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族群文化传承

首页民俗与文化族群文化传承

[唐启翠]歌谣与族群记忆
——黎族情歌的文化人类学阐释
  作者:唐启翠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3-04 | 点击数:13149
 
 
二、“槟榔”情歌与订婚仪式
 
槟榔是黎族文化展演的重要媒介之一。因其能消瘴、忍饥而人无论贫富皆酷嗜之[13]140,男重烟筒女重槟榔,槟榔不仅是日常接人待物之物,也是青年男女恋爱婚姻的“委禽”:
 
前候想我不来讨,害我煮酒二三缸。害我煮糟二三锅,不见你家送槟榔。[1]323
 
在此,槟榔具有了约定俗成的意义:“亲宾往来,非槟榔不为礼,至婚礼,媒妁通问之初,其槟榔,富者盛以银盒。至女家,非许亲不开盒,但于盒中手占一枚,即为定礼。凡女子受聘者谓之吃某氏槟榔。此俗延及闽广。”[13]140黎族青年恋爱自由,但订婚、结婚则需征求父母的同意。经由“隆闺”定情想要结婚时,则告知父母,男方父母或者直系亲属三至五个代表就会在吉日良辰,携带光银、槟榔、蒌叶、螺灰、烟草、新衣等求婚聘礼,前往女方家“查”(查即试探女方父母对此婚事的态度)。求婚代表唱求婚歌谣:“槟榔衣放桌面,多多少少请认领;一对光银表情理,上门拜亲定婚事。”若女方长辈吃槟榔,则表示同意,并回唱:“亲家喂亲家,槟榔衣齐不辞,放下双银作标记,两家成亲无乜卡。”接着双方就可商定婚事,敬酒对歌庆贺婚事成功。若不同意则不吃槟榔,“槟榔送上又退回,妹闷哪有哥闷多,妹闷三日和三夜,哥闷三年想投溪。”[1]319这就是黎族“放槟榔”的习俗[8]76。
在此,槟榔与其说是实物,毋宁说是一个象征。作为族群认同的婚姻信物,槟榔在订婚仪式中具有潜在的认同意义:“红蒂槟榔吃嘴香,吃哥槟榔领哥情,槟榔如金蒌如宝,吃哥槟榔哥屋人。”[1]248
在槟榔与婚恋的内在联系的诠释上,汉族与黎族是不同的。清代屈大均认为蒌叶与槟榔“有夫妇相须之象”,故人们常将其作为聘果相互赠送,并有诗曰:“赠子槟榔花,杂以相思叶。二物合成甘,有如郎与妾。”[14]而在黎族古老的《槟榔的故事》中则有着不同的历史记忆:
 
相传很久以前,在五指山下的一个村寨里,有一位勤劳善良的佰廖(黎语为美丽之意)姑娘,唱歌胜过百灵鸟。五指山下方圆百里的黎族青年争先恐后地向佰廖姑娘求婚,想娶她为妻。这时佰廖的妈妈病重,佰廖姑娘对前来求婚的青年说:“我不爱谁家的富有,我只爱对爱情忠贞的贴心人。如果谁能把五指山顶上的槟榔摘给我,治好妈妈的病,我就嫁给他。”五指山很高、很陡,从来没人攀过。求婚者们畏怯了,唯有黎族青年猎手椰果,他执著地爱着佰廖姑娘,踏上了攀摘五指山顶槟榔的征途。他穿过人迹罕见的黑森林,战胜蚊虫和山蚂蟥的叮咬、山豹的袭击,智斗蟒蛇,终于攀上了五指山峰,将一束束槟榔果摘回来,送给了佰廖姑娘,治好了她妈妈的病。两人终成眷属,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海南岛从此也有了成行成片的槟榔树[15]。
 
这是一个典型的难女婿母题的置换,求婚者必须经历严峻的考验,而考验正是爱情赤诚的表征。从功能意义上看,槟榔在此显然承担了两项功能:治疗母亲病症的灵药,考验情人的筹码。并由此而衍生出另一项功能即解释了槟榔树的来历。但细读该故事,人们很容易发现作为故事,它经不起人们的追问,诸如佰僇姑娘如何得知五指山顶有“槟榔”,是谁告诉她“槟榔”可以医好母亲的病的,从没有见过槟榔的椰果何以能准确地确认“槟榔”,为什么这些信息在其讲述中变成了不重要的信息,恐怕只能从“诗性逻辑”的角度来解释了。正如萨林斯在《历史的隐喻和神话的现实》中对夏威夷神话仪式与库克船长的历史传说进行研究后认为的那样:事实与虚构、历史与想象、现实与神话在故事的讲述中融为一体,构成了一个超越简单真实的另一种真实的存在——诗性逻辑:虚构与想象成为历史不可或缺的元素,故事的讲述包含着人们的价值认同和记忆传承,对某一社会知识或事件的重复本身就成了历史再生产的一部分。“社会事实是对象,但也是存在于现实自身之中的那些知识的对象,这是因为世界塑造了人类,人类也给这个世界以意义。”[16]作为故事的制造者、讲述者乃至故事的主角,人们制造和讲述故事本身就充满编码的高度选择性。而什么将会或已经作为婚恋媒介进入故事的讲述中,则又充满偶然性。但一经讲述,故事与媒介物都将从选择性与偶然性中脱颖而出,进入到该族群共同的社会记忆和价值认同中,并得以代代传承,相沿成习。尤其是对于无文字的民族和族群,故事无疑是一种经典的族群记忆形式。黎族人讲述着《槟榔的故事》,试图解释槟榔的由来及功用,并借助槟榔情歌和“放槟榔”仪式来强化历史记忆。尽管是一个经不起现代人追问的故事,但却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想象的空间和一种诠释的可能,历史记忆与文化传承于此自在地展示。
 
三、“不落夫家”与阈限延续
 
在“放槟榔”取得女方父母同意后,双方便择定吉日成婚。但在“婚礼仪式结束后,当女家的人回去时新娘也跟着回去,回去后什么时候来夫家定居没有一定的时间。以后,如夫家在农忙时或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干时,才派人去请她回来,做完了工作后她即返娘家去。但在这段时间内是不跟丈夫住在一起的,以后直到生了小孩后才正式回夫家常住,也有些是一辈子都不回夫家的。”[17]
 
哥你不用走多回,放心宽宽等天光。等到花开花结籽,连根连丛送到门。[1]280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李延超 饶远]水与火洗礼中的民族传统体育
下一条: ·[陈金全 杨玲]中国少数民族法律文化价值探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