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学理研究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学理研究

[马知遥 刘智英 刘垚瑶]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几个关键性问题
  作者:马知遥 刘智英 刘垚瑶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12-15 | 点击数:12305
 

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共享性

  在新媒体发展的今天,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开始成为新媒体关注的重要内容,非遗从公益性的公共文化事业正在成为一项可以共享的精神文化财富。但我们注意到,在全民共享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果的同时,非遗本身具有的“核心价值”开始缺失。尤其是传统工艺类的非遗在各种渠道的资助下获得全面复兴的今天,批量化的生产成为艺人们劳作的常态。

  其一,共享性。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旦走入公众视野,过去“养在深闺人不知”的局面被彻底打破,过去可能只在某个区域或族群使用的非遗,陡然被更广泛的民众认可并开始使用,通过新媒体的即时性传播,它们甚至为世界民众所认识。共享性已经成为当前非遗的重要特征,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目的之一就是文化遗产的共享,在共享的同时保持文化的多样性发展。学术界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文化共享后会让文化产生变异,破坏差异性,从而同质化发展。这些担忧其实是多余的,共享是非遗物质层面的共享,而不是非物质层面的共享。比如,相声作为大众的艺术,大众共享的是舞台呈现、临场发挥,而不共享其专业积累;剪纸,共享的是呈现的剪纸作品、原料工具与剪制过程。就拿传统节日来说,即使中国最普遍的传统节日——春节,它也仅在有华人的地方盛行,而且各地也有相当的差异,每个地方都各有特色。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说的就是此意。这种非遗共享,本质上是其传播维度上的共享,而不是传承维度上的共享,这是有利于非遗保护与传承的。试想,如果某一项非遗因为共享真的获得全世界所有人的认可,那么这项非遗不是正好契合了非遗保护与传承的初衷吗?共享是让更多人知道,知道才有产生喜爱的可能,有了喜爱才能去保护与传承非遗文化。

  其二,走向世界的文化符号。目前由文化和旅游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三部委实施的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研修研培计划,从2015年开始已经推行3年,已经有110多所高校参与到这项大规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发展工作中来。非遗研培计划的推行深得民心。学员们走进高校,向民间艺术大师学习,和大学教授共同切磋,拓宽了视野,增长了见识,这些都增添了艺人们的文化自信。在研培计划中,针对不同地区的非遗传承人,高校采取了灵活多样的培养方式。有些古老传统的民间手工艺品在当代已经失去了市场,但高超的核心技术还在,这些掌握技术的艺人们通过与熟知国际市场的设计师合作,经过营销师的点拨,对未来的市场需求有了了解,自然会针对性地进行新的创造。非遗研培中不断出现这样的例子。传承人根据市场需求而进行的创意往往能够改善他们的生活,给他们的传承带来更大的后劲。其实在国外的调查中我们也发现,国外华侨对传统文化的向往和热爱不亚于国内,他们迫切希望有中国味道的传统文化进入国际,一方面可以缓解他们长久的乡愁,另一方面也表达出他们对传统中国文化的敬意和自信。

  其三,私密性的冲突和调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不同的类别,但不论什么类别,传承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靠非遗的本领吃饭,不能让手中的金饭碗变成了无用的道具。共享让非遗过去的私密性特征开始改变,更大的公众号召力和包容性成为非遗走向共享的重要渠道。过去传承人的个人信息是闭塞的、隐秘的,熟悉的范围大多是乡里乡亲。现在单靠口耳相传是不够的,需要更大范围的宣传和包装,利用电商和网络成为必然。如“唯品会+蜡染合作社+村民”就是一个成功的模式。通过与知名电商合作,将民间工艺品推向网络,进行实名标价售卖,产生了比较好的经济效益。很多传承人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捷径,通过建淘宝商店和网络连锁的方式,积极联系销售渠道,带来了比较好的经济效益。宣传自我,成为打破私密的第一步,也是多数非遗传承人的成功经验。从过去的乡野走向了公众前台,过去在家里做完再拿到市场销售的方式逐渐成了全然公开的方式。人们在体验中走进传承人的日常生活,在体验中获得对文化遗产的认可。在各种展会上,传承人几乎和商品捆绑,一样可以进行自我展示,有了文化明星的感觉。这是过去封闭的农耕生活所没有的,也是需要他们逐步适应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赵迎芳]新时期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和保护的实践与思考
下一条: ·[黄永林 余欢]智能媒体技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播中的运用
   相关链接
·[朱刚]交流诗学模型及其在西部民族地区传统歌会研究中的应用·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词审定委员会召开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工作会议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6届常会:基本信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6届常会即将在线召开
·[王历]非遗实践、传承者在非遗商业化活动中的权利和义务·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少数民族事业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举办“非物质文化遗产蕴含的中华文化基因”学术研讨会
·[Panas Karampampas]希腊财政紧缩政策背景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市场化·[Chiara Bortolotto]“允许商业化但不能过度商业化”:不同遗产理性带来的规范难题
·[吉国秀 郭晓宇]知识图谱分析的可能性与民俗学研究方法的多元化·[何彬 马文]日本高校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的学科构建及其反思
·[周稳 高峰]非物质文化遗产视域下界首彩陶制作技艺研究·[韩顺法 李柯]主流媒体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媒介话语建构研究
·[赵燕]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传统节日在政府保护下的变迁·[赵伟翔]医巫闾山满族剪纸生产性保护现状研究
·[尹锋超]非物质文化遗产视域下咸阳市民间文学的保护与传承·[杨雨点]文旅融合背景下怀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与发展
·[颜磊]从“哦呵腔”到“非遗”·[肖博文]使力、乏力与借力:国家文化治理的半正式运作
·[王薇]非遗保护语境下的可持续发展要求·[王伽羽梓]新媒体视域下非遗传衍的内部革新和时代路径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