趋强盛,疆域逐渐扩大,领土横跨欧亚非三洲,这种情况势必为东方文化西渐创造了有利的条件。11至13世纪,历时近二百年的十字军东侵(1096—1291),先后八次进退,使人民遭受了深重的苦难,但同时,大量的欧洲人在从亚洲返回故乡的时候,除掉带回掠夺的财宝、实物之外,也带回了如传说、故事等亚洲人民的文化财富。
此外,印度文化西传还可能经过西亚,到拜占庭,再到巴尔干半岛,向东至俄国。这条道路在时间上也是很古老的,大约自7世纪就开始了。
本菲的流传学说对于神话学派的民间文学神话起源论是一次重要的进击,使它的某些基本观点发生了动摇。从本菲的研究中可以引伸出这样的结论:首先,在不同的民族中间存在着情节相同的民间文学作品,这种情况说明:民间故事并非是什么神秘的原始信仰、自然宗教的反映和表现形式,而不过是普通的、有趣的、有教益的文学作品;其次,既然雅利安民族的故事可以在菲雅利安民族中间发现,那也就是说,这些所谓雅利安民族不一定和原始的雅利安民族存在着什么关联,而不过是这些民族彼此间在历史上有过密切交往而已;第三,这些民间文学作品出现在西方,并不是远不可测、茫然无考的古代的事情,而是发生在晚近时代的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也大体可以确定。 
本菲的这部著作的出现,使欧洲学者对民间故事研究和民间故事流传问题的研究兴趣大增,用俄国著名研究者维谢洛夫斯基的话说:“我们沉湎于原始雅利安神话和信仰的浪漫主义迷雾中时间太久了,所以非常乐意降落到实地上来。”[7]
 
四、“入乡随俗” 
坚固的堡垒常常是从内部攻破的。在格林兄弟之后,神话学派通常以马科斯•缪勒作为它的代表人物。马科斯•缪勒极力主张民间文学的神话起源论,并且提出“太阳说”。他认为民间文学的一切主题都和太阳崇拜有关。本菲的流传学说出现之后,遭到了各方面的攻击。在许多德国学者当中,浪漫主义的热情仍然十分高涨,当有人把他们深自珍爱的民族文化说成是来自东方的时候,他们怎么能不义愤填膺呢!
然而,在这一片反对的声浪中,作为神话学派主将的马科斯•缪勒却反戈一击,撰文论述流传学说的不谬。1873年他曾经写过一篇短文,题为《故事的流动》(《Dié Wanderung der落千丈Sagen》)。他在这篇文章中公开承认了神话学派以及他个人在以往研究中的种种失误。他利用本菲曾经利用过的《五卷书》中的一个故事实例,也就是我们前面所引的卖牛奶的村妇的故事,进行了具体分析。他补充了一系列实例,详尽地说明这一故事从一个民族到另一个民族的流传过程。他还不以此为满足,更进一步说明,任何一个民族在因袭其他民族的民间故事时,并不放弃自己的民族精神,而是用自己的民族特点来改造因袭的作品。因此,如果摆在研究者面前的研究对象,不是原始神话,而是在各民族间广泛流传的作品,他就应该在理清具体流传过程的同时,也探索不同的民族对待这同一情节的不同态度。
例如,同是一个故事,它所反映的主题也大体相近,但各个民族的表现形式却是千差万别的。
印度人这样讲这个故事:一个婆罗门,他把乞讨来的一罐粥,挂在木楔子上,下面放了一张床,他躺在床上看着罐子幻想着:要是遇上荒年这一罐粥就可以卖到一百块钱,用这钱可以买两只羊,羊再生羊,就可以变成一群羊,用羊换小牛,小牛再换水牛,水牛再换马,马再生小马,卖掉之后得许多金子,用金子买房子。一个客人,把他的女儿嫁给了他,生了一个孩子,孩子要他抱着玩,他心烦就躲到马棚后去看书,孩子到马棚旁边来找他,他招呼自己的老婆,叫她管管孩子,妻子没听见,他就站起来用脚踢她。想着想着,他真的站起来,用脚踢开了,一下子把盛粥的罐子打破。他从幻想中醒来,一切成了一场空。[8]
印度的这个婆罗门,到了阿拉伯的故事里就变成了一个教士。[9]他周围的环境也染上了纯阿拉拍的色彩。
