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文化生态保护区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实践文化生态保护区

[赵艳喜]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公共性及其发展方向
  作者:赵艳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9-11 | 点击数:6790
 

  四、相关对策建议

  基于公共性维度下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内容和制度困境,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一方面需要做好行政管理制度上的创新性探索,建立真正促使文化生态保护区与所在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相融合的管理机构和制度机制:一方面更需进一步完善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尊重民间传统,搭建充分调动社会参与的公共机制和平台,真正实现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成果的民众共享。

  值得高兴的是,政府相关部门正在对现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进行修正与完善,着力解决已出现的诸多问题与矛盾。如,2015年开始推行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不再只限于培训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而是面向更大范围的传承人群进行能力提升。“传承人群”中既有被政府认定的各级代表性传承人,也有尚未被认定为代表性传承人的传承人和传习人,甚至还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领域的大量普通从业人员。据媒体报道,目前全国研培计划总覆盖传承人群已达4.8万人次。显然,这种针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的调整对于扩大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共性的范围有极为积极的意义。

  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中,也有必要改变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单位和代表性传承人为重心的局限,进一步突出传承人群的作用和主导权益,重视社区的核心地位和力量。其中,尤需充分尊重和发挥民间公共性的作用。前文所举的烧大牛活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的介入虽然在村民中产生了一些矛盾,却无碍其越办越红火。分析其中原因,一方面与烧大牛活动一直较好地遵守着原有民间公共性规则有很大关系,如每年的烧大牛活动依然由民间公共组织(孙膑庙庙委会)来组织管理,公共经费使用公开透明,等等:一方面也与地方政府有意识调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所引发的矛盾有关,如昌邑都昌街道办公室在拟定烧大牛活动传承谱系和传承小组成员名单时注意征求村民和村委意见,力图将各个扎制环节的人员纳入。面对村民的质疑,工作人员极力解释说虽然指定了传承人,但孙膑庙和烧大牛活动还是整个丛吕家族的。烧大牛活动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后,政府较好地尊重了其原有的民间公共性。

  以此,我国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具体建设中,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应结合近年我国政府管理职能由办向管的调整方向,着力于搭建平台、配套政策、提供服务,调动民众参与积极性,为民间公共性的有效再生产保驾护航。通过多项举措,政府要实现引导民间用好社区的公共资源和公共空间:充分尊重和调动社区基层和社会组织等民间公共组织发挥保护、传承、传播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的文化形态的积极效能:更关键一点,要调动民众最大程度地全过程、全方位地参与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决策、规划与具体实施,让他们充分表达意见,共享建设成果。民众最大程度的“在场”,才能保障文化生态保护区“公共性”的有效实现。

  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公共性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共性基础上的进一步提升,其范围的广度和深度、影响社会的力度都大大增强,以此也带来极大的建设难度。但困难与机遇并存,文化生态保护区一旦建设成功,必将对社会发展产生单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所不能达到的聚合与生态效应。学者已经注意到文化生态保护区对我国城镇化建设可能的启示作用,宏观来看,文化生态保护区对我国五位一体的和谐社会建设也不乏启示和推动作用!同时,在我国大力推进公共服务社会建设、推进五位一体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背景下,从公共性维度建设文化生态保护区,可以获得更大助力。从公共性维度来思考我国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方向与路径,将使文化生态保护区真正实现建设的多重意义。 

(文章原载于《文化遗产》2018年04期)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陈华文]文化生态保护区:非遗保护的中国实践
下一条: ·文化和旅游部出台《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
   相关链接
·[张磊]村落公共性再生产中的知识权力机制·[季中扬 王静]传统节日“公共性”的传承机制
·[车韦萱]罗杰·亚伯拉罕与美国民俗学的公共性实践·[康丽]公共危机时刻的学科实践与学者自觉
·[康丽]公共危机时刻的学科实践与学者自觉·[吴越晴红]疫情下的驱瘟仪式
·[李丽楠]民俗的仪式感与人生意义的建构·[李晓松]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时间性和空间性研究
·[赵迎芳]新时期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和保护的实践与思考·[李翠玲]从结构制约到志愿参与:民间信仰公共性的现代转化
·[李翠玲]从结构制约到志愿参与:民间信仰公共性的现代转化·[王明月]传统手工艺的文化生态保护与手艺人的身份实践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的通知·[林继富]家园重建与羌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研究
·[宋俊华]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非遗保护的中国探索·《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解读
·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文化和旅游部出台《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
·[程浩芯]还俗于民:本杰明·博特金与美国民俗学的公共性实践·[陈华文]文化生态保护区:非遗保护的中国实践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