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山田仁史]蟹与蛇——日本、东南亚和东亚之洪水和地震的神话与传说
  作者:山田仁史   译者:王立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2-16 | 点击数:4621
 

  三、“石像之血”与受灾体验——以日本为例

  在我以前的著作中曾提到,基督教传到日本之后,江户时代在切支丹禁制背景下,天主教徒们潜伏起来,暗中守护并继承着自身的信仰,在他们之中,有一支一直保有着“天地始之事”这一神话传承。这些神话的传播和记录,仅限于长崎县西彼杵半岛、五岛列岛、浦上等几个有限的地区。现存的几种抄本之中,最古老的一本时代为文政10年(1828),其中对最初的乐园时代、大洪水以及幸存下来的人类的生存状态都有描述。

  抄本延续《旧约圣经》的记述,开头便是最初的人类即亚当和夏娃结合后,子孙繁衍增多。他们将神赐予的食物储蓄起来,并学会了种植粮食,逐渐变得富有。但是欲望也逐渐萌芽、膨胀,开始盗取他人的食物。神对这种状况感到憎恶至极,决意摧毁整个世界。对洪水场面的描写中,没有出现放飞鸟类的场景,取而代之的是如下这样一段乍一看十分不可思议的描写。

  随着人越来越多,人们开始偷盗,无法放下心中的欲望,放纵恶念发展。恶事积累,Deus神可怜人类,便告诫名为Papa(Papa法王、Martir殉教者)的帝王:“此寺的狮子驹双目变红之时,将有海啸,世界随之灭亡”。帝王于是每天都去寺里看。实习弟子们聚而问道:“为何参拜狮子驹呢?”随从闻言便说:“狮子驹眼睛变红之时,这世界将被洪水摧毁。”周围人听了大笑,“这事儿太可笑了,涂色的话不是马上就红了吗,怎么能想到世界灭亡呢。”

  Papa还是照常每日参拜,发现狮子的眼睛变红了,不禁大惊,遂让六个孩子坐上早就准备好的独木舟,可惜一个哥哥因为腿脚不好,便只能狠心留下他。没过多久,大水铺天盖地而来,陆地顷刻之间变成了汪洋一片。

  右侧出现一只狮子驹,从海上跑来,背上没能上船的哥哥,救他一命。水三点的时候就退去了,出现了一个岛,可以供人休息。狮子背着没能上船的哥哥也来到了这里。大水带走了几万人的生命,这些人皆坠入了Limbo,即以前的地狱。

  幸存下来的这七个人开始创造新世界。这个故事,其实是东亚各地自古以来就被人们熟知的洪水传说——“石像之血”。在中国的《搜神记》,日本的《今昔物语集》、《宇治拾遗物语集》都出现过,在九州地区,相关文献则是柳田国男指出的,流传于五岛列岛地方的《高丽岛传说》。

  以前在高丽岛有一块十分灵验的整块石头做成的地藏菩萨,他会托梦给信仰非常虔诚的人,告诉对方,如果我的脸变红了就是大难将临的前兆,到时快点逃命去吧。如果是邪恶之辈,他则存心戏弄,将地藏菩萨的脸涂上颜料,把他们惊慌而逃的蠢样当作笑料。如前兆所示,岛屿一夜之间沉入海底,除幸存者外其他人都死了。

  由此可见,潜伏起来的天主教徒们保存的《天地始之事》,是将基督教带来的《旧约圣经》中的神话和东亚土著的洪水传说混合之后构成的一个新故事。

  这一类“石像之血”的传说也曾和实际的受灾体验结合在一起。关于静冈县湖西市新居町今切的传说就是具体的例子之一。让我们一起看一下昭和9年(1934),静冈县女子师范学校的学生们调查、收集的这一传说。

  在今切这个地方有一位男性,对地藏菩萨非常虔诚。地藏对他说:“我的脸如果变红了,这一带就会变成泥海,你以此为信,赶紧逃跑。”可是几个年轻人用颜料在地藏的脸上涂色取乐。等到这个男人来参拜的时候,发现地藏的脸变得通红,立即逃走了。不久,那一带就变成了泥海。

  这则故事由已故的山本节氏发掘,根据他的研究我们得知,今切地区因台风、地震、海啸等原因,有过多次发大水的经历。他认为“有关历史事实的记忆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也许这就是传说能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的原因吧”。

  在东北也有类似的事例。宫城县多贺城市的砂金辰雄氏口述的“与末之松山相关的传说”就是其中之一,具体内容如下:

