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学理研究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学理研究

[杨利慧]遗产旅游与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一二三模式”
——从中德美三国的个案谈起
  作者:杨利慧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8-15 | 点击数:3281
 

  上述三个版本的底本中呈现的女娲造人和补天神话,都有如下两个明显的共同点:第一、女娲造人和补天神话的基本情节类型得到完整呈现,而且稳定传承。女娲抟土做人和炼石补天的神话,在中国各地广泛流传,异文很多,但是基本情节类型相对稳定:

  抟土做人神话

  1、远古时代,未有人烟。或者因为某种原因,人类灭绝。

  2、始祖用粘土抟制了人。

  3、人间始有人类。[12]

  炼石补天神话

  1、远古时代,由于某种原因,天空出现了残损。

  2、文化英雄炼石并修补天空。

  3、天空补好。或从此留下了永久的自然特征。

  与上述类型相对照,可以看出三个底本完全保持了神话的基本类型,而且细节丰满,叙事生动。这一点,对于娲皇宫景区的女娲神话传播至关重要:导游们以底本为依据解说女娲神话,便能够保持女娲神话的主旨,不至于在传播中走样儿。

  第二、口头传统与书面传统有机融合。底本中的神话故事情节既有对《风俗通义》轶文中女娲造人神话以及《淮南子•览冥训》中女娲补天神话的直接化用或引用,也融合、挪用了当地口头传统中女娲在清漳河边造人、神农画八卦捅破了天的说法。口头与书面传统彼此衔接,水乳交融,熔铸成为新的女娲神话异文。

  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导游词底本会僵化民间文学的传承吗?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尽管导游们人手一份底本,而且她们在实际解说过程中会以底本为依据,但是底本并未成为限制导游创造力的桎梏。事实上,导游个体在实际工作过程中,并不会完全照搬底本,而是会有所创新。这是因为,第一、底本只提供基本的解说文本,并未包罗所有的地方知识,这为导游的创造留下了空间。第二、底本与实际讲述之间,是“书写文本”与“表演文本”之间的关系,导游不会机械地背诵底本中写定的神话文本,在实际解说过程中,她们会用自己的表述表演神话,而且,还随时根据情境和游客的需要而主动调整叙事内容和策略,体现出“以情境和游客为中心”的表演特点。比如,2013年3月9日,我带着两个研究生一道去娲皇宫景区考察,年轻的导游岂佳佳为我们做了全程导游。我们事先说明了身份是研究女娲文化的,所以很明显,她随后的讲述适应我们的兴趣增加了很多内容,比如女娲兄妹滚磨成亲繁衍人类、女娲造笙簧的神话等,都是底本中没有的;而对底本中已有的女娲造人和炼石补天神话,她的讲述在保持基本类型不变的基础上,也出现了诸多细节上的差异。[13]由此可见,导游词底本并不会固定、僵化鲜活丰富的民间文学传统。

  从娲皇宫景区的经验里我们能够借鉴什么?我认为:这里的遗产旅游实践至少凸显出两个要素的重要性,值得相关的保护和开发工作借鉴:第一、保持民间文学叙事的基本情节类型不变。对于笑话、民歌类的非遗,则应该保持其基本文类特征不变。这一点至关重要,是构成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工作的核心,正是有赖于此,民间文学类非遗才能够在遗产旅游中保持其基本内涵、形式和特质的不断传承。第二、一份由当地文化专家或者公共民俗学家撰写的导游词底本。该底本遵循并贯彻“基本类型或文类特征不变”的核心原则。导游在培训和实际解说的过程中,逐渐熟悉底本并以之为基本依据,但也会随着情境和游客的需要而适时调整解说内容和表演策略,从而保持民间文学传承的流动性和活力。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世萍】

上一条: ·[乌丙安]《孟姜女传说》口头遗产及其文化空间
下一条: ·[彭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下性:时间与民俗传统的遗产化
   相关链接
·[杨军]京族海洋文化遗产活态保护模式研究·影视人类学的发展模式及其展望
·[周凯模]“岭南音乐文化阐释”的学术模式构建·[姜学龙]西北民歌“花儿”英译的模式、策略与方法
·[赵洪娟]大众传媒时代民间文学研究模式探原·[谭钦允]当代广州醒狮的传承发展模式研究
·[黎成田]对珙县农耕文化传习馆创意理念与运营模式的调查·[段淑洁]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及其影响下的村落空间叙事
·[邓思杭]“互联网 +非遗文化”模式探赜·[程鹏]民俗叙事视角下的遗产旅游研究
·[卞世香]关于羌族民俗旅游开发模式的几点思考·第四届文化遗产思辨研究国际会议热点观察
·[田兆元]毛衣女故事之生育互助问题——传统叙事的向实研究路径·[李向振]劳作模式:民俗学关注村落生活的新视角
·“转型与创新:云南生态文明建设与区域模式研究”·[墨磊宁]“民族识别”的分类学术与公共知识建构
·[田兆元 刘慧]高校联盟模式下的节日文化谱系建构·[邵凤丽]当代祭祖礼仪模式初探
·[徐赣丽]体验经济时代的节日遗产旅游:问题与经验·[罗良伟 蔡波 郭凌]基于民族文化性格的彝族文化旅游开发探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