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讲座信息

首页动态·资讯讲座信息

王学泰:宋元“水浒”故事的传承与演变
——在贵州大学的讲演
  作者:王学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6-09 | 点击数:6099
 

  四、取代忠义的替天行道

  元代水浒戏摒弃“忠义”,但创造了一个南“水浒”中没有的新词——“替天行道”,作为北“水浒”的主题词。现存水浒戏中有五出提到“替天行道”:“黑旋风拔刀相助,双献头号令山前。宋公明替天行道,到今日庆赏开筵。”(高文秀《双献头》)“杏黄旗上七个字,替天行道救生民。”(康进之《李逵负荆》)“俺梁山泊远近驰名,要替天行道公平”。(无名氏《还牢末》)“强夺了良人妇女,坏风俗不怕青天。虽落草替天行道,明罪犯斩首街前”。(无名氏《黄花峪》)“忠义堂高搠杏黄旗一面,上写着‘替天行道宋公明’”。(无名氏《三虎下山》)最早出现“替天行道”的当属高文秀的《双献头》。这是在李逵杀了奸夫淫妇之后,宋江表示庆祝的话。这个替天行道具体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宋江在这之前所说的杀了“倚势挟权”的白衙内和与他通奸的“泼贱妇”,解救了深陷牢狱的孙孔目,替他伸了冤。《还牢末》的替天行道追求的是司法公平,梁山为老百姓惩治奸夫淫妇就是替天行道。《黄花峪》的替天行道与此同义。总的说来,水浒戏中的替天行道也很简单,就是替民众平反冤假错案。元初没有什么法律。大德间名臣郑介夫曾上《太平策》说:“今天下所奉以行者,有例可援,无法可守,官吏因得以并缘为欺。”当时的行政区划如路、府、州、县等各级地方政府虽然都设有长吏,如路的总管、府州县的令尹等,但在这些长吏之上还要设一个“达鲁花赤”(蒙语:镇守者),实权掌握在他手中,但他们大多没有文化、不识字、不懂汉语,可是拥有最后的决定权。在这种制度下,可以想见会搞出什么样的政治和法治来。再加上执法者贪渎,在这种司法环境下,冤错假案还不是比比皆是?“双献头”“燕青扑鱼”“黄花峪”“还牢末”“争报恩”这五出戏中不仅都有冤案,而且其中官员都不能秉公执法。他们有的爱钱,有的官官相护,有的拖拉委蛇,共同的是昏聩。这五出戏的案子都缘于民事案中的婚姻问题,或是豪门子弟强霸他人的良家妇女,或是奸夫淫妇谋害亲夫,最后都闹出人命,而且即使出了人命官府也解决不了,还得梁山好汉以武力替天行道。

  从上面简单叙述中可见,南北水浒题材和主旨有很大差别,这些在明代《水浒传》中分别有所弃取。这里既有成功、也有整合不太理想之处。如“遗事”所记的前六个故事情节除了“花石纲”外,都出现在《水浒传》前七十一回,并有所丰富和发展成为经典故事。又如吸取水浒戏中关于梁山泊根据地的创造,把它作为演绎江湖人“撞破天罗归水浒,掀开地纲上梁山”和寄托游民向往的“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的理想之所,也是成功的,并为后世所接受。至于在整合宋元水浒故事基础上把突出“忠义”主题、处理招安情节以及塑造宋江艺术形象上都有背离生活逻辑之处。不过,这些是需要更多的文字来说明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文汇报 2012-05-07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杰弗里·哈芬:人文学科与民族认同
下一条: ·陈彦:中国戏曲现代戏从延安出发
   相关链接
·[蒋亭亭]梁山水浒人物传说传承与传播的影响因素探析·[林继富]中国民间故事传承人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宋元香事·【讲座预告】林继富:中国民间故事传承人研究的回顾与展望(北大,2018年4月21日周六16:00)
·[虞云国]宋元时代的足球:由盛而衰的全民娱乐风尚·[郜冬萍]水浒叶子的生命律动
·[林继富]创新民间故事传承:一起到走马镇品茶听故事·[郜冬萍]水浒叶子与《水浒传》
·[何斯琴]文本与生活:宋元明日用类书的婚礼知识辑录·[李昌宪]从《水浒传》看宋代社会
·水浒中的腊八节·[河西]孙悟空从哪里来
·[秦燕春]一钗一簪中蕴含的活泼泼生气·[车文明]宋元戏曲壁画值得重视
·[肖旭]“戏剧”“戏曲”辨析 ·[吴真]罗天大醮与水浒英雄排座次
·[刘守华]故事村与民间故事保护·[林继富]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
·[林继富]《民间叙事传统与故事传承—以湖北长阳都镇湾土家族故事传承人为例》后记·[林继富]20世纪中国民间故事传承人研究的批评与反思[1]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