到了希腊故事里(见《斯蒂凡尼托斯和伊赫尼拉托斯》故事集)这个婆罗门又变成了穷人或乞丐了:一个国王问他的谋士:一个人非常想得到一件东西,在没有得到之前就急不可待地想知道这个东西会是什么样子,有谁能和这种人相比呢?谋士说:从前有对夫妇,有一次丈夫对妻子说,我想你会生个孩子,使我们愉快幸福,我们来想一想,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呢?妻子对丈夫说,你别瞎说了,你想得可真美,简直像那个奶油蜜糖流满脸、可就是没有流到嘴的人。听说从前有个乞丐,他在床的上方吊起一罐蜜糖和奶油,一天晚上他幻想着,我卖掉油和蜜,用钱买上十只羊,每过五个月就会再生这么多羊,五年之后就会有四百只羊,那时候就去换上一百头大牲口。一面养牛,一面种地,五年我就可以富起来,我为自己盖一幢房子,四面镶金,买下好多奴隶,并且结婚成家。妻子给我生下一个孩手,这孩子一定是男孩儿,我来教育他。如果他不勤俭,我就用棍子打他。他说着便抄起一根棍子,举起就打,一下子把罐子打破了,油和蜜流了一脸,最后落得鸡飞蛋打一场空。
德国的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对懒惰的夫妇,他们养了两只山羊,但不愿意天天赶出去放牧,于是就向邻居换了一箱蜜蜂,蜜蜂非常勤奋,酿了好多蜜,他们把满满的一罐蜜放在墙上的木架上,为了防备小偷和老鼠,还在旁边放了一根结实的木棍,为的是不起床一伸手就可以拿起棍子赶走小偷和老鼠。懒惰的丈夫不到中午不起床。有一天,天已大亮,他躺在床上对妻子说:听说女人都爱吃甜东西,我怕你也会把蜂蜜偷吃掉,我看还是先把它拿去换只鹅来电。妻子回答说:还是等我们有了孩子再换吧,好让我们的孩子去放鹅。丈夫说:你以为孩子会去放鹅吗?现在的孩子都不听话。妻子说,他不听话我就用棍子打他。说着,使拿起那只准备打小偷和老鼠的棍子挥舞起来,一下子打破了墙上的罐子,蜂蜜流到了地上。[10]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王青]敦煌本《搜神记》与天鹅处女型故事
下一条: ·[满全]蒙汉史传文学叙述模式之比较
   相关链接
·[毛巧晖]记录与保管: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探赜·[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学“术”问题
·[崔若男]疫情时代的民间文学·[巴莫曲布嫫]走向新时代的中国少数民族民间文学
·[毛巧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发展·[高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民间文学搜集整理七十年
·[王素珍]以作品为中心的民间文学体裁研究·[周争艳]民间文学遭遇形式论——普罗普的故事分类方案
·辽宁大学新增中国民间文学博士点· 第三届东亚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论坛成功举办
·[王杰文]普罗普与巴赫金·[张多]基于文史传统的交叉学科实践
·[尹锋超]非物质文化遗产视域下咸阳市民间文学的保护与传承·[王玉冰]中国妖怪学在欧洲:高延对民间故事的研究及其影响
·[王敏琪]民间文学视野下歌谣的比较研究法·[施爱东]民间文学学科建设与共同体意识
·[邱硕]四川大学民俗学发展史·[米海萍]黄河上游地区多民族民间文学的交流
·[胡港]网络民间文学:新的社会心理直接表现形式·[韩冰雪]论刘锡诚的民间文学诗学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