  在比多贺城最繁盛之时还要早的时代,上千轩、下千轩都非常繁华。(据说八方丁那时也是非常繁华的地带。)那时,住在那里的猩猩每晚都会到镜池畔的一个酒屋来喝酒。酒屋里有一位名叫小佐治的女孩,有着乡下女孩少有的姿色。小佐治经常在镜池畔自照并化妆,猩猩与小佐治私通。不知何时这件事被村里的几个年轻人知道了,于是密谋要将猩猩打个半死。一天,猩猩如往常一样来此喝酒,小佐治将这个阴谋告诉了猩猩。猩猩感激小佐治的好意,告诉她,某月某日必有海啸,你躲去末之松山避难。猩猩又说万一自己被年轻人们打死了,就把尸体扔进池里,咱们永别了。果然遭了埋伏的猩猩不幸被打死,小佐治按照约定将其尸身沉入池子之中。如今这里还是叫做猩猩池。过了一些时日,到了猩猩说的那天,小佐治半信半疑地登上了末之松山,没过多久,伴随着巨响,大海啸汹涌来袭。此时,下千轩、上千轩都被淹没,附近一带全都没能逃过水灾的侵害。只有小佐治一人在末之松山存活了下来,海啸也没能淹没末之松山。末之松山海啸不没(和小佐治一个发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这次海啸也被认为是猩猩唤来的。

  末之松山因为地势较高,平成23年(2011)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之后发生的大海啸也没被淹没。

  下面的故事来自于岩手县洋野町(旧大野村):

  天地开辟之时,此地已生活着几户人家,有一对夫妻经常参拜、供奉万代座之神,从不敢懈怠。一天,这对夫妻得到了神的启示。说近期将有大海啸发生,海水倒灌入河流,洪水泛滥,低矮的山都将被水淹没。为了安然度过洪涝灾害,家里准备了一个巨大的香案板,洪水来临时乘此香案应可保命。这对夫妻还将神的预言告诉了乡亲们,大家都一笑置之,没有人听他们的话。不久大海啸真的来了,很快又变成了大洪水,人们惨叫不断,或被大水冲走,或沉入水底。然而听从了神的预言的这对虔诚的夫妻坐在香案板上,随波漂流,来到了万代坐之神所在之地,因为神明加护,得以活命。

  据说,他们的子孙代代繁衍,成为了村子的先住民。

  但是实际上这个地方地处内陆,即便有灾害应该也是山洪一类的地质灾害(在此感谢大崎市的本田义几氏的指点)。

  此外,不仅是洪水,关于地震的传说,有一些可能也是根据人们的切身体验而来的。比如说位于大崎市岩出山上的上野目天王寺的七曜森,关于这里有一段很短的传说。

  在上野目天王寺,有处可以一眼望尽南方平野的绝佳眺望仙境。此处从未发生过地震,如今一旦碰到强震,乡人也会来此避难。

  不过,在三崎一夫的《陆前传说》中,此处名为“七曜冢”而非“七曜森”。此地应属地壳比较坚固的地方,可惜我问了一圈周边的人,大家都说:“七曜森也好七曜冢也好,这两个地名都没有听说过”,具体如何已无从得知了。

  有趣的是,其他的一些不容易发生地震的地方也出现了类似传说。岩手县远野出身的民俗学者、人类学者伊能嘉矩(1867-1925)在1924年发表了论文,当时关东大地震发生不久,惨痛的记忆还历历在目,他在文章中写道:“在奥州地方,作为信仰对象的神祠,或者坟冢,或者山丘,又或是被神圣化了的一定的场所,在神话传说中常常作为不会发生地震的一个安全地带而存在”。

  而且在猿石川流域,这样的传说中的历史遗迹遗留非常之多,他列出了许多的事例,在此基础上还提出了许多有趣的观点。即“我们通过研究可以得知,长期使用的神祠乃至临时的祭坛等地,皆建立在由坚硬的岩石构成的地盘之上。这类场所是已知的肯定不会发生地震的安全地带,古来发生激烈地震的时候,地面或断裂或塌陷,人们或找竹子根系错综复杂的地带避难,或将门板之类铺在地上,以应对这种情况防止受伤。随着避难经验的积累,上述场所逐渐也兼任了地震发生时人们的避难场所,这一作用已得到人们的肯定”。

  也就是说,自古以来,被选作神圣地带的地方多为地基坚固的场所,在地震发生的时候可能还可以起到避难场所的作用。将基于过往经验总结出来的避难情报,用神话传说这种手段,达到在现实世界中传播的目的,这一方法,不仅仅应用在地震灾害上,在雷电灾害上也有体现。

