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刘锡诚]民间文艺学家董均伦书简二十二通
——先生诞辰百年祭
  作者:刘锡诚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1-23 | 点击数:2696
 

(十一)1991年7月28日致刘锡诚马昌仪(济南)

锡诚、昌仪同志:

  您们好!

  关于开会的事,听说这里都已准备妥当。只等时间确定后,再到曲阜联系宾馆。

  现寄上小传一份,请您和刘方为《孔子世家》写文章,多向外介绍。另外,会议上,更得请您作主讲。

  再者,济南新华书店不知进不进《孔子世家》,如果在这里订不到,俺想从出版社买一百本(50本精装,50本平装),需要先交款,俺可马上把钱寄去。如何,请告。

  祝夏安!

  董均伦 江源

  1991年7月8日

  家里电话还未修好

 

(十二)1991年9月20日致刘锡诚(济南)

锡诚同志:

  昨天任孚先同志告诉,省委宣传部对外宣传处李木处长来电话告诉,山东去香港书展,今天装箱,如果作家出版社要把《孔子世家》一书也去展销,请告诉刘方,赶快把书弄到济南,以便带去。越快越好。

  祝好!

  李木处长电话……

  也可直接与任孚先同志电话联系。

  董均伦

  江源

  1991年9月20日

 

(十三)1992年1月22日致刘锡诚(济南)

锡诚同志:

  我因前列腺住院一个月,作了个小手术,一切都好,请勿念。

  《孔子世家》一书,确实受到群众欢迎,有的来信要,有的寄钱来让代买,山东各地新华书店所订此书,至今仍未见到。

  刘方作为责任编辑为这本书是出了力的,俺是感激的。今后还得请他多加帮助。

  另外,也得请您和昌仪同志多加帮助,俺在这里先感谢你们全家。

  祝全家新春愉快!

  董均伦

  江源

  1992年元月22日

 

(十四)1992年4月23日致刘锡诚(济南)

  锡诚同志:

  接到你和刘方同志的来信,得知因为刘方的努力,书能再版,很是高兴。

  《文艺报》的那篇文章,找来看了一下,你说得对,不要理他。你的文艺思想,在文章上,在各种场合的讲话中,多年来,大家都是了解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由此,我联想到,人生路上的荆荆棘棘、坎坎坷坷,想要做出点成绩来,就会有人嫉妒,有人算计,实在艰难,苦多甜少,所以什么事情,都必须看开一点,这样少些烦恼,反正时间和历史会作证的,不会负人的。

  老董作了小手术后,有两个月很好,以后小便又不通顺,十天以前去检查,因为过去检查的次数多了,有损伤,又堵塞了,要扩张,做完以后,当天夜里头晕、呕吐,折腾了两天,又住了院,现在一直还在打吊针,不过已经渐渐地好了,小便也通顺了。医生说,还要再扩两三次,就好啦。

  关于曲阜书店说卖了三百本,那完全是撒谎。首发式的当天,他们自己说,就卖了三百多本,以后我和老董又几次买了将近一百本。不知道这里面又有些什么道道,谁知什么人作了些什么手脚。人世间就是有这种人,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总是干那种勾勾当当,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人生才这样的磨难。搞点事业是那么不容易。看破了世情,心情就坦然了。我和老董一辈子就是这样过的。寄来的《瞭望》海外版发表的文章,已经收到,写得很好。刘方同志不另,感谢他。问昌仪同志好!

  江源

  (1992年)4.月23日

笺注:

  关于《文艺报》1992年2月12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情况如下:1992年2月12月《文艺报》发表了段宝林先生的长文《评一种民间文学“新观念”——与刘锡诚同志商榷》,段先生在此文中,从两方面——一个是拙著《原始艺术与民间文化》,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8年;一个是我此前的“工作”(“贯串在他近几年来的工作中”)——对我进行了批判和清算,给笔者扣的帽子是:“否定我们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这在当时是一顶很时髦、也足以令对手不战而降的政治帽子。但我还是宁愿把段文看作是在特殊气氛下的一次学术批判,而不是把它当作政治批判看。既然是“商榷”,就应有反批评的自由,但遗憾的是,反批评文章却没有能够发表。故尔,笔者只能借写作上述序言的机会,再次简略地重申了我的一些基本观点。

 

(十五)1995年9月25日致刘锡诚(济南)

锡诚同志:

  信及文章都已收到,十分高兴。多年来,在创作上,得到你很多的帮助和鼓励,很是感激。

  真是世事难自料,没想到老董这一病,竟是好几年过去了。从前身体好的时候,不觉得是福,有病才觉得那时的苦也是福。现在老董仍然每天吃五次中药,但比去年这时好多了。不盼别的,就盼着能够渐渐的好起来。《说给孩子听的故事》,只是写了个头便放下啦,每天只是忙着吃药治病,但愿天从人愿,能够把它完成才好,要不太可惜那些材料了。听说,现在出书更难,俺俩常庆幸《孔子世家的故事》在你和刘方的帮助下,出的那么好。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版,一定多买点放着。随着年岁的增长,越发得注意身体,希望你和昌仪多加保重。

  问刘方好!祝

  全家快乐!

  董均伦

  江源

  95.9.25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葛兆光]域外中国学资源的中断与接续
下一条: ·吴一文执着于苗族古歌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