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陈泳超]近世民间信仰中的神话层累——从海盐神歌《伏羲王》到《三天三宝》
  作者:陈泳超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9-01 | 点击数:7910
 
  伏羲神话之外,盘古所占篇幅太小,可置不论;关于神农的神话却很长,几乎占全文的一半,颇有特色。它较为详细地讲述了蚊子和蚂王(蚂蟥)为人类找来谷种的神话。其实,此类以“动物为人类找到谷种”为中心母题的神话,在南方各民族中有广泛的流传,单是云南一地,据龙江莉《云南民族民间故事类型及流变研究》一书介绍,在拉祜、景颇、普米、怒、基诺、傣、苗、佤、布朗等族中均有流传,涉及的动物有“鸟类、鼠、蚂蟥、牛等”,其中列出一则瑶族的神话是老鼠和蚂蟥,布朗族的是单独蚂蟥。而在汉族地区,这类神话也广泛流传,所涉及的动物大多是与农耕生产活动密切相关的,尤其是那些与人争抢粮食或骚扰人们的“害虫”,前者比如老鼠、麻雀,后者比如蚊子、蚂蟥等。便是在浙江省的民间口传文学中,也不乏其例。陈勤建在《古吴越地区鸟信仰与稻作生产》一文中就列举了武义县(老鼠和麻雀)、定海县(老鼠和麻雀)和松阳县(老鼠、麻雀和蚂蟥)的三则记录。可见《三天三宝》里的神农神话,其实代表了民间流传的一种普遍神话类型,也充分体现了海盐神歌抄本蕴含着相当丰厚的民间传统文化。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神歌抄本虽然有悠久和广泛的民间底蕴,但它本身主要还是为了现实中的待佛活动而存在的,所以在运用这些神话传说时,还会加入一些与仪式相关的推源性细节,这特别体现在该抄本讲述细妹要惩罚白龟王,用乌盆将它罩住,后来乌鸦打碎乌盆,让它躲在黄杨树下的竹根下面,然后有这样几句话:
  黄杨树竹根筶笤,打恶答判断阴阳。乌鸦叫能知凶吉,白龟王灵笤非上。
  言伏不诉龟开口,世上有人问龟王。
  这段的“非上”应为“非常”,音讹;“不诉”当为“不许”,形讹。全句的意思是:用黄杨树竹根来做了占卜用的筶笤,从此可以判断阴阳。乌鸦叫声能卜吉凶,龟王虽然被勒令不许说话,但世人有事还会向他求教,灵验非常。显然,这是在讲三种占卜预测的方式。但在顾希佳的写定本中此段被删除了,而在胡永良的写定本中是这样的:
  黄杨树竹根懊糟,打恶搭判断阴阳。乌鸦叫能知凶吉,白龟王能耐非常。
  言伏石诉(?)龟开口,世上有人问龟王。
  其他不说,重点是将“筶笤”和“灵笤”两个词换掉了,事实上原抄本的文字并不十分模糊,不知是出于何种考虑。无论如何,两个版本都将“筶笤”删除是很有损这一神歌的阐释力的,因为“筶笤”即“筊”,掷筊恰是待佛活动中经常出现的抉择程序,无论是选择日子还是判断纸扎龙船的航行方向以及为主家卜算命运等,都需要以掷筊来决断。而且,太湖流域“筶笤”广泛使用的实物质料,除了金属之外,最常见的也正是黄杨木,因其木质坚硬之故。我们团队记录的许多渔民口传神歌中,经常出现“黄杨四爿来问大神”一类句子,指的就是在神灵面前掷筊断事。《三天三宝》在对远古神话的叙述过程中非常巧妙地插入“筶笤”的推源性解释,正是与仪式关系至密的神来之笔。事实上,此类仪式文本经常在主体叙事过程中,插入某些直接具有文本外现实功能的情节或细节,笔者称之为“功能导向”,这是此类文本的一大特色,不能当作可有可无的闲话看待。
 
  结语
  总括来说,《三天三宝》这一神歌抄本,虽然只有寥寥数页,却将流传久远的远古神话,经过地方民间知识的洗礼与改造,不动声色地置换进了后起的道教神话框架之中,并直接袭取了道教已有的神灵名号,显示出丰厚的文化层积;而归根到底,它是要在待佛仪式中起到实际功效的,故其文本创造经常带有“功能导向”,以满足信仰实践者在现实生活中的超现实诉求,从中可以清晰分辨出“神话地层”的层累、叠压与打破诸状况,这也体现了民间信仰看似芜杂却海纳百川般的淋漓生气。同时,这一案例也警示学者在使用民间仪式文本时,应该不遗余力地去理解民众实践的自洽逻辑,不能轻易用普泛性的学识去认知甚至剪裁、改造民间特有的知识体系。
 
  (原文刊于《民族文学研究》2020年第4期,注释请参见原文。)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敏】

上一条: ·[杨杰宏]音像记录者在场对史诗演述语境影响
下一条: ·[刘建波]呈现民间文学百花争妍的图景——回望云南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
   相关链接
·张多:《神话观的民俗实践——稻作哈尼人神话世界的民族志》·[向柏松 张兆芹]神话学视域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与发展
·[祝鹏程]作为文化批评的神话研究及其不足·[张多]重估中国神话“零散”之问
·[张成福]遗产旅游中不同主体神话观的碰撞与融合·[于玉蓉]《史记》体例之数的神话学新探
·[杨利慧]当代神话学的立场:在动态而开放的互文之网中研究当代神话·[吴新锋 胡港]甘肃泾川文旅景区中的西王母神话主义
·[孙正国]乡村记忆、身份重构与神话资源的价值认同·[苏永前]神话的理论化与理论的神话化
·[施尧]冲绳神歌的再语境化实践:以首里库尔纳保存会为例·[米海萍]试析青藏地区多民族神话的内容与特点
·[霍志刚]神话的当代转化与族群认同·[黄景春]黄帝神话的在地化生产及其文化产业开发
·[何帅]网络游戏对神话资源的利用与开发·[郭崇林]老三星、新三星与原古神
·[高健]神话主义与模棱的原始性·[陈连山]《山海经》中帝俊神话的再解读
·[陈杰]盘古神话的生成:本土化与地方化的结合·[王琴]个性、灵感和体验:中国民族博物馆“家庭模式”的个人叙事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