  比如说和歌山县那贺郡山崎村的山崎神社内有一颗“雷松”,据说,以前曾有雷电劈于松树之上,将放置于神社前的大太鼓的鼓皮也劈破了。神社中的神气极了,拿着太鼓去找雷神,把破了的太鼓扣在雷神头上。雷神致歉,并请求道,只要大神饶他一命,他发誓永远不再将雷落于大神居住之处,大神应允。自此,神社这里再也没有受过雷击,此神社中还有避雷的护身符。

  此外静冈县安倍郡清泽村相俣白发神社境内有一颗“雷石”,关于这颗石头也有一则传说:数百年前,相俣部落出现落雷,老人伊八看到了雷,雷请求老人放其归天,伊八让雷保证不再落于此处后,便放雷归天了。人们在落雷处发现了一颗大石头,遂将其命名为雷石并供奉起来。

  在奈良县生驹郡平成村秋筱的秋筱寺,以及高市郡真菅村的春日神社同样都有“雷石”存在。河内国南河内郡古市村誉田八幡家的井也曾遭遇过雷击:“大黑样欲用金盆去扣对方,雷立刻屈服,求对方放过并表示今后绝不再将雷落在这里,大黑样同意了。从此以后,誉田这个地方,再没有过雷害”。

  地震和雷害的避难方法也有共同点存在。无论发生哪个灾害都可以大喊“经冢、经冢”或者“桑原、桑原”,根据情况也可以逃到桑树旁边避难。石田英一郎认为,这里出现的桑树应该是与养蚕的信仰有关。

  总之,过去不比现代,没有科学能够解释地震和雷害的原因,在那个时代,人们经历这些自然现象的时候一定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而当灾害带来的损失十分惨重之时,人们就会融入当时逃生的经验并发挥想象力,再结合所在地点和当地固有事物,用几个要素组成一个说法,并流传下来。

  四、结论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宫城县的“蟹的报恩”这一昔话类型,广泛分布于日本全国境内,并可以确定它属于在古代就已经出现了的既有的说话类型。

  2.这一类说话,向上追溯的话,至少可以追溯到与宇宙相关联的神话和传说那里。其中蟹(或者龟)和蛇的对立,与洪水、地震一类的自然灾害相结合,山形县小国盆地的起源传说就是其中一例。

  3.蟹、龟和蛇、鳗鱼的斗争与洪水、地震相结合,这一类型的神话与传说,在琉球、台湾、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都存在,而并未与自然灾害直接关联的类似传说,在中国和日本也出现了。

  4.有的场所在神话和传说中是当地震和洪水灾害发生之时的安全地带。其中,有一部分应该是基于当地人的经验而得出的。

  这一类自然灾害的神话和传说,作为已发生的过去来讲,它有着神话和传说独有的特色,另一方面,对未来而言,它也给出了实际性的避难指示和警告,甚至还将可怕的世界末日的景象一并传达给了后世之人。这些信息,对于经历了东日本大地震的我们来讲,更容易接受并体会到它的重要性。

(本文原载于《民俗研究》2018年第6期,注释从略,详参原刊)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丽丽】

上一条: ·[李逸津]沃斯克列辛斯基论中国16-17世纪话本小说的民间文学特质
下一条: ·[龙圣]地方历史脉络中的屯堡叙事及其演变
   相关链接
· 第三届东亚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论坛成功举办·[刘晓峰]我的三个学术立场 ——《时间与东亚古代世界》著后感言
·[王晓葵]灾害应对与强韧性社会构建的民俗学视角·[钱寅]何以明神?
·[刘佩川]灾害叙事视角下的祈雨习俗研究·[胡琳]灾害叙事与埋岩习俗的文化阐释
·[何佩雯]苗族民间叙事中的灾害母题表述研究·[程瑶]转危为机:紧急情况下的非遗保护和利用
·[刘晓峰]东亚正月鼠俗视域下的“老鼠嫁女”解读·[何佩雯]苗族民间故事中的灾害伦理
·[王晓葵]灾害民俗志——灾害研究的民俗学视角与方法·东亚神话比较研究的大视野
·第二届东亚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论坛在首尔举办·“灾害文化与生死观”学术工作坊在沪成功举办
·[刘晓峰]东亚视域下的琉球石敢当文化·[张多]灾害的神话表征
·雷格尔、范鑫 主编:《古希腊罗马文化在东亚的接受》(英文)·[沈燕 王晓葵]灾害记忆何以传承
·[杨利慧]世界的毁灭与重生:中国神话中的自然灾害·[杨利慧]世界的毁灭与重生:中国神话中的自然灾害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